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45章 老张家
    堂屋里,人还不少,张家大伯和小叔加上几个堂哥们都在座。男人们都兴高采烈地的聊天。张爹三兄弟和周孝正回忆着年少轻狂,时不时都在相互揭短打趣。惹得几个小的在旁边偷乐。满满一大桌子的肉菜,也没怎么动,就喝酒聊天。

    看到林丽珊和张母进来,大家都邀请入座,再三推迟后,林丽珊俩人才回屋。

    张大伯刚说完往年村子狩猎盛况,说着大冬天喝飞龙汤,烤着鹿肉,在座的都给说得心痒痒的。

    张大伯家的大儿子张青山就喊,“爹,你还是别光顾着说。先吃口菜,二婶家的菜比你野地里烤的更香。”

    张大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是没在大雪天围着烤肉,边喝着酒,那是乐趣,懂不?有文化的人都乐意大冬天的在野地看梅花,喝着雪烧开的水。人家玩得就是乐趣。”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还真是古代那些书生踏雪寻诗,烹茶观雪,吟诗作乐,玩得可不是意境和乐趣?而如今大冬天的,家家户户也围炉刷锅子,欢聚一堂。

    张爹乐呵呵地看着大家,对周孝正说道:“大后天就要进山了,你要不要去?打猎手艺不会忘了吧?”

    周孝正喝着酒,斜了他一眼,得瑟地说道:“当初比不上你,如今你不如我了。后天算我一个,我给我家闺女猎头老虎,得了老虎皮给她玩。”

    张大伯和张小叔听了哈哈大笑,都端起酒敬他,“不管打不打中老虎,冲着这话,我们先干了这碗酒。今年我们四个就看看老虎出来不出来,打中老虎皮就给你闺女玩。”

    张二哥张青峰是三房张小叔家的长子,他性子爱玩,就打趣张国庆,“小五,你老丈人打老虎皮给你小媳妇玩,你打算打啥给你小媳妇玩呢?”

    几个堂兄弟都瞧着青河逗着小五,也不插/嘴,都乐呵呵地旁观。

    张国庆看着这几人,笑呵呵的说道:“我不和我老丈人抢了,我打算打只漂亮的鸟儿给我儿子玩。”

    众人哄然大笑,张爹他们没注意到几个小辈,这会听到笑声,好奇地问怎么回事,旁边张国富笑着解释。

    张爹笑声骂道:“臭小子,就你鬼,我还以为你怎么也会打只豹子,那豹子皮毛你媳妇一定喜欢。”

    “对,就打豹子,那皮毛也能和老虎皮比。你打只鸟还上山,小心你老丈人生气拽你小媳妇回娘家。”

    旁边每人都打趣道:“小五,你给你儿子打紫貂,那皮毛做个尿布比你那白尿布还好。又暖和又好看。”

    “哎呦,小五,听你春兰嫂子说你儿子的尿布比毛巾还白,一片片的挂在院子里都稀罕得小娃娃来看,你给我说说是不是真不红屁/股。”

    “不用问小五,我都知道。真不长红疹子,你看城里大夫都用那白纱布包伤口。我看了那尿布就比白纱布厚实,织得密实。”

    张青峰挤眉弄眼地朝他说道:“三哥,你行啊,还研究过了,那你说说三嫂子织得土布厚实不厚实?”说完,语音刚落下。

    大家闻言都哄然大笑,全围上来朝着张青峰使劲揍,尤其是张三哥更是端起酒往他嘴里灌。

    张大伯看着周孝正头脚摸不着地迷糊着,笑着对他解释:“我家三媳妇啥都会,就不会织布。之前试着织了一匹土布,刚开始试试还行,就急匆匆地做了条裤子。刚好那天穿上新裤子没下地,和他们几个去交公粮。还没到乡里,半路推车陷进坑里,他就蹲下来,使劲往前挪,一不小心,那裤子当时就炸开了。这几个坏小子还记得呢。”

    周孝正听了也哈哈大笑,也确实质量太不过关了,这农村妇女织好布,都会浆洗,那时就知道土布好不好用。估计那媳妇也是急性子,做完就让他穿上,也没使劲拉拉土布。蹲着使劲推车,就是世面上的很多薄点布料也撑不住,更何况还是新手织得土布。

    “兄弟们,你们这是打击报复呢。我干啥瞎说大实话呢?”

