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33章 翁婿谈心
    东北周家村,周孝正走出院子,挥手摇别了大门口的老太太。

    这时村里也没什么行人走动,该上工的都去上工了,连老人孩子也忙着赚工分、贴补家用。这也是为什么周家在村子里人缘差的缘故,眼红的、不屑的都有,在加上周家长房处处显摆,没人愿意陪着笑脸贴冷脸的。

    出了村口,看着眼前三岔口,周孝正打量了眼紧跟其后的女婿,“陪我去乡里,不用自行车,刚好我们俩谈谈。”

    张国庆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道:“爸,你是打算公事公办,要不要再想想奶奶,我怕她心里不好受。”

    周孝正无所谓地说道:“没什么不好受的,做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再说你们还要在这呆个二年,免得放出来给我家娇娇添乱。这都是轻的,要不是还有老太太在,怕闲言闲语,枪毙了都不可惜。关了个三五年的,我家娇娇都去京城了,他们出来也就是无关紧要的人。有案底在,以后娇娇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张国庆好笑地看着这个女儿控,“爸,谢谢你,你是把娇娇放在心底了。这样也好,我们怎么处理他们都很棘手。娇娇性子太软,左右摇摆不定就怕你和奶奶心里难受迟迟不下结论。”

    周孝正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虚抬下巴,得意地说道:“嗯,不用你说谢谢,那是我女儿。就是嫁给你也是我女儿,我们最亲,你不行。你给我说说,我家娇娇平时如何?你看上我家娇娇哪里?”

    张国庆闻言微笑,边走边说:“娇娇她,在我眼里是很不寻常的姑娘。她打小就不一样,小小的她不会和别的女孩子那样瞎玩瞎闹,身上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看着大家玩闹,看到高兴了就微微笑着,生气了就静静的盯着你。没见过她发怒过,也没见过大声说话过。

    在村里表面上她和谁都是好朋友,可是我就知道她没把那些人当朋友,很多人在她眼中是无关紧要的人,都走不到她心里。她就那么游离在大家生活外。

    想找她,小的时候不是在祠堂小屋,就是村口大树下的角落了。就她独自一人呆呆的看着远处,问她也不说,就会对着你微笑。娇小的、软得像小猫,瘦得皮包骨,可她从不会像别的孩子为了点东西去讨好小伙伴,也不会去抢食。偷偷给她鸡蛋,才4岁就会摇头拒绝,看着我娘去骂那些欺负我们的小孩父母,就会很羡慕地看了一眼,立即低下头。4岁就会思考问题,会告诉我,我娘不能分给她,我娘听了会伤心的。会偷偷的告诉我,以后让我离谁远点别傻傻让人占便宜。5岁的时候,就会吩咐我该怎么做,大家会喜欢我。

    那时只有我们俩是朋友,她偶然会偷偷地安慰我,无关紧要的人不要生气,不理他们就好了。等长大了,上学了,人多的时候她不管听到什么就是微笑,也不和别的女孩子那样叽叽喳喳,也不会像别的女孩子那样疯丫头似得乱跑乱跳,就是文文静静的听着,眼珠子在转着,也没认真去听别人说什么,问道她就是微笑也不回答。没人理她,她就自己静静地走路,也不会觉得自己被排挤,还脸色轻松满面笑容。

    学习很轻松,她记忆力非常好,通常都是看了一两遍就会背,可谁提起,她就会说之前就会。什么事都喜欢藏着掖着,在人前她从来不炫耀、从不说自己如何如何,就是别人夸她了,她也是微微笑着。

    等过了12岁,她更是没有朋友,别人不找她,她是从来不找别人的。她就呆呆的看书,什么书都看,可她记忆力好,看完了就发呆。她的生活里好像就是看书,独自思考。长大后有事连我也不说了,都藏在心里。被我逼急了憋出几句,再问就不说了。从来不说自己怎么样,别人怎么样。性子非常倔强,很有自己的想法,很理智,很少感情用事的。

