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23章 林丽珊到京
    北京火车站广场,四处可见很多来来往往的旅客,作为全国首都,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客流量,南门出口处,有不少人在等待亲人、朋友回归,此时刚好有两趟列车到站,旅客们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出来。

    小周看了看出站口,挤了过去好不容易抓住工作人员问了才知道林丽珊乘坐的列车还要一个小时到站,顿时松了口气。谢过工作人员,他随手拿出工作证给对方看了看,得到允许后进入站台。随便找了个背风地方,收拾干净地面,他就躺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等过了一个小时,列车进站声音响起,小周立即起身往停靠点跑去。迎着卧铺车厢走去,边寻找林丽珊,等他还没找到林丽珊,就看到前头车厢口工作人员搬出很多大件包裹,一看他就知道这是张国庆打包的,连忙上前,果然看到她在和工作人员交谈,“大姐,老爷子让我来接你。”

    林丽珊看到小周大喜,朝着列车长刘明说道:“刘同志,你看,我家里真来人接了。你真不用担心。我家孩子就是会麻烦人,这一路多亏你照顾。这车停下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先忙正事。回头我们再联系。”

    刘明看了看眼前穿军装的年轻人,松了口气,“幸好你来了,这回我可真算交差了。那我先去安排工作。等会有推车拉过来,你们再出站。”

    小周赶紧上前致谢,“非常感谢。你先忙你的。这里有我在没什么事了,有事还可以找旁边工作人员。”

    林丽珊看着刘明离开了,好奇地问道:“小五发电报过来了吗?”

    “嗯,说有500斤重物让人来接。昨晚首长就不放心让我今天接你。我看这些东西都不止500斤。”

    林丽珊看前面推来车子,急忙说道:“肯定不止。有很多东西,什么都有,回去我们再说。推车来了。”

    等搬好行李包裹到车上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四九城已经灯火闪耀,车子顺着马路往车子往军区大院开去。

    林丽珊看了看车窗外,感叹道:“这突然看到灯火通明、喧闹声,还真有点不适应。在张家村这会娇娇已经吃了晚饭,张家再歇会就要睡觉了。没有电灯就没有娱乐,那里的生活虽然简单,可让人心静。”

    小周听了笑笑,加快速度赶路。

    车子开进大院往着后头小院子驶去,车子刚停下,老爷子就带着李建军从院子出来,一看到林丽珊,哈哈大笑,“还真是珊珊回来了。快给我看看都有什么?”

    “呵呵,爸,有很多事小五寻摸来给你和妈的稀罕物。你肯定喜欢。你别急。全搬到客厅打开再说,东西太多了,我说不好。”

    林老爷子哈哈大笑,连声吩咐,“建军你也来帮忙搬进去,小周,你别急,慢慢来。好家伙,这袋子都打包的结结实实的,可不少东西。小五这次可出了大血了。”

    林老爷子的笑声引得客厅里坐在的老太太她们好奇不已,过了片刻,搬进来大大的包裹占满了客厅空地.

    建军才往沙发上坐下端起茶狠狠地灌了几口,呵呵直笑,对着林丽莹笑道:“我现在相信那个张国庆有神力,听大姐说这么多东西全是他一个人拉上车的,还轻轻松松的。每个包裹差不多都是一百多斤,这里肯定不止五百斤。也不知道是什么,好沉。我闻出肉和香菇,其他的就闻不出了。”

    林雪玲早就蠢蠢欲动地拿着剪刀在那等着,看到全部搬进来,也不用人吩咐直接上前打算剪开。

    林丽珊急忙上前,拦着她,拿过剪刀,“小祖宗,你歇着吧。可不能乱剪,里头还有很贵重的狼王毛皮,是小五去求过过来给你爷奶用的。你这一剪刀下去可就完了。

    爸,小五说你现在还没到冬天就时常摸膝盖,估计你一定是老冷腿发作了。他就找了那带老手,死皮赖脸地抢了两张狼王皮毛,说这个大冬天睡了你的腿就不疼了。我妈睡了也好,身体虚弱睡了不怕冷。”

    林老爷子接过狼皮,示意小女婿在另一头拉开,“嗯,小五有心了,这可是狼王,皮毛厚实的很,又大张。我和你妈一床就够了,留着一床给你自己。”

