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散席后,天色已晚。周孝正和张国庆谢绝了醉醺醺地赵大山相送,翁婿俩人拿着手电筒摸黑往村子里赶路。

    白天还好好的天气,夜晚气温骤降,从县城回张家村的路上,一路不见行人。翁婿俩人低估了夜晚气温。身穿军大衣,顶着呼呼响的北风,俩人顾不上说话快步疾走。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样,也就俩人身体素质一向很好,不影响脚下的速度。

    走到村口,皆松了口气。眼看到家了,张国庆终于还是开口问他,“爸,今晚还要去看奶奶吗?”

    “去,必须去,估计今晚老两口在等我消息。你不用去了,我带你妈一起去。”

    张国庆四下打量,见没行人,低声说道:“爸,其实大伯那,明天是不是我去乡派出所看看?看在奶奶份上,大伯还是出来的好。要不然奶奶怕身体受不住,今年夏天得过病,现在身体才好点。”

    周孝正回头看了看他,说道:“你一路犹豫就为了这事?都定案了,他出来干吗?就他罪有应得。他一出来,剩下的人能答应?”

    张国庆嘿嘿的笑道:“我可以进去见本人。只要他抽身出来,可轻可重。要是他不出来,一来,大房就散了,爷奶没人照顾。二来怎么说也是周家人,是娇娇大伯,你老亲大哥,不好看。”

    “那你们就不恨他?最坏就是他了,那可是便宜他了。你是想他把责任推给黄招弟,就他出来,受点批评?”

    张国庆摇了摇头,“娇娇不会记恨的。她常说太在意仇人就是给自己找罪受,无关紧要的人直接无视。更何况,为了奶奶,她也会赞成大伯出来的。不管他出不出来,对我们影响不大。至于他出来,怎么解决他家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上,只要奶奶不会担心,难过大儿子受罪就行。”

    周孝正沉默了片刻,也没什么反应。张国庆知道他心里在做选择,也不吭声,就陪着他慢慢往家走去。

    快到大门口了,周孝正停下脚步,对着他说道:“那你明天去看他怎么说。要是态度不对,就甭理他。还有收尾要干净,别把自己搭进去。至于晚上,我和你妈就去看看他们,顺便提一嘴事情不好办,在找人。”

    “嗯,我办事你放心。明早我就去乡里。”张国庆点了点头。

    翁婿俩人说完,直接进了院子,就发现林丽珊正在西厢房前踱着步子,时不时的抬头看过来,一见到他们,立即笑着说:“还真是你们回来了,娇娇说你们要进来了,我还不信呢.阿正,孩子和你还真有心灵感应。”

    周孝正嘴角勾起,得意地说道,“那是一定的。我们父女感情可比你们好多了。快进去,冻坏了吧?你也真傻,在里面等都不知道。”

    说完快步往房内进去,“娇娇,爸回来了。宝贝女儿,你猜猜你爸今天送你什么礼物了?你绝对会喜欢。”

    林丽珊也不管他,对着后面的张国庆说道:“今天跟着你爸走了一天累坏了吧?你先去和你爹娘打个招呼,回来喝点热汤,解解酒。”

    张国庆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往正房走去。耳边还听到周娇俩父女的谈笑声。暗自好笑,这俩人性子、品味真像,不愧是亲父女。

    林丽珊进来刚好听到周孝正说到新房子里面的书房,高兴坏了,连忙插话,“正哥,你说的书房,真是两面大书柜?里面还放着很多书籍啊?那可太好了。我们娇娇就喜欢这样的。明儿我去县里找找看有没有专门做沙发的?在书房放上软软的沙发,娇娇就可以靠着看书也不累了。”

    周娇对着进来的林丽珊说道:“妈,你可真不怕宠坏我。你可别折腾。人生地不熟的,找人都麻烦。”

    “不麻烦,我乐意。刚好这几天我去看看需要什么东西。正哥,你接着说。”林丽珊迫不及待地对着他说道。

    周孝正接过周娇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口水,接着说起县城小院的详细情况。他为了让周娇加深见识。交叉着讲了怎么鉴别古董,如何保养。从厨房地下室、火墙和家具掩饰上提到了原来主人的谨慎之处和自己分析出来的观点。