    等我16岁后,认真的想过以后的生活,突然有天发现自己如果想抓住她,一辈子想陪着她,非常困难。她的性子太冷清了,骨子里太傲气了,对着我也是朋友,从来没有别人笑话里的小媳妇那样羞涩,我使劲想,却发现没有办法。她从不投入感情对待别人,对着我就是哥哥已经是非常难得。她的生活除了奶奶就是看书,偶然会和我闲聊几句。

    当我听到招兵的名额有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绝对不能离开,离开了,那娇娇就会更加远离我的生活,我拒接了。我跑去找娇娇,在祠堂的小屋,她就那么孤零零地蹲在角落里,双手交叉抱着自己,毫无表情地在发呆着,看得我更加觉得自己选择是对的。我也没去问她有什么事,问了也白问,她也不会说真话。等她惊醒发觉是我松了口气,我就告诉她,我放弃了当兵的名额,她很生气地说了一大堆当兵有利的话。那是第一次看到她生气,我特别高兴,能让她生气,就是说我也是她关心的人,我忍不住告诉她,我不想去当兵,我要是和你一样走了,那以后还有谁会心疼她,陪着她。

    当时她瞪大眼睛看着我,后来低着头也不说话,过了很久,久得我都灰心了,她嘶哑着声音告诉我,她要是选择了我,就不容许我背叛她,要是变心可以提前说出,但是决不容许、也绝不原谅事后才告诉她。要是选择了她,就是她这个人,没有依靠,没有口粮、干不了农活、身无分文的孤儿。她也绝对不容许别人欺压她。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和我爹娘说清楚。要是同意的话,就正式请媒人上门说亲。

    当时我就让她等着,太兴奋了,才没去想想为什么她会突然答应,也没去考虑过她为什么就让我上门提亲,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不着急啊。可是当时我就高兴地大喊等我,就跑回家了,到上门说亲那几天我就没有睡着过,等说好婚期后,我就没再问她,她既然不说就是有理由不想说。等我们结婚了,她也在我身边,我好好护着就是了。

    等结婚后,在我面前她会哈哈大笑,会撒娇耍赖,会发脾气会耍性子。她整个人就像活过来了,很鲜亮的活着,哪怕在别人面前还是会静静的微笑着,性子如平常,但我还是非常荣幸她信任我,当我是她信赖的人,也庆幸娶到她。

    她很善良,懂得换位思考,常说人活着都不容易。可她有她的底线。她很明白事理,大方对待婆家人,可不会傻傻地只付出,也会私下和我抱怨。重情义,重感情,对待金钱不强求,看似什么都随意,但眼光看高。做人很低调,怕麻烦上身,不听闲言闲语,讨厌说人是非、骨子有股清高和傲气。

    不熟悉她的人会觉得她脾气很好,那是她不在意,要是遇到触碰她的底线和原则,她就会不菲余力的反击。她是慢性子但不是没急脾气。她是性格善良,但不代表她可欺,她有手段,有智慧、懂得稳打稳扎、小心谨慎,有她为人处世的原则。她常说,我不计较是我没在意,等我在意了,那就是到了非常计较。

    爸,你以后会慢慢发现娇娇是个很好的姑娘,很心软,对于自己爱着的人很护短,就像老母鸡护着小母鸡那样。她最近是最开心的,她说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有爱她、担心她的父亲,有了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母亲。她很容易满足,很会感恩。对待每个善待她的人,都抱着感恩的心。呵呵,爸,你有世上最好的女儿,我也有世上最好的媳妇。等平安长大了,她会是世上最好的母亲。”

    周孝正一直默默听着,看着眼前这男人,不是,应该是男孩子,说起了娇娇,眼神发亮,脸色都神采奕奕,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时而皱着眉头,时而开颜,时而懊悔,时而佩服,这小样儿,他看了都辣眼睛,也就是在说他女儿,他乐意听。傻乎乎的,这就是老爷子眼中的稳重睿智?就是一毛小子。