    林丽珊拿出盒子和一小瓶酒递给他,“不用,小五专门为你们求过来的。我可不能要。放心吧,他还会忘了我。这盒子里是两只人参,也是在这家找了一只最大的,另外这只也是找别人买的。

    我不要,他说娇娇生平安用了还有些,家里不缺。说给你和妈一只,还可以给大哥补补,还有一只留着给她爸用,是给我的。这酒是寻摸来的虎骨酒,爸你的。这个包裹里剩下的都是我的了。”

    说完,林丽珊从里面直接拿出一只包着红布的人参出来,翻开布给老爷子看看,塞在他手上。

    林老爷子急着直喊,“哎哟,你这丫头毛毛糙糙的。这可是百年人参,一根须都是好东西。那酒是不是太少了。”

    林老太太摸了摸狼王皮,上头狼毛是经过处理的,“这些都是买也买不到的好东西。还真有心了。这孩子买了这么多,花费不少钱吧?你也没带多少钱过去,他们是不是还有其他收入?”

    “我给钱她们不要,说是有钱,在家也没地方用大钱。小两口子有私房钱,还不少呢。小五打猎赚下的,娇娇也不爱花钱。

    好了,除了这些东西,剩下的都是吃食,说是娇娇大舅娘、小姨夫和你们都有一份,让我给分分。二哥那已经发邮包过去两麻袋了,够他们吃上两年的,除了这些过几天还有包裹寄过来,到时候我再去取。”林丽珊说完,那边大家全把包裹打开,一看,全都围上来,都面面相觑。

    林老爷子看着大伙围着一团,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里头还有什么名堂?快散开给我看看。”等大家散开,老爷子往前一看,轻描淡写地斜了大伙一眼。

    “别看了,这些东西不稀奇,要是地瓜土豆,我们娇娇两口子都不带瞄一眼的,还会让她妈千里迢迢带过来?这野猪肯定是小五自己打的。

    都别愣着,孩子们给了你们,你们就收着。他们这次是感谢你们这么多年寄过去包裹的回礼。呵呵,这两个孩子,这是有来有往呢,深怕欠人情欠大发了。”

    林丽莹皱着眉,轻声说道:“这可是太多了,这是打算和我们算清楚吗?”

    林老爷子看了看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要是算清楚就会等她爸回去交给她爸处理。不会费心费力的寻摸东西还让她妈带过来。我说过了,他们两口子觉得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真不在意那些东西。

    这次周家那些亲戚被抓了进去,退回来的全部东西,他们两口子一点也没要,全委托乡里书记变卖处理捐献给乡里的孤寡老人,张家上上下下都是如此,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那里还有自行车那些贵重品,小五二哥连自己都没有自行车也不会要求给他。张家人门风清正,为人实诚,在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厚道人家。

    他们处世为人、性子就是不喜欢占人便宜,等价来往,你妈给了娇娇儿子洗三礼,小五就准备狼王皮和人参回礼。你们寄了东西过去周家,小五和周娇如今知道了,就会时常邮寄过来特产,以他们的性子,这是很自然的事。”

    林丽珊笑着直点头,“嗯,娇娇婆婆很有意思,性子很直爽、很热情。这次是她和小五送我上火车的。一直对我说,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娇娇。她对娇娇跟女儿似的,又偏心小五,老儿子嘛。这会家里在盖新院子,就等过完年开春分家另过。

    很明理的一家人,兄弟都很友爱。家里两个哥哥嫂嫂都护着他们小夫妻,我们带过去的大米面粉,他们都不动,说是娇娇娘家的,还是我急了,才熬些粥,平时就不动。

    小五劝我说,就是我再说也没用。她娘对于这些分得很清,就是怕一家人夹在一起,以后乱了规矩。除非是娇娇出了月子,亲自送过去给两个嫂嫂。

    他们一家人气氛特别好,都很勤快,不会说长道短。都和娇娇一个性子,喜欢藏着掖着,低调地很。买这些土特产都是私底下买了,不让人知道。我算是知道了我们娇娇为什么会嫁进去,她们都是同类人。”

    林丽莹哈哈大笑,“这家人还真不错,娇娇算是嫁了好人家了。明理就好,其实农村又怎么样,我还是觉得老农民淳朴,真诚,不会玩心思,好相处。

    我婆婆就是这样,每次看到我都说委屈我了,可我一点也不委屈,她心里有大儿子,对于我们一家人就是没钱也会时常寄特产过来。

    这些就是心意,还委屈什么?没看我那些同事天天说自己婆婆怎么难相处的吗?大姐这会该安心了,以后你就不用愁了。

    你给我们说说,娇娇对你亲不亲?有没有要你干吗?”

