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母见亲家俩夫妻和小五都出去了,不会影响到他们谈话。吃过早饭收拾好手头的事情,急急忙忙地去看孙子去了。

    一进来,就听到周娇对着平安嘴里念念叨叨地背书.她也听不懂,就觉得她家小儿媳妇说话轻轻柔柔地、不紧不慢的的背着,时不时停下来叫着平安的小名,看得哈哈大笑。

    “娇娇,你应该叫他大名了。小五给取的张明煊,说是五行缺火,这个煊的意思是明亮,温暖,还有什么煊赫就是名气很大,总之,这名字你爸和你公公都说好,等将来有了小的,就叫明赫,合起来就是煊赫,俩人将来就是名气很大,很威风。呵呵,我家小五就是会起名字,喜子的大名张明元,他说元是第一个的意思。张明元,都顺口啊,你看他取的,张明元,张明佐,张明佑,张明浩,张明煊,你大伯说,明字辈的好名全给我们家占有了。”

    周娇听了点点头,“娘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喜子他们的名字是小五给取的,确实不错。大伯家孙子叫什么啊?我光听他们铁蛋铜锁的喊。”

    张母听了哈哈大笑,接过小平安抱在怀里,对着她笑道:“小五这辈按照族谱是青,你大伯给孩子取的,青山、青岩、青崖,你小叔给取的青峰、青岭,都是和山有关的。我们家是你爹自己取的国富、国强,国庆是你爷爷给取的,喜子这辈你爷爷就要求按族谱,你爹和小五两辈都没按族谱,要不然以后会乱套,让小五给取的明元。你大伯小叔那明字辈,都是河江湖那些,铁蛋就是张明江,铜锁张明湖,接下来的一串我也不记得,太多了,光喊小名。”

    “还行,明字辈取名也好听。我看麦苗和麦穗的大名应该也是小五取的吧?”

    “嗯,小五听老人说大丫头缺水,就翻书找了告诉你爹,就三个水的淼,刚好小名麦苗,大名张淼,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光听就是文化人。你二嫂生了石头非要小五给取个好听的,小五就说取张明浩,等生下小丫头,你二嫂直接就接着麦苗后面喊麦穗,还是小五给取的大名张彤,说是红红火火的意思,以后你二嫂日子一定红红火火的。我家小五心善着呢,就怕她重男轻女,故意给取了个讨喜的。”

    周娇好笑地看着张母,只要小五做的,她婆婆总会找出理由替小五说好话,这做母亲的还真偏爱他。

    “娘,新院子盖好了,要不要请人吃席面?”

    张母摇头,惆怅地说道:“不用了。如今大家伙都省事了。以前盖这院子,挖地基要摆鸡鸭四畜酒肉请土地公公,上梁亲戚朋友还全来了。那个鞭炮响的震耳朵,窝窝头喜饼随处撒,如今就是搬家那天再随便摆了一两桌席面。我也打算随村子里那些人家规矩,你爹也说了,简单点,不打眼就好。这一盖就是两大院子,要是再摆酒,非得给我们按上地主老财不可。

    新院子地面都压实了。总算好了。这个月你们就可以搬进去了。”

    周娇惊讶地瞪大眼睛,“这么快,我以为最快下个月。”

    “是挺快的。都赶时间。本来刚开始小五和他两哥打算盖得和这院子一样。后来为了赶时间瓦匠师傅怕石头不够,留了空地改成三间房,东西厢房各两间,这里就省不少功夫。加上木工师傅提前做好大门门窗。可不就是快多了?小五有和你说这事吧?你爹都说瓦匠师傅是厚道人,多给工钱。”

    “小五说过,说已经留了地。改小点挺好的。我们就三人,太大没什么用。那老师傅是个实诚人,幸好他安排。工钱多出来也我们给,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可都忙坏了,光我躲在屋里。你可别推迟了,回头要是心里觉得你偏心呢,可不能让你老受气。娘,听我的,费点钱,家里高高兴兴的,啥都好。”

    张母空出手,拍了拍她,感叹道:“你啊,就是个手松的。娘心里有数,你尽管放心坐月子。有钱也得藏着,以后你不过日子了啦。再说,不能光你们小夫妻出,给钱给习惯了,以后他们就好开口,将来的日子长着呢。谁没有遇到难事,都张口找你们怎么行?你们还小,不懂人情世故,要是连你坐月子都计较,那就没必要处了。他们怎么不看看小五一个人顶三个,不看看你们又是肉又是布料的,不光他们,他们孩子你们俩可都照顾到了。

