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家聚在一起,欢声笑语,足足渴了一大坛子的高粱烧才告辞散开,各自回家。时辰也不早了,夜深人静地,明儿还要忙着手头上的事,都回去好好歇着。

    周孝正也没去打扰女儿休息。避开人群吩咐张国庆和娇娇说声自己今晚就不过去找她聊天了,让她早点睡觉休息,又详细说了说明早他去乡里该怎么行事处理。

    回了客房,林丽珊已经躺下睡着了。这个月都是在火车上度过,长期地担忧,如她那样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的,无忧无虑的少女也随着时光流逝,成了年近中年的妇女,脸上细看还是有了细纹,见到他回来后,也放开心结,整个人精神奕奕。

    林丽珊迷迷瞪瞪地睁开双眼,看到他进来,一个激灵醒来,忙要起身。周孝正按住她不让起床,“别起来,娇娇那有小五照顾着,这大冷天的,别起来,小心冻到了。”

    “我想倒热水给你烫烫脚,你晚上喝了好多酒,没事吧?”

    周孝正快速用热水瓶里的热水洗漱完,躺倒炕上。躺下后舒服地叹了口气,伸出胳膊抱着她。

    林丽珊这会也没睡意,“正哥,看到娇娇了,放心了吗?”

    周孝正叹了口气,小声地说道,“看了更不放心,还是委屈了我们家娇娇。就算这家人再好,还是会给娇娇负担。一大家子就算关系最和睦,人人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差距越大越容易有矛盾,幸好她们也做了预防。这里最多两年就要带走他们。你没觉得娇娇在这格格不入吗?”

    “可她们婆媳、妯娌之间相处挺好的啊,我看她们对娇娇也很照顾。至于格格不入,那是肯定的,娇娇和她们不一样。”

    周孝正看着她迷糊样子,心底暗暗叹息,这性子还是没改变,不会去寻思人人有私心。幸好娇娇像他,要不然早就连骨头渣子也不剩了。

    “那你想想,要是我们都没回来,娇娇口粮都没有,农村一年拼死拼活地也不够吃饱,也没有怨言吗?

    就算分家了,靠着小五养她。我们女儿那身板干的了什么活?她婆婆这么宠着小五,会没意见?这也是嫁进来时间短,凑巧怀孕了,又是婆婆当家的,妯娌才不好计较。背地里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闲言闲语,娇娇那性子会说给我们听吗?

    你和老爷子来了当然会多照顾娇娇。傻子也会明白娇娇身份地位要不是他们家有小五,也不可能嫁进来。”

    “这孩子心思重,不爱说别人闲话,就光说别人怎么好,你说得还真是这样呢。”

    “嗯,我今天观察了,娇娇除了我们和小五外,对她公公婆婆很标准地维持一个仪态,一个度。这孩子心里都有数,心思重地人不喜欢倒苦水。”

    林丽珊想了想,“你不说,我没注意。上次过来,我就觉得娇娇对钱财那些毫不在意,出手也大方,估计都是在谦让着她们。小五也是早早起床自己洗尿布洗衣服,也不叫她们帮忙,都是自己在照顾娇娇和孩子,他那么精明的人估计心里早有数了。”

    “这小子还行,配得上娇娇。农村没有做月子满月,最多就三五天下地干活干家务,家家如此。他自己收拾自己照顾,就不怕别人说什么,反正他养得起。

    你说娇娇大方,那些小恩小惠的她才不在乎,你看她手上那些首饰有没有泄露出来,她心里有数。

    至于钱财毫不在乎,那是一定的,我们家女儿骄傲着呢,普通东西入不了她的眼,不是她的东西再好也不动心。她有自己的底线,不踩着就没事,她可以和所有人都温温和和的。你信不信她婆婆要是惦记她那盒子首饰,绝对会发飙的。”

    “正哥,那你说我要是想要,她给不给我?”

    周孝正得意地说道:“我给她的,她一定舍不得,不是觉得贵重,而是纪念价值,最多忍痛给一件。再多的,她情愿去买更贵重地给你。至于别人,没戏!谁也拿不出来。”

    “呵呵,还真有可能。她对我可好了,老是劝我把租金存单带京城自己用,她不缺钱,就她那千把块钱也敢说自己不缺钱。”

    周孝正拍了拍她后背,“她心里都有数。估计怕你在京城开销大。你该高兴的,也就是我们和小五平安她放心上,其他人包括你爸,她都无所谓。她心底防备性太强,轻易不让人入心。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

