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回了厢房。周娇见他一个人包着严严实实,好奇地问道,“外面是不是很冷,现在多少度?”

    “过几天就要11月份了。你想想11月份代表什么?不超过几天就要下大雪了。后天村里就要组织狩猎,就是赶在下雪前。今天白天不觉得冷,晚上气温就骤降,现在外面起码零下2度。幸好带了军大衣,要不然晚上和你爸回来,非得冻僵不可。我先放小锅里熬点姜汤,等他们回来喝。”

    张国庆洗了手,往小锅里放了姜片、红糖盖上,拉着她回了里屋,“今天爸有没有和你说买了新院子?等满月你去看了一定满意。”看周娇点头,他也就不重复了,等回头再去看看那才是惊喜。

    “工作已经落实下来,在二月初就得上班。我们一家人户口这几天就可以迁移。材料都已经准备了,等村里盖章就行。你先把房契放抽屉里,这几天落户还有用。”说完从军大衣暗袋里抽出一张房契交给她。

    周娇收好后,说了说她爸回来和她商谈几处房产处理结果还有年底回京取嫁妆。随即想到周家,她爸可是没提起。这会刚好问问他到底办的如何?

    “公事公办,按照程序办事。也好把他们关进去2-3年,等你们回京城了,也见不到他们。”

    张国庆对着周娇眨了眨眼睛,“这是爸亲口说的。在乡里,在县城都和他们说公事公办,按照程序办事。娇娇,我遇上个女儿控的老丈人了。”

    “嘿嘿,我也感觉到他对我的宠爱,你也比不上他了,小伙子,你要加油哦!”周娇对着他,挑了挑眉头。

    “没关系,压力越大,就会有动力,我使劲地宠你,让你觉得我是你世上最亲的亲人。你爸对我再三强调,说你就是嫁给我了,你们父女俩也是最亲的。还说我是捡到宝了,要是再迟个一年,绝对是拽也拽你回去。”

    周娇听了哈哈大笑,还真没夸张。没张国庆,这地方留不住她。更重要的是没了他,她对于这个世界除了她爸和儿子外也没了依恋。

    张国庆抱着她,述说了今天老丈人在赵大山家说的一些话。他从老丈人炫耀自家女儿开始一直细细的说到老丈人的悲伤。他想这些该让娇娇听到,哪怕会让她流泪,可这是喜悦的泪水。他得让周娇更深的体会到什么是父爱如山。

    想起他说自己17年来,小心再小心,就是怕自己牺牲了,娇娇成了没爹的孩子;想起他说起自己女儿受委屈时,那双使劲搓脸的双手;回忆起他说到娇娇受到委屈时那双握紧的拳头,眼里流露出的哀伤悲痛。

    他的心深深被震撼了。父爱如山,这才是周娇期盼寻求的纯粹感情。

    那刻,他明白上天真让周娇等到了爱她、疼她如命的父亲。

    前世父亲为了他不幸离世是他心底不敢触摸的痛。那刻,他想他爸要是没出意外,他也会如眼前的男人一样视他如命。

    从那刻起,模糊的父亲影子渐渐清晰,如同眼前男人。

    张国庆发誓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单单是他岳父,他会当成自己亲爸一世孝顺他,尊重他、爱戴他。这个男人值得他为他付出全部信任和孝心。

    张国庆擦去周娇脸上泪水,轻声说道:“父爱如山。这次我终于感受到了这四个字的重量。我以为我现在的爹娘对我已经非常好了。可是和你爸对你的疼爱来看,那是无法可比的。娇娇,两世终于等到了。”

    周娇见他说到最后神情惆怅,目光迷离,心里一痛。有多久没见过他如此了。她以为张爹张母已经填补他内心伤痛,看来她还是疏忽他感受。

    周娇轻摇着他,露出笑容说道:“哥,你给我说说咱爸今天在周家怎么样?你有没有加把火?”

    张国庆回醒过来,对着她亲了亲几口,语气欢快说道:“都不用我加火,咱爸替你出气了。今天真解气。中午我陪着他去周家,那时爸脸色非常难看。偏偏周老头还在他前面颠倒是非,爸就发飙了,老爷子后来被喷得歇气了。脸上一会黑一会红,我都担心他会脑中风,可没想到身体这么好。呵呵…..想起周老头表情我就解气。真不要脸!”

