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40章 林家近况
    林丽珊送走她,回来感叹:“这性子风风火火的,还是个急性子。小姑娘挺好的,很有朝气。”

    周娇笑着说:“她有个外号,风火轮。无论干什么事都是这样急急忙忙的,还闹了不是笑话。为人很不错,特热情,性子和她妈似得。去她家,她妈和她都是急脾气,常见到她们斗嘴,可两母女感情也特好。”

    林丽珊可以想象的到那种场面。她端了碗甜品递给周娇,说起新院子和分家。她对于张家非要明年再分家入住感到很好奇。既然已经盖好了就早点分家年底入住。明年周娇两口子根本就没时间。这会孩子她爸又买了县城小院,谁顾得上两头?这村里的院子在她看来就没必要再盖,谁会跑回来住?过两年连县城院子都没人住了。

    周娇无奈地耸了耸肩,她有什么办法?不过,她看她婆婆动了心思——想年前分家。至于村里的院子,她倒是理解张国庆的想法。这以后就是他们祖屋。未来还可以在院子里种些瓜果蔬菜、粗粮。

    至于何时分家,不管张爹怎么计划。她们两夫妻是年前一定收拾好新院子。她也没打算放新家具,现在使用的家具和一些零碎全搬过去凑乎着用。明年哪里的时间再跑回来折腾?至于怎么动脑子让老人家答应年前分家,那是张国庆的事情。她身为儿媳妇坚决不插手不开口。

    林丽珊知道自己女儿心中有数就行。早点搬家也好,小两口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她偷偷提醒周娇一定要在最好在隐蔽的地方弄个地下室。她帮女儿准备的嫁妆应该要从她妈那取回了。眼看几个侄子侄女要成家,谁知道会不会被她妈给挪用了。

    林丽珊见她满脸疑惑,说道:“你的嫁妆都在你姥姥那。我这次回去已经和她说好了,等你去京城就全给你了。你早点去好早点收回来。谁知道你几个表姐大了嫁人会不会挪用?那都是妈全国各地为你精心准备的。还有SH那边的洋房,我看你真要准备去趟那,6-7年了,你爸拜托给老人看门。万一那老人出意外去世了呢?那里钢琴那些可是你爸花大价钱买的。财帛动人心,越早越好,能藏起来就藏起来。”

    “妈,你可别吓我,你不是已经给房子了,怎么还有嫁妆啊?你到姥姥那自己收回来交给爸不就行了吗?我也想去SH那边,那个还是早点处理了,我怕将来影响到我爸。可到年底平安才2个月,可以带着出门吗?”

    林丽珊好笑的看着她皱着眉头,还有人嫌东西多的。

    “我怎么会生你这个傻瓜。有钱有东西压箱子,还怕多?小件和大件都有,你姥姥对你大表姐很是疼爱,万一她说挪用了,我怎么回答?你没在京城,说好给你的,我自己去拿回来算什么?小件里面玉器就很多,当地不值钱,在京城就稀有。有些东西你大舅娘和小姨都不大清楚,万一你姥姥糊涂了,谁说的清楚?不是妈不信你姥姥,能解决的就先处理了,免得以后不好说话。”

    周娇担心地看着她:“妈,你这次回去是不是在姥姥家里发生什么事情?有人眼红我们了还是你被人欺负了?你不说我就找爸了。”

    林丽珊摸了摸她头顶,叹了口气,:“就你聪明。我就知道瞒不住你,没有人为难我,我就是有些事想不通。你大舅娘在你大舅没回来都不会在乎那些钱财,也可能是两个孩子要成家了。这次你大舅补贴工资是交给你姥姥。你大舅娘就不高兴了,暗地里说了些话。也就是你二舅娘在大西北,要不然绝对会闹掰。那才多少钱?我是担心你的东西要是给她知道了,会起波澜。你二舅娘娘家虽然是大院里的,可家里赤贫。还有四个孩子,也是愁得很。你那两个表姐不如你,会享受,追求物质。这人性,不能试探。能早点取回来也好,本来就是你的。”

    周娇撒娇的对着她笑道:“哎呦,我土豪妈妈也会精打细算了。行,听你的,早点解决了,万一将来他们真有需要我们再拿出去也好。妈,别担心,你不是说了吗?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别愁了,你都嫁人了。各自有自己的家,我们能帮的一定帮。你和爸好好的就行,那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都是身外之物。”

    林丽珊白了她一眼,“那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那是心意懂吗?我们家的存款都在你姥姥那。这次你爸被火烫了似的撒腿就往你这跑。你姥姥接过你大舅的钱,也没提起还我存单。

    你小姨前几年买的院子估计就是你姥姥补贴。不知是不是用上咱们家钱?按理也不应该不和我说一句。你妈不傻!