    “嗯,她才出生,我就知道我的女儿是谁也比不了的。你不知道,她妈生她的时候,那些大夫就夸这孩子聪明,就知道等我回来才出来。别的孩子生出来像红猴子,她就特别漂亮,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一碰就碎。从不哭闹,那些家属院里老是有孩子哭闹,可她就没哭过,等她到了快满月,就知道尿布湿了,会哼哼,饿了就会砸吧小嘴儿。特聪明。”傻爸爸周孝正模式启动,已然忘记他刚才鄙视他女婿了。

    周孝正看着不远的地方,想了想问问他,“现在你还要不要当兵?你要知道你去当兵可比别人有优势,上升也不会有阻碍。路子会平坦很多,机会也比别人多。干别的,就要自己努力。”

    张国庆摇了摇头,“这些我都考虑过,但有了娇娇,有了儿子,就没打算从军。我不敢让她们离开我的身边,娇娇有时太心软了,没有在边上看着,不放心。再说要是为了前途就离开她们母子,我也不愿意。成了军人,就没有自由。我努力拼搏就是为了她们,不求将来怎么样,就想能自己护得住她们。”

    周孝正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你说说你为什么非得待在这里二年,和我们早点去京城不好吗?”

    “很多因素不能现在走,最主要的没想过靠着林家去京城,我是你女婿,可是林家还是隔了一层。我想自己考上大学,有了高文凭,就有了底气。林家可以借势而为,没想靠着上岸。

    很多事情,你是我岳父,可以直接和你说,娇娇正开心,我不好泼冷水。林家要是你真的牺/牲了,他们会出现在娇娇面前吗?很多事情我推断过,在查到今年的28件包裹,我就明白你一定立大功了。

    很多事情我必须要往坏想,靠山山倒,我算什么?林家的女婿的女婿,都是人精。现在就是和你一起上京,还是很多依靠林家。爸,连你在京城我也是不放心的。水太浑浊了,不好游。

    这两年我打算努力学习那些部门怎么管理人员,怎么看待、怎么处理政/策。等有了基层工作经验,再考上大学,在大学交些朋友,那时才是我的人脉。

    再则,这两年在这县城,我也想稳定下自己的后方,我没有选择公/安/局,而是武/装部,就是想看看政/府和军/队之间的联系。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护好妻子儿子。不用看别人的眼色,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周孝正听了拍拍他的肩膀,“不错,能这么想就说明你看透的很多事情。林家在京城算不上大家族,但是一直融入其中,影响力有些。林老爷子这人不错,军人出身都比较直爽。但是他有个手段了得的老太太,大户人家出来的。林家基本她说了算。

    至于你爸我,还没到让人欺负地步。放心吧,你姥爷说了你的想法。我懂你的意思。不过你放心,你爸不是傻的!也不是谁想动就动的!我连娇娇要求的尚方宝剑都要来了。回头交给娇娇,让她也好放心。等回京城,你就知道我可以护住你们,你想干什么就去干,爸也有好几个朋友转行政。”

    “嗯,娇娇行事非常注意后步,都会谋事于前。她比较擅长策略。既然要求,就会有用。也好留着给我们当传家宝。”

    “呵呵,不愧是我女儿,怎么样,捡到宝了吧?便宜你这小子了。”周孝正得意地说道,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张国庆感觉出这老丈人是搞定了,“爸,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你不是也是得了便宜嘛,你看你有女儿还得我这好儿子。再加你外孙,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周孝正很是无奈,这小子脸皮厚的,就会顺着竹竿往上爬。

    “爸,到了,先找谁?上回来的是县长李爱国、公社书记张志峰、县公安局左林、乡派出所的李大伟,还有武装部的赵大山,在姥爷的团里退伍的。”

    “直接找公社书记张志峰,派出所就不去了。这里好了,我们下去接着去县城看看县高官,顺便提提这事,也算给了交代。”

    “行,听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