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29章 推心置腹
    周娇看着她爸支开她妈。周娇好奇地看着他,就见他爸仔细看了看窗户那,又竖起手指让她静静。神神秘秘的,周娇捂住嘴不敢笑出声。

    周孝正脱下军大衣,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就见他撕开大衣衣角里面的内村左摸摸,右扯扯的,拿出一沓存单。又在两个裤脚下面摸出了一小把钻石。接着把鞋子脱了,鞋跟里拿出一小把钻石,周娇好奇地看着,她爸这是干特/工干习惯了啊,哪里都有。

    “快,先收起来。别让人知道,就是张国庆也不能说。你妈她也不能说,连你大舅都不知道。爸都给你留着呢,有些目标太大的,不好藏。”

    周孝正急忙让她收起来,还盯着门口,语音一落地。

    周娇就立即拿起来放在自己内衣口袋了,还用手按按。小声的趴在他耳边说道:“爸,这算不算你私房钱啊?爸,你没有在外面给我生了什么弟弟妹妹的吧?爸,我偷偷告诉你,我妈也是一见到我就给钱,也是让我谁也不告诉,你们真是一对好有默契的夫妻。呵呵。”

    周孝正闻言轻轻拍了拍她脑门,好笑地说着:“你舅舅常跟着,我还有心去找别人。有你在,爸也不可能给你找后妈。再说你妈那个傻子,她一直在找我,我都知道呢,给了提示也不懂,还是四处找,你大舅气得只骂他爹。”

    周娇听了得意地对着他笑,转身从抽屉掩护着拿出她奶奶给的木盒。打开木盒子,随手倒出里面东西。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打开,翻到最后拿出底纸,露出刀刻的==号。

    “怎么样,聪明吧?不过是小五发现的。妈有没有告诉你小五是怎么发现的?就是我拿到时间太短了,等结婚奶奶才偷偷给我的。当时我都非要去上海找你,碰碰运气,找找线索,兴许就找到你。小五说你一定年底回来,还说了原因,我才放心的。爸,我给你找了个聪明女婿。”

    周孝正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挺聪明的。观察入微。你姥爷夸了他很多次。对他印象非常好。爸倒是不喜欢他是聪明人。你只要一个老实的就行,能事事听你指挥的,更好。聪明人才麻烦,要是再有野心,就更让你委屈。爸本来打算等你大了,替你找个老实的没什么大本事的,宠着你,你有爸撑着,自己也聪明,谁也不怕。可是事出有因,没有黄招弟,他也娶不到你。可是聪明人啊,呵呵”

    周娇连忙安慰他,“爸,你放心。我是再三考虑后,才决定嫁给他的。也算了解他,他这人比较正统,也正派。你这段时间多注意就知道了。”

    “嗯,今天看眼神正气。再说以后就是再怎么折腾,你也不怕,有爸在呢。爸再也不走了,你只要好好的就行,想怎么舒服就怎么来。这些存单有机会去上SH就取了,其他的先留着,有机会再说。小心点就没关系。随便花,不用什么低调。”

    “爸,上海这套房子还在嘛?你是不是在里面给我买了10岁的花裙子啊?我就想看看都是什么礼物。”

    “呵呵,爸偷偷准备的。给你买了两层小楼,房子外面看起来很普通,可楼上爸全给打通,两个房间装饰的漂漂亮亮。房间里面有托神父买的钢琴、有你10岁穿得白色小礼服、还有红皮鞋和一些花裙子。就是可惜现在那小礼服穿不上了。你有时间还得去看看,爸为了以防万一,在二楼很多地方藏了不少些美元和东西。房子给一对孤寡老人看着。我救了他家老太太一条命。告诉他,等我女儿长大了,来看房子就听我女儿的。”