    随着周娇的提问,周孝正提到了如今国外国内的关系,再描叙最近一年报纸上某段摘要,让周娇谈谈看法和想法。在她谈完后,他开始一一指点。引导周娇分析从小到大延伸到大趋势,将来可能的走向。叮嘱妻子女儿哪些方面开始注意。

    周孝正对于自己家女儿领悟力非常欣慰。周娇的知识面让他兴致大开,尤其她不会受时局限制眼界,他一提到一个细节,她可以马上联系前后,得出结论。

    父女俩渐渐地讨论的话题扩大,周孝正开始考证她这几年对于古典古籍理解能力,引导她发散思维应用到现实生活。

    随着父女俩越来越长时间的交谈,聊到后面林丽珊已经听了昏昏欲睡。不是说县城小院的吗?怎么跑题跑到天南地北了?好不容易等到父女俩话题转到县城院子上。林丽珊无奈地看着父女俩,正要插言,就见他终于说到后续安排。

    “县城那就这么安排。接下来就是你京城两处房产、SH房子。京城五进院子,你们过两年回去爸也没打算让你们住进去。这次我们家在军区大院可以分到一套小院子,够我们一家人住了。就算大院离学校远,宁愿另外买学校附近也不能入住。

    既然分析出京城很多私人四合院要被各单位分配给职工入住。那大院子太显眼,爸就要趁早打算。最好京城两套院子都租借给单位办公——这样主动权在我们自己手上。如今出租的四合院下次签约不要租金了。签个时间合约免费赞助妇联几年。”

    周娇对着她爸点了点头,“爸,我懂你的意思。我听你的。免费赞助支持国/家政/策,听T的话,跟着T走。”

    周孝正竖起大拇指,“不愧是爸的女儿,真聪明。里面的好处,爸会收回来,不亏的。接下来SH房子。名义上你是老两口唯一的外孙女。周围邻居都知道他们有个亲外孙女在东北跟着家里长辈。等18岁就会回来照顾老人。老两口每次回老家都说是去看你。那房子很普通,老人身份背景清白,老家都没人了,你就是留着也没问题。关键是里面值钱东西要放自己手上。剩下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爸的?”

    周娇面带笑容摇摇头。她爸办事没什么后遗症,都安排的好好的。

    “还有今年过年你要去京城一趟。我会安排好火车卧铺、路上问题。那会平安有两个多月,应该没问题。我们等你回家。珊珊,你和女儿说了没有?”

    林丽珊面怀笑意地看看周娇,说道:“说了,我还没全部说完,她就猜到了。连她姥姥家发生什么事都料到了。也和你安排的一样,年前回家。就连SH那房子她都想到早点处理了,怕给你惹麻烦。”

    周孝正笑呵呵的看着周娇,不愧是他的种,问题都方方面面都想到了。估计林家那点事情她心里都有数了。

    “这趟回家要整理好你的嫁妆。该处理的就处理了,该收藏的也要放在自己手里。这事你先和小五通通气。计划几时走?怎么安排时间?怎么放置那些东西?都要两个人计划好。大院子不能放东西。大件的放在小院子后面一进,那里有暗室。小件你自己藏起来。早点取回早点解决。”周孝正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女儿女婿本事能力。至于女婿以后会不会变心?他不信自己娇娇还对付不了他。

    周娇点点头。她爸语气加重’早点取回早点解决’。她听懂了。

    周孝正眼带笑意mm她脑袋。和自家娇娇说话都不用费劲,一个眼神,一点暗示,她就明明白白。还有一个人他还得多吩咐几句。

    “珊珊,SH那房子连你大哥都不知道,你可不要说漏嘴。你大嫂这人以前还是可以的,现在也世俗了,防着点她。

    家里的东西,老太太知道的就算了。其他的你也不要说出来。以前是我不在了,他们都会可怜你,不会算计你。现在我回来还升职了,要是还知道我们手上有东西,那心态就不平衡了。最后也闹得情分也没了。最多以后他们有难处,我们帮衬点。”

    林丽珊斜了他一眼,“我又不傻。再说我本来就没东西——那些都是娇娇的嫁妆。我们也没钱了,还等我妈还给我存单呢。反正你回来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你管家。我算是看出来了。以前他们是看你不在了,不好明面算计我,又有我爸站着呢。这次你回来,小妹就酸酸的说娇娇的大院子空着太可惜了。我理也不理她。她背地里捅咕我妈出面说情。我告诉我妈,让她们跟你说或者跟娇娇说。真以为我傻呢?谅她们都不敢和你们说。这是你给娇娇的,是娇娇的。要是你没回来,估计都要搬进去再说了。”