    张青山好笑地看他,见他还要撩老三,可别惹急了老三,硬是转移话题,“爸,今年是联合几个村子还是就我们村的上山?这次要是单单我们村的,深山可不能进去。秋天老虎沟那些人,上山打猎都遇到狼群受伤了。”

    张大伯闻言也是一顿,“这次周边三个村子一起上山,打中多少归各自村子。至于我们打中多少看村子里安排。我们不进深山,就在靠近半山腰上去点。再进去可都是用命拼的,如今不是早些年前吃不饱穿不暖的,没必要卖命。”

    张爹直点头,他可是不想出意外,他家也不缺钱。儿子都有出息,再加上亲家要去,万一遇到狼群,光他和小五父子俩照顾不了。

    “这两年入冬常有狼嚎,打猎的人少了,大野兽多了不少,还是要小心些。半山腰都有野猪鹿子,到那里野物也不少了。进深山怎么也要上百人老手带着木仓才行。”

    张国庆听了着急了。他可是在小溪那看到不少野鹿。大后天三个村子的男人一股脑地进林子,还不得全给吓跑了。那地形他可是观察过了,非常安全,本来也就这几天上山的,如今事情忙也给疏忽了。

    “爹,我上回说过的半山腰小溪那,你还记得不?那里可是好地方,我们还是提前去那吧,要不然大家一哄而上的,可不吓跑了那些野物。”

    张大伯很感兴趣地问道:“小五,是不是那片黑林子旁边的小溪?那边都靠近临乡了,是没什么人往那边去。你都看出什么脚印了?”

    张国庆得意洋洋地说道:“就是那片黑林子,那地方就是靠着临乡,我寻思那处地临乡的也不乐意走远路我们这边习惯往西边走,这时间久了,那地方野物就多了,又离深山远。去了好几回探路,那地安全,小溪边上野鹿、狍子、野猪那些脚印很多。黑林子大冬天的也有蘑菇,里面野果子也多。”

    张大伯很是感叹道:“你这是学会你爷爷十成十的手艺了,知道寻摸地方。好小子,山里估计没什么地方你不熟悉了,你给我说说,你5岁就开始往山上跑,如今还有哪片地没去过的。”

    张国庆饶了饶头,“跟着爷爷往西边到老虎沟那块都去过了,和王老爷子他们去了深山一线天那,自己如今正往北边那寻摸,这片山脉基本都去过。”

    大家都吸了口冷气,连张爹都不知道原来他家儿子跑了真没远。难怪就他时不时卖野物,家里还时常野鸡野兔的风干了。

    张大伯倒是心里有数,老爷子在世常往深山打猎,小五10岁跟着他学了九成,老爷子怎么也会带他进深山练胆子。

    “遇到狼群没?老爷子在世可是说了,深山的狼王打不得。”

    “爷爷说的那狼王已经被王老爷子给打死了。那老头低调,手上有功夫,祖传的八卦掌。有次喝醉酒了偷偷和爷爷说,打了头公的东北虎,皮毛漂亮得很,要当传家宝。狼王皮上回我死皮赖脸地给寻摸来送林姥爷了。嘿嘿,他家里的老虎皮是怎么也不出手。这四里八乡的听爷爷说就他家底最厚,私藏最多。”

    张小叔兴奋地直点头,“对的,这片也就他家藏着稀罕皮毛。不止王老头厉害,他家大儿子都得了真传。听说八卦掌不外传。王老头年轻的时候一拳能打死老虎,连县城王百万都亲自邀请他当护卫,被他给推迟了。小五,你爷爷常带你去他家,有没有学会两招?”

    张国庆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没学人家家传的八卦掌。8岁那会他改良过爷爷的几招招教过我。我看没什么用。关键我力气大,他大儿子一拳打到石头上就掉了些粉末,我一拳就打碎石头。老头生气了,跟爷爷说,一力降十会,我都可以随手提千斤,只要不想出人命,没必要学武伤身。”

    众人哈哈大笑,还真是身居神力,一巴掌过去,有武功的都要小心。估计王老头就是气自己儿子苦练多年,还不如毛头孩子。

    张青山好奇地看了看张国庆胳膊和手掌,“你现在可以最多搬得动多少重?10个壮劳力和你对打,你打得过吗?”