    周孝正回忆着,那时他就在想,他的娇娇穿上了一定很漂亮,像公主。

    “你五岁那年,我刚好经过东北,就想看看你。乔装打扮成乞丐想看看你,又怕熟悉的人认出我。因为时间急,我就一直在桥头那等你,结果看是看到了,可是更不放心。

    我之前一直认为你妈会自己照顾你,依你妈的性子就算照顾不了你,肯定把你交给你姥姥。我们家有钱,也不怕你姥姥不会不照顾你,也不怕你受委屈,过个一两年我就回来。

    谁知道你妈一直觉得我没死,会急着去找我,把你扔给你爷爷了。看过你,回去后我就偷偷地对比那些五岁的孩子,越发觉得你瘦弱只有三岁,就想尽办法暗示你妈。可是她比猪还笨,你舅舅帮着想了很多办法。

    后来没办法下,我就偷偷准备房子,告诉那两个老人等你18岁还没上门,就偷偷找你,带你去上海。我想要是我牺*了,你在农村过不下去了,就回上海也有自己的房子,加上京城那套院子。你怎么也不会没依没靠的,就是没想到你最后还是被逼着嫁人。”

    周娇看他爸很不甘心她嫁人了。果然,岳父和女婿是情敌。不像她妈,这丈母娘可满意着张国庆。

    “10岁那年夏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妈了。好不容易讨好爷爷给我一个机会,给我妈打了电话说要去找她,结果妈拒绝了。当时心里冷得很,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在乎自己,加上打小他们都告诉我,我是妈不要的,没爸的。我整整六年收到她的信,没打开过、没回过信。

    等后来生了孩子,发现你还活着。我就拆开看了看,想认真想想自己怎么从迷茫中走出来,重新看看身边的人,才知道不是我妈不要我。她一直在信里反复说你还活着,她要沿着你的足迹,去寻找你的存在。看那些暗示,我就知道她不是不爱我。只是她活着的信念就是找到你。所以我不怪我妈,但是我从心里还是埋怨爷爷的,为什么家里人说这些他就默认了。

    我从三四岁开始就懂很多事,就懂得看人眼色,知道哪些人对我真心的,还是假意。唯一的朋友也就是小五,只有他会说把他妈分一半给我,也只有他会偷偷地塞鸡蛋给我。在我最无助时,他说,他不去当兵了,要是他也和你一样走了,那还有谁会像他那样真心疼着我。那刻我才决定嫁给他。其实我可以自己进京求助,但从来没想过依靠别人,哪怕那是我姥爷。所以,爸,你放心,我心里都有数。”

    周孝正轻轻呼出口气,摸了摸她脑袋,说道:“嗯,还好结果不算太差。这次爸回来帮你安排好,你去县城自己过。离这里远了,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村子里人多眼杂,过得好点的就眼红。以后小五上班,你就安心在家什么也别干。考不上也没关系,爸直接接你们去京城,你最多两年就走。这两年爸也会很忙,等你回京,我们一家就比较空闲。

    户口这次也给你迁回县城。想什么时候迁户口回京都没关系。我和你妈户口都在京城,你还有院子在那,我都打听了,没问题。

    这次爸给你安排的妥妥的。你就安心在家里养好身体,可不能这么不爱惜身体。我给你买个不要太大的清净点、购物方便点、安全上最好有门卫,再给你腾出一间向阳的屋子做书房。你可以在里面看书,在里面刺绣,再给你也搞个像这样的内外卧室。怎么样?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你给爸说说。”周孝正说完看着她,就等她提出要求。

    周娇高兴地点了点头,说道:“爸,你还有钱吗?不用这么好,就一个过渡期。你缺钱了和我说。还有我也有钱,我妈给了我六年的房租,我手上还有你那个、部队给的钱,加上小五的私房钱,我不缺钱。”

    周孝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压低声音问道:“你姥姥没有另外让你妈带钱给你?就是房租和你妈偷偷给你的?哦,那你在你妈那就当不知道。我们家在我出事后,钱全部在你姥姥手上,数目不少。没让你妈带过来有点奇怪。给你的存单都是在京城的,这里也取不了。你心里掂量点,别傻傻地什么也和你妈说。你妈没心机,单纯的很。”