    哎哟,你不知道我都没地方说。你姥姥看来真老了,也不知道拒绝你大舅的钱,死死抓住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工资都用不完,何必呢?你大舅娘还在那提买院子给你表哥,你小姨笑眯眯的也不答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你爸拉我出来才松了口气。”

    周娇了解地点了点头。让阳春白雪的妈被吓得偷溜,估计场面比她表达的很严重。她妈都敏感到不对劲,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

    沉默片刻后,周娇轻轻地问道:“小姨夫家里是不是很困难?大表姐看来很快也要结婚了,对象应该条件很不错。姥姥准备二舅舅家的大表哥相对象了,也许对象都找好了,就等他回来结婚。长孙年龄到了,估计我爸和大舅在京城,下步就是大表哥调回京城了。”

    林丽珊很是自豪地笑着:“不愧你姥爷都夸你聪明。你小姨夫是你小姨自己看上的。整个小家要你小姨负担。刚结婚你小姨都不敢生孩子,到了25岁后才生下你表弟,现在有两个儿子。你小姨打小就跟你姥姥,和她最亲。你小姨夫这人很好,这几年他弟弟妹妹长大了,负担也轻了。

    你大表姐怎么说呢?我一直以为她性子冷清又骄傲,会不屑那些世俗的金钱和地位。可我看走眼了。这次找了个其貌不扬的,只有170厘米高,比她大了一岁。院长公子,爷爷还在位。可除了这些,那男的还真没让人看上眼的。你姥爷嫌弃不是当兵的,个子太矮了,家庭关系复杂,不同意也没用。我担心一旦她结婚,陪嫁就盯上你的。

    至于你大表哥不想回京城。但你姥姥坚决让他回来,看中了她姐妹的孙女,女孩子我看挺不错的。你姥爷说和你比起来差太远了,让你姥姥再寻摸。这是第一个孙媳妇绝对要聪明的。呵呵,你姥爷常夸你们小口子。”

    周娇有点羞涩地反驳,“那是姥爷和我们合缘分,不是我们多好。你可别在外头也使劲夸自己女儿和女婿。”

    “不用我出去夸了,我女儿出去就是倍长面子。”林丽珊斜了她一眼,得意洋洋地说道。

    林定胜回京不一定是最好的,还是在外头有她二舅在身边,沉淀几年比较理想。小兵小将的在外头上升容易,不打眼,将来在调职也非常容易。林老太太怎么想的?周娇表示不是很明白她的脑思路。

    林丽珊说起林老太太以年龄为理由要求林老爷子答应。老爷子迟迟下不了决心。说完,林丽珊叹了口气。

    “不管他们了。你爸没要求调职就是想等稳定了再看形势如何,要不然没这么容易申请调职。哦,对了,你要的书法。你爸按照你的要求要来了。迟点你爸会交给你。你爸说这是底牌,好生收着,交给你他放心。”

    周娇惊喜万分,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妈,“真的拿到了啊?我爸就是聪明。我一说要求,他就知道让我好生收着。好好收着,对,还要去京城的时候带着,等你们请客时候我拿出来炫耀一回,那我爸的工作就安然无忧了。妈,太好了,这比什么都值钱。”

    “你不是高兴过头了吧?你还会炫耀?妈还和你爸打包票说你一定压在箱子底下不让人碰呢。怎么想到要炫耀的,这不合你的性子啊。”

    周娇神秘地笑笑,“这事不可说,不可说!你们不能炫耀,甚至提也不要提起这张纸。可是我这小辈就能拿出来压阵。好了,这事我爸心里有数。”