    “那我想想,她对我爸很尊敬,除了偶然说起,基本没提起。对她婆婆有尊敬,有感激,对妯娌也是亲热有余但不亲近。她和她们交谈也是多看少说,就静静地听着,基本没有说自己看法。对家里的孩子倒是亲近得很,舍得给奶粉给麦乳精。”

    周孝正听了想起张国庆说起的话,脑海里出现娇娇静静地微笑,那是很标准的表情。心里暗自发笑,他打小就沉着脸不让人看出内心想法。没想到他女儿无师自通也知道伪装情绪。明儿告诉她,不想笑就别笑了,有他撑着呢。

    “正哥,你不知道我妈还奇怪这孩子没记恨我、没埋怨我呢,还是我爸说了才相信。直说这孩子不是一般人。”

    周孝正听了暗自冷笑,这老太太疑神疑鬼的,这是怕娇娇心机深,怕娇娇嘴上不说心里头惦记呢,也不看看娇娇惦记她妈什么?家里存款都在她手上,也没跟着回京,真以为林家人人稀罕。也不想想小五和娇娇都惦记着怕他成林家的靶子,恨不得他远离林家。

    就老太太手上那点东西,他都看不上,他家娇娇也看不上。没看娇娇看到钻石和存单都是随手放在口袋里,倒盒子出来也是随随便便地把价值连城的首饰倒到一边。

    还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呢,别以为他没怨言,就不介意她对自己宝贝女儿的漠视,以为寄点东西他们父女俩就领情啊。他家娇娇从来不在意这些,结婚也就买个缝纫机,也不想想细节。

    “你妈也就嘴上说说,心里还是没相信。她不知道我们女儿心胸开阔,会体谅人。娇娇还告诉我说,刚开始是埋怨你的。整整六年没打开你的信,后来生了平安,看了你的信后就理解了,说你那时候活着唯一的信念就是找到我,所以她不怨了,她知道你想找到我,一家人团聚。说来说去,还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

    林丽珊捂住他的嘴,着急地说道:“不是说了咱俩不说对不起嘛,我乐意等你,乐意寻你。天下男人就是再好的,也没有你好。我一直知道你会回来的。娇娇说了,她要是我也会出去寻找小五的线索,把平安交给她婆婆的。

    呵呵,正哥,我高兴呢,她老安慰我,让我别多想,只要我们俩好好的,我们不在她身边都没关系,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她就很感激了。我告诉我爸,他都直说我有后福,就是你不要我了。娇娇都会护着我,有娇娇和小五在,我以后一辈子都无忧,说以后都不用愁我了。”

    周孝正笑着抱紧她,“怎么会不要你,你和娇娇可是我的命。就是为了你们,我也要从阎王殿闯回来。”

    林丽珊满色羞红地呵呵笑着,过了片刻,才提议道:“正哥,你看县城院子等我这两天收拾好了,我们带娇娇和平安过去住几天怎么样?

    听娇娇说他们家里平时都是玉米渣窝窝头、野菜窝窝头、菜里都没油花,窝窝头刺啦喉咙都咽不下去。

    等我们走了,他们就住在那里。12月回这呆几天年底回京,等过了正月回来,小五也上班了。也就不用住一起吃饭了,直接住县城那可以自己开伙。”

    周孝正想了想,说道:“这是好主意。等我和张二哥说,就说趁着现在我们俩在这,带着小五和娇娇他们去县城打了眼,住在那里拜访一些老朋友,也让人知道他们小两口底细,免得被人欺负了。”

    “正哥,你好狡猾,你这么一说,肯定能同意。那我先不告诉娇娇。等收拾好了,借了车子直接拉她去县城。

    要不然她就会说,妈,你可省着点钱,别暴发户似得。我什么都有,太打眼的可别买,我们低调点。哎哟,就那小脸皱着,小嘴巴拉巴拉的一堆。”林丽珊说着,学着周娇的表情微皱着眉头,语气轻言慢语地模仿者。

    周孝正忍不住笑出声,“你遇到克星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办?不过,我们还真没必要买大件,也就两年就回京了。多买些粮食,这个不好办,我自己去想办法。你就找人给点钱收拾一下。棉被、被子、锅碗筷子的那些要买。用过了就不要了,娇娇和你一样有洁癖。收拾出来的旧东西也不要丢了,留着给她以后做人情。”

    “行,我会看着办。明天我们先一起去县里,拿个笔记下来,你就可以办你自己的事,接下来就我自己来。”

    周孝正轻轻拍着她的背,“嗯,先睡,明早起来,我们就办事。有事我不在,你找小五那小子或者娇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