    说完,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去乡里的路上,爸发誓要死死的定住他们,我也没劝他。晚上回来,我看他火气小了点,就提了个提议。

    你也听听,要是不同意,那我明天就不忙乎了。为了爸将来不后悔,为了老太太养育之恩,我想把你大伯保出来,罪名全部推倒那女人身上。你说怎么样?我听你的。爸让我明天先看周孝存的态度。要是不好就甭理他,吩咐我收尾要干净,别把自己搭上。”

    周娇久久不语,过了片刻,抬起头对他说道:“哥,你明天看他态度吧。”

    张国庆闻言点了点头,“明天我会想法子让他不敢惹我们。你放心,当年车祸就是我心太软,我不会再给人一次机会。只要他出来了还有小动作,能让他出来就能让他进去。”

    周娇不想听到以往的事情,更不愿意提起周家那些人。她如今有了父亲,有了张国庆和儿子,没心思去关注其他人。连忙转移话题,“哥,你看看我,我给你看看,都是爸给我的。我爸对我好吧?你可别说出去,他不让我告诉第三个知道。”

    随着她语落,炕上小平安身边出现一把钻石。都是大颗粒,一小堆里夹着粉红、深蓝、黄色,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非常耀眼。

    张国庆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注意力全在儿子身上,“娇娇,你看儿子的大眼睛黑溜溜的,比你这些小石头好看多了。儿子,你才是最大的钻石。我家儿子真好看,等你大了,爸爸去准备玉石给你当弹珠子玩,咱家儿子玩高兴了,就随手扔一颗,娇娇是不是很拉风啊?”

    “败家子爸爸,你儿子会成纨绔的。”

    张国庆笑着反驳,“我们的儿子绝对不会成公子哥。我们基因强调,你看还没满月,我们家平安就会听我说话找我了,你看看是吧?绝对是高智商。你把这些闪闪发光的收起来,对儿子眼睛不好。爸这是把他老底全给你了。你收好,等他以后有用交给他。”

    周娇又拿出一叠存单递给他。张国庆拿起翻开看看,立即算了算地址,大部分在SH还有国外的也有。

    “全收起来,这些不能见光。等有机会去那些城市全给取了。国外的单子先收好搁着等以后再说。儿子还是太小了,否则,我们可以趁着现在不用介绍信先全国逛逛。等我上班了,也不放心让你和儿子出去。”

    周娇听到出去逛逛,突然想到年底回京,连忙说道:“对了,我刚和你说的去京城的事情交给你安排了。你可别忘记?”

    张国庆点了点头,“你交代的我都记得。那就计划去京城待到我上班再回来,再看看儿子适应力如何,找机会去SH。这事不着急,那些嫁妆没什么好在意的。倒是空间,还得小心。娇娇,你空间放得下吗?还有很多东西没准备呢。”

    周娇拍了拍自己脑袋,迷惑地看看他,“我没告诉你,空间来这里就变大了吗?以前光客厅那样大,现在有两个教室那么大。”

    周国庆轻轻摸了/摸她脑袋,“别这么使劲拍,疼不疼?可能你说了,我没注意。你别费脑子了,有事让我来办,你指挥就是。哎呦,我已经被爸刺激到了。你说我们要不要拿出一箱金条给他看看,免得总是怕你受苦受累的。”

    娇娇哈哈大笑,乐得东倒西歪地,“你还别说,真的要给他们看看。免得老是担心我们没钱。”

    张国庆急忙扶着她,帮她顺气,“嗯,就准备20条大黄鱼和小黄鱼放在盒子里,我记得你那有,这不打眼,就说我们自己偷偷准备的。等他们给钱就直接拿出来。不能再收钱了,留着他们也手头宽松。”

    “行啊,听你的。会不会吓到他们啊?”

    张国庆很肯定地说道:“不会,爸什么没见过。最多就是想到谁给的,估计也不会问。在他眼里不稀罕,他眼光可高了。你别看他是军人,但古玩字画皆懂,再看他给你的首饰和钻石,普通东西进不了他的眼。金条也就是说明我们真不缺钱。”

    周娇偷偷在他耳边说,“你知道那些钻石和存单他放哪里吗?鞋跟里,裤角缝线那,存单放军大衣下摆内层三个地方,撕开都看不出痕迹,油纸包着薄薄的,聪明吧?”说完想起她爸拿给她的情景就笑。她爸这也是没有以后的扫描仪器,否则,都滴滴地响。

