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哥,咱们开车过去,晚上左林和我老丈人一起喝酒,这事没问题了,你放轻松点。”张国庆开了车门让他先进去。

    张国强上车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院子,“小五,这院子不会你老丈人刚买的吧?乖乖够快的。”

    “呵呵,不是今天买的,是昨天.前后不超过2个小时。今天一早估计是上省城买东西去了,你看车子从省城开回来的。”

    “哎哟。就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买房子跟买大白菜似得。今天一天不会都是在收拾吧?你看了里面了没?多少钱买的?”

    “连家具全部800元,光院子就600元左右,古董家具比着院子还值钱,原来的房东是大学教授,有些古里古怪的,自己开价800元,捡便宜了。”张国庆感叹道。

    张国强叹了口气,苦恼地抓了抓头发,“就600元,我也买不起,就是有工资也要多少年啊?”

    “二哥,别急。明早我们去山上就有收获。再说有我呢,你还怕买不起一个小院子。”张国庆安慰道。

    车子慢慢往前开去,张国庆想了想直接开到县公/安/局,看到里面出来个人,急忙下车问道:“同志,请问左林同志下班了没?”

    那人看到小五就笑了,“你是小五吧?左局刚出门有二十来分钟了。我姓柳,你以后见到我就认识了。”

    “哎哟,柳哥,你可别见怪,你不知道我这破记性不好,我说怎么看你面熟呢。你这是下班了吧?”

    柳同志笑哈哈的说道:“我在户籍科那,你还真要得记得我,你这几天估计要迁移户口了吧?昨天办理户籍我可是看到你了,你和金娃娃他爹一起来的。”

    张国庆笑着搂着他的肩膀,“哥,你可真料事如神,这两天我还真要麻烦你,你可要好好帮我办了,弟弟请你喝几杯怎么样?”

    柳同志拍了拍他,“不请我都替你办的好好的,你快去找找左局,他往前面那条道走的,好像是纺织厂的方向。等空闲了找哥哥玩。”

    张国庆乐呵呵地直点头,和他告别后,看他走远了才上车,朝张国强说道:“这是户籍科的柳同志,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个聪明人,会来事。哥,你以后遇上可以和他往来,但别交心,这样的人眼里看到的都是利益。”

    张国强听了点了点头后,笑着说道:“我看你比他还会来事,你也不厚道,这里喊得哥哥的亲热,背地里告诉我这人会算计。”

    “没办法,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人活着啊,总得朝不喜欢的事和人妥协,只要我坚持住自己的本心就行了。”

    张国庆朝着左林家里过去,也没往纺织厂开,张国强很是奇怪,“小五,你怎么不往纺织厂开啊?这是去哪里?”

    张国庆解释道:“二哥,男人呢,很会听女人的枕头风。想要和对方交好,先摸清楚这人媳妇,在男人心中的地位,从这女人身上就可以看出男人大概是如何的。今天我丈母娘和赵大山媳妇都在,我就必须要请她去,就算她不去也会高兴,一高兴呢,就会对男人说我好话,好话听多了,影响就大了。假如今天都是男人,我就没必要请她媳妇过去了,可今天有女人本来应该是赵大山媳妇请的。她们都没去。赵大山都说了,让左林带他媳妇,说明左林媳妇还是可以当家作主,拎得清的。刚好我不说带着化妆品吗?就去请她。你等会观察她,以后在左林手下最多接触的就是她了。”

    张国强听了很认真的点了点就在那思考,这些小五教他的都是为人处世的经验,他要好好想想记在心里,他能让人都夸他,这就是他的本事。

    车子开到左林家门口,张国庆按了声喇叭,带着老二下车,敲了敲大门,也没进去大声喊道:“左婶,你在不在?我是小五啊。”

    院子里传来声音,“进来就是了,你喊啥啊,又不是不认识,门都没锁呢。”

    “听到了,那我进去了,婶子,你在里面忙啥呢?”说完,快步到车里拿出盒子,拉着老二推开大门进去。

    “没忙啥,准备晚饭呢,晚上在我这吃了回去,这是你哥哥吧?还真像。”左婶子擦着手出来。

    张国庆拿着盒子直接放在椅子上,笑着说道:“你还准备啥啊,赵大山和他媳妇,我老丈人丈母娘让我们来接你去聚聚,我左叔下班先去,就等我来接你了。你穿上大衣快走,搞不好我们坐车比他们走路快。”

    左婶子连忙摇头,“我就不去了,晚饭都准备好了。你那盒子是什么拿过来干嘛的,快收回去。”

    张国庆做出苦恼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啊,是娇娇说给你的,好像是说大冬天擦脸用,你不清楚就要问她了。我一大老爷们谁知道这些稀里奇怪的东西。婶子,程姨那破嘴你要不去肯定要骂我了。你就行行好吧,快点跟我走,你想想他们都一对对的,可着欺负我左叔咋办啊?一张嘴怎么也喝不下两碗酒吧?”

    “哈哈...你这小鬼,还大老爷们呢。你程姨知道你说她破嘴,看她会不会撕了你的嘴,你丈母娘啥时候来的?上回不是刚来吗?”

    “你大衣呢,穿上穿上。外头可冷了,回来晚了风更大。我那丈母娘跟着老丈人来的,上回就说要见见你,要感谢你照顾我们小两口,后来时间太赶了,急匆匆走了,这回来了,不就和程姨俩说找你唠嗑,看看什么时候一起逛街吗?”

    左婶子听了点了点头,连忙穿上衣服,“走吧,可别让客人等久了。”

    “哎,好叻。我们小宝贝没在家啊?今天应该有上学吧?”

    左婶子坐上车,摸了一下后面的土布,“跟她妈去她姥姥家了,昨儿还说要看去看你儿子呢,要是知道你来了就乐疯了。你这土布哪里买的挺好看的。”

    张国庆开着车子,边回答:“你让她来我家玩呗,娇娇又喜欢她。这土布听说是在小巷方师傅那买棉被面买的。估计你是买不到了,你看这么多。我丈母娘买东西喜欢包圆,方师傅这会一定在偷乐。”

    左婶子乐得不行,“你这样说你丈母娘她该生气了,你小子嘴上把着点。”

    “不怕,我妈那人特实在。估计听了也点头,你见了就知道了,好相处着呢。不信你问问我二哥,我家的孩子都喜欢她,这次一来,几个孩子就在那喊,姥姥来哦,姥姥来咯。她性子和你一样,你们绝对聊得上来。”

    张国强点了点头,“是挺好相处的,和我娘和我们家的人都相处挺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