    林丽珊想起她男人当时的表情再看看她,不愧是父女。算了,他们两父女神神秘秘的,听他们的就行。

    周娇若有所思沉默片刻,做出决定。说道:“妈,年底我就回去,你可不要有任务外出了。平安到时候有两个多月,托人买个卧铺,我和小五注意保暖,小心点无事。这次去就好好处理些事情,免得夜长梦多。”

    林丽珊大喜,立即站了起来,高声地说道:“真的啊?那我打死也不去外地,就在家里等你。你爸一定高兴坏了,他都说了,给你们两年时间,不管如何,到时候拖也要拖你走。”

    周娇噗呲地笑起来,“妈,我现在好幸福,做梦似得。你和爸爸回来了,我再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缺憾了。”

    “嗯,你爸回来了,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妈也是做梦似的。好几次睡醒就怕是做梦,醒了就见不到你爸。”林丽珊深有同感。

    母女俩相视一笑,都感谢上天的安排,也替对方感到由衷的高兴。

    林丽珊看了看手表,打算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她刚才去看了一眼,差不多有二十个人在帮忙收拾院子,压平地面。

    周娇有心阻止,还没等她开口,她妈疾步离开。无奈地笑了笑。打开她妈带给她的包裹,里面还真是些大衣和布料。她就知道她妈绝对不会就买两件的。这么多够她穿几年了。

    她套在身上试了试。不得不说她妈眼光一流,非常合适她。剩下的布料也不知道收集几年了?

    周娇细心地拿出挂在衣柜里,收拾好包裹。看看原来的衣服,再看看新的。发呆片刻,从空间里拿出两套女式深红色的保暖内衣和两套灰色的男士保暖内衣,这是早前翻出来准备给她爸和她妈的。

    以前她的皮肤过敏。有钱后张国庆托人定做不少内衣裤。款式都采用经典型的,材料也是全棉。这些说是小五托人搞来问题不大,款式料子什么的也不奇特。这种适合穿在军装里面贴身的,保暖又舒适。

    想了想,又拿出阿胶、燕窝、奶粉放在箱子里面,把上次她妈买的部分东西也给挪出来。搞定后,确定没有遗漏。周娇躺会床上,闭目养神想着事情。

    林丽珊进来时,厨房里张母她们忙着蒸着肉包子、包饺子。她洗了洗手上前说道:“大姐,你们这么忙也不喊我。是不是不把我当你妹子了?”

    张母也没和她客气,“这不是留时间给你和娇娇好好聊聊。怎么样?几天没看到女儿想得慌吧?

    “唉……不看想得慌,看了更想得慌了。幸好有你在她身边,至少我不担心她了。你包这么多是送人还是自己吃啊?”林丽珊吃惊地看了看面团。

    张母笑着说道:“上回你来,不是没吃过我们包的饺子吗?今天我包多点。晚上等周兄弟回来吃饺子。那些包子,我看院子都盖好了,送给孩子大伯大叔,感谢他们帮忙。”

    “大姐是厚道人,兄弟家的也是热心人,这家和万事兴。我看你们那些兄弟妯娌的关系可真好,不像别的人家为了吃的,都争得头破血流。这么个大家庭相处起来和一家人没分家似得,很是少见。”林丽珊赞叹道。

    张母哈哈大笑,“大妹子,回头我和我妯娌说说你夸的,怎么也要她们给你准备几双鞋垫。这趟来可不能像之前那样急匆匆过两天村里爷们去狩猎回来很热闹,你可要好好看看。周兄弟回来了,也好好放松休息几天,熬过苦日子,你以后就每天乐呵呵了。”

    “我10岁前也是跟着哥哥们在村子里长大。记得过年那会很热闹。蒸馍馍、黏豆包、杀年猪,后来去了部队都没见到。这马上过年了,大小集市也该很多了吧?我们这大集市是什么时候?我可要去赶集,多少年没去过了,赶集可热闹了。”

    张母乐呵呵的说道:“平时都是小集市。等11月开始就逢三六九都是大集市。十里八乡都在这些日子赶集。等12月,乡里就组织扭秧歌,村子里老老少少来参加,等正月去乡里、县城表演。”

    林丽珊遗憾地地摇了摇头,“扭秧歌是没法看了。今年假期已经超过了,不能再请假了。京城正月就开庙会,也是很热闹。这些年我也没时间去,现在生活可比以前好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