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开着飞快,眼看快到纺织厂,往前一看。得,看到前面他们还在慢吞吞的走着,这是打算到年底再吃了。

    张国庆慢慢降下车速,开到后面喊道:“妈,程姨,我们把左婶子给请来了,你们快上车。”

    车子停在他们边上,林丽珊和程红丽直接上来了。

    “哎呦,程姨,你别光笑,这是打算到哪里吃饭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呢。大山叔不会带我们去省城吧?这是要到省城的路呢。”

    程红丽好不容易止住笑,又被逗得哈哈大笑,“你往前开,我来指路。不远了,就在前面小路进入。”

    “这是高人不露相啊,藏着这么深,是不是那些御厨传人什么的?”

    程红丽对着旁边俩人笑道:“你们听听,聪明吧?都猜出来了。小五你再猜,你知道那家什么拿手?”

    “雕花最拿手,可在这不实用。高人嘛,总想化繁为简,不会大白菜和豆腐吧?”

    程红丽震惊地用手指着,“你是不是来过了?说实话。”

    “还真没来过。你知道你老祖宗程咬金不?人家就是三招,用斧头左一下,右一下,再中间一下,就这么一下下地做到国公爷。那些御厨他们的大白菜,要怎么化繁为简呢,用老母鸡炖个几天几夜,把大白菜剥地就剩下菜心,接着呢,用炖了几天几夜的老母鸡汤做汤底放几颗白菜心飘啊飘的。我的娘啊,这就是御厨的最高追求。你们说说何必呢,还不如直接给我们吃老母鸡喝汤。”

    后面笑疯了,乐得不可开支,程红丽直点头,“小五行啊,那你说等会让他做什么好吃的?

    张国庆无奈地看了看后面疯子似的女人,惆怅地说道:“我的最高追求就是喝着飞龙汤,炖着熊掌、烤着鹿肉、喝着外国人那酸不拉几的葡萄酒,这是御厨都使不出的招。”

    哈哈...车子里再次爆笑,哎呦哎呦的一片呼叫,歪倒在后座。

    左婶子笑得直叫张国庆别说了,肚子都笑痛了,靠在林丽珊身上,直拍大腿。程红丽笑得擦着眼泪,边大喊哎呦哎呦。林丽珊笑得肩膀直抖,手按住肚子。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到了目的地了,请大家保持风度、注意仪态,见到白菜心千万别笑。”说完,先自己下车在旁边等周孝正他们过来。

    周孝正他们过来,看了看,赵大山忍不住问道:“小五,刚才你们笑什么这么高兴?”

    张国庆哀怨地看着他,唉声叹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她们笑什么,你们问问吧?”

    赵大山等车上的人下来,带着大家进入里面,院子也是很普通的院子,唯一特别的是东西厢房都改成了包厢,摆上了八仙桌,还有大火炕。

    进入里面入座,张国庆刚才注意,吃的人还真不少,他以前倒是没注意到,有空带娇娇来。他也没问赵大山为什么这里还可以开业。看这地方偏僻又是大晚上开业,没点本事和后台不可能连这两位都知道。

    胖嘟嘟的老头子带着白围兜,笑眯眯地进来,一看他那身体就知道是厨子,大声的喊着:“稀客啊,怎么今天你们都有空过来,想吃什么,我亲自上厨房做两道拿手好菜。”

    赵大山看了看大家,“除了你拿手的,还有都是什么,你给说说。”

    “今天有鹿子,要不烤着吃,还有野猪肉那些野味都有。”

    程红丽笑呵呵地说道:“有没有飞龙汤?”

    左婶子和林丽珊哈哈大笑起来。左婶子高声问道:“还有没有熊掌?”

    胖嘟嘟的老头子被笑得莫名其妙,“还真没这些,要不就高汤白菜心怎么样?”

    哈哈…..三人再次大声爆笑出来,赵大山歉意地向老头子说道,“估计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了,你看着上吧,野物也多上些,再给我们来俩坛子高粱酒,还有一坛子果酒。”

    胖老头出去后,赵大山连忙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给大家说说。张国庆默默地起身快速溜走。

    出了房门,来到厨房就见胖老头在准备菜,里面还有好几个在忙乎着,看到张国庆,胖老头迎上来,“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吃的了?你点我给你烧。”

    “还是你自己看着烧吧。外行不点内行人。菜色炖的、烤的、煎的、炒的、你都给上些。老爷子,等会他们出来付账,你可别收,今天我请客,等我来。”

    “行啊,你看看那里都是材料,想吃什么就说。”

    “老爷子贵姓啊?看你这架势,一定是御厨传人,你这地我都没来过,可惜了,早知道早来了。”

    胖老头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们家还真是御厨传人,老头子我啊,姓庞,人人都喊我胖老头,以后想吃什么上我这就行。”

    “老爷子,你这有没有坐月子补汤,或者做月子滋补的菜,主要滋补起色、身体虚弱。像鹿肉这些可不可吃?这整天吃得没滋没味的,又不能放盐,你给拿出本事看看。孩子还在吃/奶。”

    “我们要现做,你点喜欢的材料,我给你做,通常清淡滋补少油少盐的都有可以,以汤为主,比如枸淮山杞猪肚汤、参芪红枣乳鸽汤、山药红枣排骨汤很多,鱼的话炖豆腐最好,你看看你媳妇喜欢什么。”

    张国庆听了就有数了,这是基本上都可以吃了,“参芪红枣乳鸽汤,这个好,老母鸡和猪蹄子都吃腻歪了,还有你看看甜品里除了阿胶和银耳,也给我炖一个,甜的咸的都来一个,我走的时候拎走,来得及不?胖师傅,盛东西的杯子你让我带走,我给你押金,回头给你送来。”

    胖师傅笑眯眯地只说,“没事,我先做两道滋补汤,你给你媳妇尝尝味道,好的话,下次再来。”

    “好嘞,谢谢胖师傅,你精心点。那我先去房间里,等会可别收他们的钱等我来,你先上几道冷盘给大家先喝酒。”张国庆又不放心地叮嘱道。看他点头了,才回房间。

    房间内大伙都在聊天,看到他进来都乐呵呵的,赵大山打趣道:“小五,找到熊掌了没有?”

    张国庆听了拱手,笑眯眯地说道:“我去厨房看了看还有什么好吃的,看房间都满了,生意真好。大山叔你可真会找,这地也被你发现。”

    “看出什么好吃的了没?”

    “我让胖师傅炒得、炖得、煎得、烤得、都给上来,还有一些野物也上几道,难得我爸妈和两位叔叔婶婶聚聚,你们晚上好好吃一顿,晚上我请客,可别和我争。来了,冷盘先吃着,很快就上热菜了。”张国庆帮忙服务员把猪耳朵、卤肉给端上桌上,特意把卤肉和凉拌黄瓜放在林丽珊她们前面,给大家倒上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