    你呢,要记住,可以给些,但绝对不能多给。平时也别出手,就逢年过节的看着送两刀肉,要是还要送,就等他们小家里有喜事再添厚点。他们要是也送些东西给你们,就可以不看贵重,也可以差不多回礼补上,这是人情往来。随时撒手给他们时间久了,你不给了,他们还觉得你变小气了,意见就大了。

    除了和你哥嫂,其他人也是如此,啥叫人情往来啊?就是有来有回的,才是人情往来,不管贵重,来回都是心意。也不要给贵重,那贪小便宜的还不今天一把葱,明天一瓣蒜地送过来?人心最难测,也许你给她东西,面上感激着,心里还骂你小气,觉得你这么老多东西也不给多点,知恩图报的太少,贪得无厌地反而很多。

    娘知道你心软,不在意这些东西,可人和人之间就是要这样相互提防着,相互帮村着,彼此也处的长。你看你大伯娘为人大方爽快吧?可你看啥时候她家里打猎回来的野物都会割大半送我们和小叔家的。平时都没有,也就上回你姥爷过来有客人了,你大伯才给了肉。后来小五打了野猪,我就给送过去算回礼,也没忘了你小叔家的,要不然就显得我们两家联合膈应她。这就是人情世故,人情来往。

    你再看你姥爷和你娘带了老多东西,我也就让你爹送两瓶酒过去,其他都没送过去,你大伯娘和小婶过来包包子,我也就是给她们带回包子。娘小气不?娘不说舍不得那些东西,可你看她们七个儿子,亲家送东西过来又送给我们没?没吧,那就不用送过去,送过去也许她们觉得我在炫耀,还得罪人,那我就藏起来。为啥送酒呢?那是知道你姥爷来了,给两瓶酒就是意思到了,记得是亲兄弟,要不然为啥不给别人呢。这也是人情往来,你看要是她们计较了,也就不会来帮我们盖院子。假如计较了呢,那娘就和她们少往里来,面上过得去就行。娘说了这么多,你懂娘的意思不?”

    周娇认真的点了点头,“娘说得我都记住了。这些也没人教我,我以后哪里做不好,娘就提点我,把我当闺女使唤。”

    张母笑眯眯地说道:“可不是把你当闺女吗,娘知道你孝顺,怕两个嫂子说闲话,让娘和你爹为难,兄弟关系处不好,可该你们的就是你们的。我家小五也是仁义的,有啥事都想着他哥哥。你呢,手要紧点,可别全听他的。”

    周娇听了大笑,“娘,你这婆婆还真偏心。幸好嫂子们没听到。”

    “傻丫头,分家后可得长心眼。我本来想你妈会告诉你手头紧点的,看了看,没戏。你妈比你还不如,手头比你还松,就怕你受委屈,不止你这,家里人人都收到她的东西。这败家样儿,看得我心里难受。一个月就算百来块工资,她这是打算不过了啊。”

    周娇乐不开支,笑倒在炕上,太可乐了,可不是败家嘛,她妈还真吓到婆婆了,光一车车的开进来就知道,这手真松,特大方。

    “娘,我看你们老姐妹挺聊得来的,你就没提让她省点花?”

    张母想起林丽珊也是乐得不行,“说了,没用。幸好车子开回来,东西老多别人也看不到。要不然非吓到村里人。这回你爸回来,估计更败家,你爸那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给你的样儿,得了。这对夫妻绝配,你看看吧,你爸回头还会支持你妈败家。昨晚喝酒还说要去打老虎,弄老虎皮给你玩。”说完,摇了摇头,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

    周娇急了,“可别让我爸去深山,东北虎老大了,都有2米呢。我才不稀罕老虎皮呢,这会可要好好让小五拉着他。”

    张母拍了拍她,“放心吧,你爹你大伯小叔加上你爸,出不了事。三个村子一起去狩猎,深山也不会进去。你爸打小在这长大,心里有数。”

    周娇点了点头,心里暗自打算,等他爸回来,可要好好盯着他,要他发誓不去深山,遇到老虎、豹子那些远远躲开。

    “中午有没有想吃啥?娘看你猪蹄子和鸡估计都腻烦了。要是有鱼就好了,贴个鱼锅子,加上豆腐撒些小葱。”

    “娘啊,你可别说了,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张母突然想起昨天在磨坊听到村口萧家有鱼,刚好可以招待亲家,顺便给娇娇换换口味,也是这几天家里忙,要不然小五都可以去寻摸。急忙把怀里的孙子递给周娇,也不知他家吃完了没,她得快去看看。

    “平安给你,娘出去一下,你躺着歇歇,可别出门。”说完也不等回应,急急忙忙走了,留下呆呆地周娇一头雾水,也不知婆婆急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