    张国庆直点头,“不愧是兵/王,难怪这么没多年了,还有人记得他。今天赵大山认出爸后非常尊重他,赵大山比爸年纪大,却直喊正哥。死死拽着不让爸走,到了他家,媛媛她妈都哭了。听说当时传出他牺*的消息,团里女兵哭晕了好几个。如今还有当年一枝花就是成家了还是惦记他。赵大山打趣爸去不去省城看看?可以想象得出他多受欢迎,人气有多高。呵呵,人的名树的影,连我们也受惠。”

    “嗯,是很了不起,都直接面见那位。还求来了字画。再说不优秀,你真觉得姥爷姥姥会同意爸妈的婚事?说是不联姻,可那是盯着有能力的,效果更好。林家没如小飞说得不重视门户。”

    张国庆赞同地点了点头,接着她的话尾说道:“除了咱爸,还有小姨夫也非常优秀,现在都是营长了。二舅娘是同大院的。大舅娘能在妇联上班,就是娘家是工人阶级,她本人文化程度高,还在妇联管事。很多东西看表面挺平常的,深思就不同。姥爷还好点,性子直,咱妈就像他。可林家老太太光凭家里她能做主,估计也不是简单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有爸在身边没什么事。”周娇忙安慰着他。她爸那几句关于老太太的话,她如今更是对林老太太印象直降。她必须要回京城一趟,她爸顾忌到面子,可她不会。她得好好会会老太太,看她到底脸皮厚到什么地步。还有她爸孤身在外,京城如今形势如何他们夫妻俩人该亲自去观察,好心里有个底。

    张国庆见她走神,估计也就是惦记林家那点事,他可不乐意她管别人家的事。再说有他岳父在,林家的事真不是事。

    “娇娇,等县城院子收拾好了,我们去住段时间吧。那里清净,我们收集物资也不打眼,这里出去也不方便。”张国庆知道她心底最担心地是物资,说起物资,她就会转移思路。

    果然,周娇兴奋地看着他,拉着他的手摇来摇去,嗲声嗲气地说着:“哥,我都快坐满月了。要不这几天收拾好了,我们就先住进去吧。”

    张国庆很是享受她少有的撒娇。看来真是闷坏她了。过了片刻,见她横眉瞪眼,要是不同意就咬他的样儿,偷笑出声。

    “这还真不是我说了算的。上面四位老人,咱爸妈觉得支持你。剩下你公公婆婆了,你公公肯定不乐意,都没满月就走。你婆婆估计担心没人照顾你。我们院子是盖好了,可你不是让我先年前搞好随时可以入住吗?”

    周娇哀怨地看着他,唉声叹气地说道:“早知道就不盖新院子了。你说我们加上儿子住的过来吗?”

    “盖都盖好了,还说这话,找打呢。以后种菜种粗粮还是有用的。至于提前去县城,还是等儿子满月酒办好再去。这几天在家好好陪陪爸妈,村里狩猎回来又热闹又有东西吃。”张国庆也很无奈,没办法不盖院子,这是他的根,就是空着也要留根的。

    周娇想起满院子的玉米地瓜,他一个人苦苦播种、施肥、除草、收割,哈哈大笑,“你不会真要种粗粮吧?我可舍不得你这么累。还是准备来年种西瓜、甜瓜,再种满葡萄。哥,再不吃水果,我都要干巴巴了,空间里水果不多了。粗粮我们不缺钱,去买!”

    张国庆见她苦着脸可怜巴巴地眨巴眼睛,心里软软的。别说水果,就是上山打老虎肉给她也在所不惜,“好,都听你的。明年开春就去山上找果树,后院种得满满的,留着给你吃,吃不完就给你酿酒玩。”

    说完看了看手表,接着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没和爹娘他们说二哥的事。左林那听赵大山的意思,临时工的,非常急,搞不好就这几天就要上班。我想明天带二哥去找左林和陈伯伯,让陈伯伯开口。你说怎么样?”

    “明晚你直接带着二哥去左林家,带上姥爷那两瓶酒喝两条烟,再带上盒精装化妆品,去了那里,他看到二哥就有数。还有你告诉二哥,别人问起也说陈伯介绍的临时工。你稳着点。”周娇有意在临时工上加重语气。

    “懂你意思。那我去和爹娘说这事。等会爸妈回来就喝酒吃饺子,也没时间和你聊天了。他们房间我都会安排好。你先睡。”

    周娇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他出去。喂好儿子的口粮,去外客厅看了看姜茶,琢磨要种些什么果树,院子里种些什么菜最实惠。西红柿和黄瓜可生吃可做菜那是一定要记住的,她得好好计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