    周娇见她越说越生气,忙安慰道:“妈,你可别生气,想想这些年小姨也一直寄包裹给我。这份心意,你也得领情。再说,会眼红,会妒忌是人之常情,你听听就是了,别往心里去。

    我们也要替她想想,小姨夫比不上我爸,都是姐妹,她过得不如你,心里难免有点不平。能说出口都没事,就怕人家不说暗地里使坏。只要不侵犯你的原则问题,你就左耳进右耳出的。

    就比如大院子是有,但她不是也买了院子吗?让她住进去,以后请神容易送神难。这点就关系到原则问题、立场问题。万一你答应她了,那大舅娘和二舅娘以后也要求你借房子,你不答应就成仇了。

    所以你这次做对了,支持了自己的原则和立场。就是以后那些表哥表姐的,结婚了没房子,也不会算计到你这。明知不可为,又何必为之?这次回京,我会尽量处理好这些东西,免得以后亲戚相处尴尬。

    你呢,有人眼红,有人羡慕,就全部无视。每次生气心里就告诉自己,我是如此优秀,我是如此幸福,才让人眼红妒忌的!我怎么就这么幸运呢?原谅那些愚蠢的人类吧!”说完,周娇自己先笑倒在炕上。

    周孝正刚开始听闺女讲得好好的,最后越说越没正行了。宠爱地看着她眉开眼笑,神采飞扬随着她大笑。他家的娇娇在他们前面就会时常冒出孩子气。这样很好,就怕她有心结。至于在别人面前维持仪态,伪装性情,和在自己面前宛如孩子,那是一定的。她的女儿为人处世都很优秀,要是和赵媛媛那样幼稚的,也就不是他的种了。

    林丽珊笑着抱着她,替她顺气,“嗯,那妈以后就原谅那些愚蠢的人类吧。谁让你妈幸运遇上你爸,生下你呢。”

    周孝正乐呵呵地看着她们母女笑闹成一团。他有个聪慧、心性宽厚的女儿,还会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要是普通女孩子听到自己的大院子被人盯上了,估计早就跳起来。

    她不会为了金钱就放弃自己的骄傲。在她眼里,钱财还真是身外物,唯一重要的就是一家人平安。岳父看人真准,他夸得没有加大。他的女儿如童话故事里的精灵,美好、纯粹。

    外间想起张爹张大友的喊声,“阿正,你在不在里面?”

    被他大嗓门打断思绪的周孝正连忙出来,“二哥,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我刚还想和珊珊去你那坐坐呢。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也不显老。二嫂,现在我们都成亲家了。你可得给我包饺子,要你拿手的酸菜馅。”

    张母笑得贼大声,“我早就包好了等你呢。大妹子说你吃过晚饭回来。现在回来了,我就去烧。”

    周孝正急忙拽着她,“先等等。二嫂子,我打算先和珊珊去看看老爷子老太太。中午去过了,估计他们正等着我回话。”

    张大友挥了挥手,让张母先等会,说道:“那你们先去那头早点回来。我等你喝酒,你二嫂烧好饺子等你们回来吃。别墨迹了,早点去早点回来,要不要小五一起去?”

    “不用了,就我们俩去看看,坐会就回来。你还不知道老爷子不乐意看到我啊。二哥,喝酒喊上张大哥和三哥,我们去去就来。”

    林丽珊听闻,连忙从行李里拿出布料糕点。上次她没去周家探望老人,这次早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她男人回老家一起跟过去。对于周老爷子她真不乐意见到他,可谁让他是自己丈夫亲爹呢?上街备礼她一直告诉自己,她是为那位善良软弱的老太太准备的。

    张大友也不耽误他们去看老人,急忙喊道:“小五,快去把煤油灯提出来给你老丈人照路,这比那手电筒好用。还有军大衣也带出来,夜里冷多穿点,可别冻着了。”

    张国庆提着煤油灯,一直送到桥头,被他们给拦住了才停步。望着他们离去地背影,回想白天周老爷子的异常,暗自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