    周娇一听就有数,估计这次回来也没交给他爸。林家她还是高估了,“那爸你手上有钱吗?我听我妈说姥姥都帮她存着。”

    周孝正眼神暗了暗,神色莫测地对着她笑道:“她说存着就存着吧。这次爸回来补上之前的工资,爸全给你存起来了。你大舅到现在还是都交给你姥姥。你以后见了老太太就知道了。人家自认大户人家出来。你小姨像她。你妈和你姥爷像得很。”

    周娇对着他爸挤了挤眼睛,说道:“我懂了。爸,你这丈母娘和小五的丈母娘可是不同性质呢。”

    “呵呵,鬼丫头。外头是谁,快进来。“

    语音刚落下,林丽珊和张国庆端着面条进来,上面打了两个荷包蛋。周孝正接过碗筷也不拘束端起就吃,速度非常快。

    林丽珊吃着面条边说道:“正哥,小五爹娘本来要等你吃中午饭的,我给拒绝了。让他们自己安排,晚上再和他喝几杯。

    张大哥本来要进来的,后来说还是让你们父女俩好好聊,晚上再找你唠嗑,说你打野鸡很厉害,一把弹弓拉着石头就能打死野鸡,说等你一起上山打野鸡,让你办完事,就带着以前的老哥们一起上山。原来你早就认识亲家了啊。”

    周孝正听了点点头,“张二哥是这片打猎里最猛的。他爹,就是小五爷爷听说看脚印就会下套套住野物。他们家三兄弟全部会打猎。

    早些年,就他们父子带着我们这些小子去山上打猎。过段时间大雪要封山了,村里应该会在这几天组织狩猎,小五,是不是就这几天?

    张国庆端了碗银耳给周娇,听着他们谈话,“爸,你还记住啊,就这几天会去山上。妈,狩猎要出去好几天。村里每年都要举行一次。有时候几个村子会聚在一起上山,非常隆重。”

    “那这次有机会看看了,上次来,时间太匆忙了。娇娇,你就别想出去了,等明年你想怎么看都行。”林丽珊见周娇眨巴眼睛,使眼色就拒绝了。装成没看到她可怜巴巴的小样儿,连忙扭头不看就怕自己会心软。

    周孝正看着女儿那小样儿,好笑的摇摇头,这孩子......

    “小五,今天有空没?”周孝正观察着他,发现这孩子就是和他们说着话,眼睛也时刻关注着娇娇和平安。女儿一个动作,他就很自然的接过,正如岳父说的两人很有默契,眼中看着女儿也是满满笑意和柔情,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嗯,还不错,正如调查的那样。

    张国庆不敢敷衍他这岳父。别以为他没看到,他一直注意着他一举一动,对他可正在挑刺呢,这老丈人绝对是个女儿控。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一个不如意估计就要带走他女儿和外孙了。

    “爸,今天没事。前几天盖房子连上工都请假了。有什么事你就吩咐我。”张国庆认真的表态。

    周孝正三口两口就吃完面条,拿出口袋里手帕擦了擦嘴,“行,这几天空出来跟我办事。珊珊你就照顾女儿,等我事情办好,再带你去看看孩子奶奶,看看县城。”

    张国庆点了点头,立即拿出衣服裤子出去。他可算明白他这岳父是个急性子,估计是急着出门。

    林丽珊看着张国庆离开了,白了丈夫一眼,“你可悠着点,这孩子不错了,别呲牙瞪眼地。这是女婿不是你手下的兵。”

    “我知道,我总要好好调理这小子,就这么捡了个便宜。我女儿可不是谁都可以娶的,可惜回来迟了。”周孝正满是遗憾地低声感叹。

    周娇俩母女“噗呲“地笑出声,怕他尴尬,强忍着笑意。

    周娇心里暖暖的,她爸是把她放在心里,觉得自己女儿是世上最好的,就怕她受一点委屈。不过她不担心小五通不过他爸的考验,他们两人的事情外人不知道,就是看到她嫁给他,没人明白他们经历了两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