    张青峰又是拍腿又是跳脚地,呵呵直乐,“哥,他和六个二流子打架,被人敲后脑,你给忘了啊?他就一把傻力气。”

    见大家听了哈哈大笑,张国庆很无奈的挑了挑眉毛,“这是我人生败笔,你能甭提行不?谁知道那些孬种搞偷袭。我还没遇到敢突袭我的,一不小心中招了。”

    张青峰鄙视地斜了一眼,“以前是大家都小,让你做这片孩子王。如今多少人等着给你套麻袋打闷棍呢。都恨着你抢了金娃娃,你小子不厚道啊,多少人等金娃娃长大。可好,等金娃娃刚刚长大,你小子就急忙忙地抱回家了,不偷袭你打谁啊?”

    张国强拍着手,符合道:“青河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当时还奇怪,怎么有人敢打他闷棍呢。我说就怕有人对他套麻袋打闷棍,他才反应过来。他还好意思说娇娇本来就是他小媳妇,这脸皮厚的,刚好周叔在,给撕了他那层皮,那么小就惦记人家闺女了。”

    张国富反驳道:“你可别说这话,小五打小和娇娇手拉手的,遇上些人可不是都说他俩小相公小媳妇的,俩人那个亲热,一把野果子,小五那会都往衣服上擦了塞到娇娇嘴里,旁边有孩子抢就被他揍,玩家家都要娇娇做新娘子。

    你们哥几个还记得不?每回跑出去,不是上山逮野鸡野兔,就是找娇娇,拉娇娇小手。俩人小手拉小手地常在村子桥头那嘀嘀咕咕的,小五有好吃的就跑出去找娇娇,可不是当自己媳妇疼着。”

    张青山笑得乐不开支,连连点头,“我还记得,每回别的孩子要娇娇当新娘子,他就上前揍。霸道着呢,那时爷爷还说小五霸气好样的。小五3岁就不穿开裆裤了,4岁还是5岁那会,在村口求着二婶帮娇娇把裤子缝死了,那些老娘们听了都哈哈大笑。娇娇那会还是周大娘抱在手上,刚会走路。”

    张青岩也紧接着说,“这不稀罕,我还记得那会,小五5岁逮住野鸡,爷爷帮他杀了,他拿着鸡腿放火上烤。烤的黑兮兮的,包着叶子,偷偷摸摸地往桥头那撒腿就跑,给娇娇送去,现在想想还挺好玩的。5岁的你就知道送4岁妹子东西。,小五,你那时候是不是就知道这是你媳妇啊?”

    张国庆很是无奈的面对大家的打趣。这话题偏离太远了,没看上头那四位老不休的也笑呵呵的围观着,连嘴都合不拢。

    他硬生生的转移话题,“哥哥们,我们后天先提前去小溪那怎么样?那里可是有野鹿,山羊,运气好可多打几只卖了或留着过年刷锅子刚好。”

    张青峰听了兴奋地直点头,“确实要先去那,这三个村子可不少人,全散开,估摸那些野物都给吓到深山里了。我们这几天没啥事。小五算我一个。”

    “我也去,后天早点去,早点回来。”

    “我跟你们一起去,正缺肉呢,后天都带上家伙。”

    “不用说,你们都去了,我是一定要跟上的。顺便看看有没有好药材。”

    张青山作为老大,看了大家都想去,等他们说完,才提出,“我们后天6点在二叔这儿集合,接近天黑回来,免得显眼。也不要对外头说。多准备点干粮,带个小锅过去,小五你准备小锅。我们这里七兄弟,家里头剩下的兄弟就等大后天再一起去。我们三家请假人数太多影响不好,你们也顺便给说声,人太多了去了反而不好。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还有补充的没?”

    张国富想了想,摇了摇头,“我看大哥都安排好了,没什么补充的,干粮让我娘多准备些就是。”

    张青峰和张青岩都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