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24章 程老起疑
    院子里进来三位老爷子,一到客厅,方老爷子就大喊,“林老头,你这是抢了哪儿?这么多东西?哎,先别收拾!我看看,好啊,都是肉,这是野猪肉,刚好炖上我们几个喝酒。”

    看到林丽珊在向他们问好,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这次高兴了吧?你这孩子是有福气的,这大福气还在后头。”

    林丽珊满脸笑容地直点头,“方伯伯,你们今天有空过来啊,快坐下。小飞回来了吧?我家女婿可是让我带了些特产给他的。”

    “怎么,你女婿和小飞认识的?哪里人?”江老爷子奇怪的问道。

    方老爷子神秘兮兮地笑了笑,“你们俩还不知道林老头想我们过来干嘛吧?等会你们就知道了。小飞还和周孝正的女婿成了兄弟,怎么样?”说完,得意地挑了挑眉头。

    程老爷子看着他们这些人交谈,笑了笑,他是老林的老搭档,如今的XX军区的二把手,对于林家的事儿比谁都清楚,估计这回从东北回来,结果可喜,想和他们吹吹。也是可以理解,林家自从老大和女婿出事,眼看后继无人了,如今不止孩子们都回来了,连外孙女都大包小包的一堆特产给送过来原谅他们,可不得乐开怀。

    程老爷子程立勋出生江南名望大族,族里出了不少人才,如今在政界也很影响力,只是他们讲究的是中庸之道。

    凡事都低调沉稳,家里两个儿子更是龙中龙,凤中凤。如今年纪轻轻都是中校,几个孙子都有能力,前程一片光明,唯一的女儿也是嫁给好友的儿子,生活美满。

    程家老太太柳青莲出身成谜,据传闻是大户人家的养女,也没娘家来往。早年间从事机密事务,对于她的一切大家有所顾忌。到了适婚年龄,就与程立勋结成伴侣,夫妻俩感情深厚。等解放后就早早退休在家照顾小辈,老人家性子温和,从不与人发生口角。在大院里,人人称她活菩萨。

    程老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有事无事,还会时常看看在座的脸色,看着老林在那讲述这次去东北见到外孙女的经过,会心一笑。

    看着老友犹如孩童,满面激动潮红的比划着,暗自替他高兴,身为长辈最大的期望就是下面子孙成才,有如此聪慧的外孙女,是人生一大幸事。

    听着方老爷子在边上打趣,更是自觉好笑,难怪老林今天去军区一天乐呵呵,林家有了周孝正,如今还出现第三代人才,可不是乐不开支。

    只是,唉,他还是朝好地方想,不管如何两个孩子心胸宽广这是真的,怎么也是和林家搭上血缘,也算是林家的助力。就如周孝正他从来没靠近林家,可身上总是带着林家的身份。

    过了不到一小时,保姆阿姨上菜上酒,客厅里,女眷们都离开全去了林丽珊的卧室看她带回来的皮毛,顺便听听她话里话外的小夫妻。

    林老爷子乐呵呵地倒着酒,想了想,又跑进去里屋拿出刚才收藏起来的一瓶虎骨酒。打开铁盒子瓶口盖子,用手扇了扇瓶口,得意的看着他们,“香吧?这是我孙女婿给我求的虎骨酒,就这一小瓶,我估计是很稀有,要不然就他那性子看不上这点。”

    江老不干了,拍着桌子,“好啊,等现在才拿出来,你这是打算自己偷偷喝呢。见者有份,快给我尝尝。”

    林老爷子闻言,满脸悔意,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算了,算了,就是尝尝,这酒都浓地全是药味,可得小心点。”

    顿时大伙哈哈大笑,倒了一小酒盏,尝了尝,几位老爷子都是称赞不已,年纪都大了,也不敢再喝,这里面可是不止虎骨,还有好几种药味。

    “这酒没有一百年也有八十年,里面浸泡了至少三样珍贵药材。老林好好收着,这喝了,你以后想喝也没有了。估计是谁家老辈传家酒。”程老拿起铁盒子闻了闻,小心翼翼的盖好盖子递给他。

