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和周孝正来到乡大院,找到了书记张志峰,说明来意。张志峰早有预感他们应该也到了。

    张志峰看了看周孝正,连忙上前拉手,“哎呦,周孝正同志,很高兴见到你,你可是我们乡里的骄傲。这次能回来,可要恭喜你了。小五,你老丈人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好。”

    张国庆闻言笑道:“叔,你就不用说客套话了,都是一家人,你有空问问你家套子,怎么洗三那天,送了东西就跑了,也不吃碗面条,也没见他这几天来我家玩。”

    张志峰摇了摇手,“不说他了。那小子有你一半出息,我就不担心了,这几天回城里陪他姥姥,过几天就回来。周同志,那个事情怎么处理?现在影响比较大,很难从轻处理。”

    周孝正点了点头,“我这次来就是和你打声招呼的,孩子们都有劳你照顾着,怎么也要当面道谢。以后我们遇上了就直接喊我老周,这样顺耳。至于那件案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按照正常流程。要是方便的话,我家兄长,年龄比较大了,安排个近点农场改造。”

    张志峰听了直点头,对着他说得:“那你也喊我老张,要不就张老弟。呵呵,周哥,你可算是给话了,上头已经催了,早点结案也好。我和人说下,看看哪里农场比较近。”

    “行了,张老弟,你就先忙着,有空上小五家喝几杯。不耽误你办事,这是我还要去县里和县高官打个招呼。”说完,周孝正就起身,连杯茶也顾不上喝。

    张志峰送着他们出门:“行,有空聚聚,这回回来可要好好陪陪你女儿了。周哥,我也就不拉你坐了,回见。”

    周正孝和张国庆一起来了县城,见了县高官李爱国,寒暄几句。周孝正也说明了来意,表示了按照正常办事就行,刚也见过张志峰。

    李爱国点了点头,这事没什么好犹豫的,现在上头已经有人盯着。谁也没胆子徇私枉法,影响太大了,连省城那边都得到消息。

    “好的,上头也来人催着结案,事情传到省城了,闹得太大。不好收尾,幸好你们明理,要是提出释放,还真没办法。里面那个生产队长大概要竖立典型,最近上头有文件下来,严罚干部人员贪污受贿。你家老大找个近点的农场也好改造。想出去怎么也要过了两三年,风声过了。”

    周孝正点头表示理解,“这是应该的,人人徇私枉法,那社会还怎么平稳。该怎样就按照流程就行。我有事就先行一步,不耽误你工作。”

    俩人告辞离开,拒绝了李爱国亲自送客。

    出了县政府,周孝正小声的对张国庆说道:“今天我们不能再找其他几个人,这县城就屁股大。有心人看到我们四处串衙门,等判刑下来,就会有闲言闲语地说我们插手。

    我们今天这么拜访两位,不显眼。等回头事情落定了。你再找机会上赵大山那和他提提。再有空提瓶酒去左林那,也不用多说。你带着酒过去,大家心里就有数了。”

    张国庆点了点头,他知道是老丈人教他为人处世,看了看周围,“爸,你还打算去哪?”

    周孝正看了看周围,时间太久了,他已经没法准确知道县城状况,大致知道县城东那有片小院子平房。

    “武/装/部还在不在老地方?那就是往县城东走。我记得那里有片平房,都是大大小小的院子。周围机关都在那边,离这也不远,我们去看看。你们也不用买大的,就按照小院子找,干净清净、安全方便就行。”

    张国庆听了跟着他往县城东过去,“爸,我大姐前几天刚交易一套大院子。听说那片院子很紧缺,一出来就有人接收。估计没什么好房源。”

    “先看看地形,是不是安全?你看爸的。”

    走了半个小时,到了县城东,周孝正也没找人,四处看了看环境。在那些地带,看了看走过的行人,直接带着张国庆去了街道居委会。

    居委会里有几位中老年的妇女在打毛衣,拉着家常开玩笑。看到有军人进来,有位年过半百的老太太迎上来,笑呵呵地问道:“同志,你是要找人还是有什么事啊?”

    周孝正快步上前,“大娘,我看你老这身子骨真好,迈的大步,和我们军人都没两样。怎么看以前就是民兵团出来。我今天就是想打听一个事儿,这是我女婿。我们想买个小院子,就是要求安全、清净。院子不用太大,目前就我女儿女婿带着刚出生的外孙住。我看这片挺好的,你给我打听打听有没有人家要卖的。”

    老大娘乐呵呵的只翘大拇指,“眼神真好,我还真是民兵团出来的。你给等等,我去问问谁有消息知道的。”

    张国庆也对着他翘起大拇指,这事还真找对人了。

    不一会,老大娘就回来,对着周孝正说道:“还真有。大院子没了,前脚放出,后脚就给买了。现在还真有两家小院要卖。我给你说说都是哪里,带你去看看。”

    周孝正高兴地对着老大娘说道:“大娘,真有你的,你这人脉可真广。你给说说看,还要麻烦你老带我们去看看。”

    “这片前头就有一家要卖。是原来的大院子割成的两个小院子。住小院这户人家,如今人多了嫌弃小,打算换个大院子。那院子我看过,就是通常的三间房,院子也很小。不过价格便宜。

    还有一处小院子是对老夫妻的。那对老夫妻是知识分子,他们种花,不种菜。那院子外头普普通通,里面比较讲究。院子不大,房间挺多。除了五间正房,还有两间厢房。他们把厨房挪在东厢房,原来的外屋地整成客厅。院子就在武/装/部那头不远,那头小夫妻住着也安全,周围都是有家底的人家。不远处还有县公/安/局,安全最好,就是这人卖房子要看人,价格高。”

    周孝正和张国庆对视看了看,都是很惊喜,厨房在外边好啊。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价钱不是问题,心仪的院子太少了。至于前头的三间房,不用看,翁婿俩也没兴趣。

    想想那外屋地的厨房,东西两间土炕的房屋结构,比村子里大院子还要不讲究。张爷爷废了多少心血改造了张家三房居住条件。张国庆这孙子还要买三间房,估计大晚上入梦,他爷爷也会用长长的烟斗抽他。

    张国庆连忙说道,“那先看看这对老人家的院子,听了就动心。”

    “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那对老夫妻人不错。儿子也孝顺,就是年纪大了,怕有个意外,没孩子在身边,才卖的院子。我们走小路过去也不远。他们退休后都在家里。过去就能找到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