    林老爷子笑呵呵地看着孩子们,插了一句,“小五从省城回去有没有说什么?”

    林丽珊哈哈大笑,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几口,“爸,你真是狡猾,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小五跟着你出去,回来就会思想浮动?”

    “嗯,我看那孩子心性比较好,就是怕看多了就改变了,带着他看了外面。他就知道他接触的很还不够,要达到他订下目标还远。你给爸说说,他回去有没有神色得意洋洋的?毕竟才18岁,有也是可以理解。”

    林丽珊先歉意地对妹妹笑了笑,朝着老爷子说道:“小五那天回来,脸色没有一点改变,和往常一样。就是当天吃完晚饭,我抱着娇娇聊天,他进来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走神,心不在蔫的。娇娇就问他怎么了,他先不说,就是打听我平时有没有空回家,是不是他们来京城了也时常见不到我和她爸。等我说完,娇娇就发觉了,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是不是在烦恼什么。

    小五这孩子是看我们母女在一起和乐融融,看娇娇高兴,担心自己决定留在县城几年是错误的。他说自己从省城回来有点迷茫了,他觉得时不待我,可理智和感情都在做摇摆,他需要娇娇给指点迷津。呵呵,当时我都乐坏了,还真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小两口。

    当时娇娇脸沉下来,就说,你先要确定好自己的角色。姥爷带你看都是在高位上的人,你急啥?心态不稳,说明你动摇了自己立下的计划,用理智想想离开姥爷,离开爸妈,我们自己该怎么办?去掉那些外在的因素,我们目前最好要干什么,你要如何让自己更优秀,让自己可以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就算没人在背后撑着,你也可以自己走,那才是你的底气。

    当时她一说完,小五就很认真的点点头,最后娇娇又说了自己和平安的户口,她说全部迁移到村里或者县城里,只有迁移到这里,后路断了,你才有动力、才会努力考上大学,我们一家人全部去京城,为了儿子就拼了吧。

    娇娇说完,小五就很高兴的说,现在他不会迷茫了,娇娇这么一说,他就下定决心靠着自己带着他们回京,还对我说,妈,你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会亲自带着娇娇和孩子去找你。以后你们娘俩想上街就上街,再也不分开。

    爸,当时我心里酸酸的,就是以后没有儿子有小五和娇娇我都心满意足了。我走的时候想把身上的钱全留下,他们急得把自己的家底全拿出来数给我看,说自己真不缺钱,要是缺钱一定向我说,说我就娇娇一个,他不向我要向谁要?说没道理回到京城没钱了向姥姥要的,只有小孝敬老的,没有老的还贴补小的,那不是让姥姥担心吗?没办法争不过他们。

    呵呵,小五可鬼精了,你看这么多东西,他一到车站就直接自己去找站长,带了这趟列车长过来直接拉到车厢了,没几下,俩人都成好哥们了,这一路我饭都是那列车长吩咐下面打的,热情地不得了,说是他兄弟说了,怎么也要照顾好他丈母娘,东西丢了不怕,人肯定要带着。呵呵,哎哟,可乐死了我了。”

    保姆端上碗面条,林丽珊急着吃面,赶紧说道:“我先吃面。有空再和你说,放心吧,他们都好得很。”

    林丽莹笑着坐到她身边,“大姐你不说,我们都知道了。看你那得意样儿,还用的了说。你慢慢吃。”

    林老爷子和老太太听完,彼此相视一笑,这会大女儿算有着落了,不用担心了。林老太太看了看地上一堆东西,赶紧让阿姨上来收拾,自己在旁边指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