    “呵呵,我就知道是稀奇的,要不然小五不会就这么一点也要她妈带过来给我。刚才那狼王皮毛就是他是寻摸过来给我的。这孩子心细,看我经常摸着膝盖,就知道我这腿有风湿。硬是死皮赖脸的去老猎手那抢过来的。”

    江老羡慕地看了看,“你是提前享孙辈的福了,也不知雪丽俩姐妹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林老头,咱们是亲家,我就直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外孙女接回来?这她妹妹连孩子也生了,她们是不是也该找对象了?你可得看好她们,别让她们嫁的那么远。”

    “这事还得看老二夫妻怎么想,我们都老了,还真没办法决定。要不,我让她们姐妹回来,你找人给她们相看行不?看,就知道你摇头,你也知道这些孩子现在都不听咱们这些长辈的。

    所以我才说我们家娇娇真不是一般的好,站在那里,浑身都是书卷子气,文文静静的、又大气,脑子聪明,性子随她爸,凡事讲究低调,什么都喜欢藏着掖着怕人知道。三岁就会三字经千字文,会刺绣,会医术。和我说话很是尊重,对于长辈都是有礼有节的。那就是人人常说地大家闺秀。

    都没人教她,她就是能自己学着,对她妈说话柔柔的,行事大气的很。老江啊,不是我嫌弃自己孙女,真是没法比,我都想让孩子们回来和娇娇多多相处,哪怕学会一点娇娇的本事,也够她们终生受益。可娇娇小两口子怎么也不回来,她们说靠着自己路才走稳。和周孝正一样,骨子里傲气十足。”说完,林老爷子摇了摇头。

    方老冷笑了一声,指着他,“你就是不知足,有个出色的外孙女就可以了。还想孙女都如她那样,可能吗?不是我说话难听,而是随根。周孝正低调吧?周孝正脑子好吧?周孝正一出来谁看到他会觉得这是农家小子,完完全全就是世家大少爷的模子。他的种,他的女儿会出色没有一点什么奇怪的。不是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吗?再说你孙女,看看老江的闺女,你儿媳妇,那是能低调的?打小就疯疯癫癫的,整个大院子串,就是个假小子,你让她生的闺女文文静?”

    他说完,江老和老爷子听了想想都哈哈大笑,还真不可能。

    林老爷子不服气地说道:“谁告诉你周孝正是农家小子出身的?他是正正经经地京城人,京城周家的。”

    “哎呦,你这是和我抬杠了。我是比方,比方知道吧?你说周孝正是周家的,我还觉得他不是亲生的呢。我可是听小飞说了,周家可是虐待周孝正闺女呢。要是亲生的,二房就这么根独苗苗舍得下手?”

    林老爷子哈哈大笑,“你还说我抬杠,你还不是?别说,还真可能不是亲生的,周孝正长得一点也不像那老两口,说是我老伴生的都有人相信,仔细看还真像我老伴。哈哈,我们家娇娇看起来像她姥姥,可仔细看还是像她爸,是不是她爸也像她姥姥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程老听了眉心一跳,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京城周家不是全被八国联军那会鬼子灭了吗?还有人啊?”

    林老爷子随口说道,“当时周孝正他爸被义/和/团给救出来了,就从军,后来几经转折加入我们队伍,后来就退伍了,带着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和老伴回老家祖地东北。”

    “难怪周孝正后来从军,这是子承父业呢。这样父子关系应该很好啊。这是老头子偏心老大还是怎么了,总有个说法。”程老漫不经心地说道,手里紧紧握着酒杯,眼角瞄着林老爷子生怕错漏一字。

    “那糊涂蛋就是个傻的,不爱小儿子,虐待小孙女,估计这会心里悔死了。就他家老大,跟周孝正一根毛都比不上。你说这老头是不是傻的,按理来说隔了了十五年好不容易再生出个小子,那还不得高兴坏了,这老儿子又长的好,人聪明,他倒好,逼得周孝正逃出去当兵。

    明明我家娇娇有事爱在心里自个琢磨,他说她木讷。我都没见过这么糊涂的糊涂蛋,京城周家要是有他在,估计也是败落的差不多了。幸好回老家,省了丢人现眼,让祖上蒙羞。”

    程老沉默了片刻,对着他们说道:“周家这位活着的估计是周家偏房的儿子,或者是哪一房不出色的儿子。京城周家你们不了解,我们江南稍微算得上台面的,爱好文学的没人不知道京城周家的。大伙知道的京城周家,是指周家长房嫡子嫡孙。大/清/朝还没倒下前,周家长房他们全部退出仕途。就是看不惯当局。周家人为人正气,从不献媚往上。

    民/国/期间,长房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儿子。大儿子优秀到有人邀请他出仕,他拒绝了,当时文人届没有不佩服的。小儿子据说过目不忘,三、五岁就出口成章,后来是出国留学回来,也是没入仕途。尤其周家长房这小儿子的未婚妻是我们江南最大的大族顾家长房唯一的独苗苗,老林,你老伴就知道这事。

    我先说说他那未婚妻是个才女,真正的才女,真正的大家闺秀,还是个家底吓人死的大小姐。

    如今那些人说的男才女貌算什么?他们是真正的绝配。我还记得那年,都约定好了,两家发嫁从哪里到哪里,可后来没等出嫁就出事了。先是男方死了,后来女的不知道怎么样,听说是有人打她注意跑了,还有的说她殉情自杀了。

    你老伴和顾家那位算起来,是没出五族的堂姐妹。你老丈人顾家都说自己是江南顾家,其实他算不上正支,只是偏房。

    周家小儿子的未婚妻是真正的顾家正房,他们没男丁,也没过继,他们这房死的死,没消息的没消息,顾家还发生了次大乱,乱什么?都在争夺正房遗产。

    可最后除了不动产,黄金和那些贵重品全都不见了,大伙都在议论那位大小姐没死,怕人家还会回来,后来那些不动产就全封起来等她出现继承,等到前几年清算那会还是没人出现,才被没收的。

    京城周家倒是真正的书香门第,除了古籍字画外,是真没什么家底。难怪周孝正他父亲会去祖地。他就是想回京城,老宅也都不是他的。”

    方老听了感叹道,“真是红颜薄命,估计已经不在世上了。那些年乱啊。更别说一个女人。”

    林老爷子听了入神,过了片刻,幽幽地说道:“所以低调是对的。风头太盛容易招祸。可惜了。这过目不忘才是大才,幸好我们家娇娇聪明,知道藏着掖着。等珊珊回东北,我还得让她提醒娇娇,这些可是血的教训。”

    程老心里一紧,紧接着问他,“那个娇娇也过目不忘?”

    林老爷子急忙摇头,想想又是摇头,笑着说道:“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孩子三岁就会三字经千字文,五岁就会背出她奶奶黄家家传的药方子。还没到十岁就掏空了她奶奶的所有绝活。就算有些怀疑,也没问,问了也是白问,那孩子有也不会说出来。”

    “那孩子还真出色,你赶紧让她过来让我们看看。”

    “哈哈,怎么也要孩子大了,有三个月了才能出门,急不得。我告诉你啊,别打我孙女主意,她就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林老爷子说完,防备地看着他。

    程老呵呵直笑,朝着江老和方老说道:“你看看他那样子,还别打他孙女的主意。都嫁人了,我不成拉着和我孙子配对?小丫头拉着去军队干嘛?文工团她妈管着,能有什么想法啊?熄灯号都响起来了,我可走了,你们呢?”

    林老爷子看他们说走就走,连忙喊来林丽珊,“你给收拾三份,先送过去。”

    说完瞪了他们一眼,“急什么急?总要把这酒给喝完。”

    方老笑呵呵地拿起酒杯一口闷了,林老爷子看着他们三人都要回去,也没再留,亲自送他们出门,看着他们进了自家院子,在门口等着林丽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