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孝正端起酒杯,对着左林和赵大山他们说道,“这第一杯呢,我先感谢你们两对夫妻对小五和娇娇的照顾,这是我作为父亲想敬你们的。以后呢,也希望你们再接再厉继续照顾,我们夫妻离得远,也劳各位费心。”

    大家纷纷举起杯子喝干,左林倒上酒,也说道:“我也敬一杯,敬英雄平安归来。”

    “我怎么听着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就叫左森啊?这话的语气怎么这么熟悉着?”周孝正笑着对左林说道。他刚才一见到左林,看他五官、姓氏,心里有谱,八九是亲兄弟。只说怎么没听左家还有个小儿子窝在小县城?

    左林碰了碰杯子,笑道:“我还真有个哥哥就是左森,他就认识你。他如今在南方军区,他是从你离开后两年才调到南方。”当然认识,他哥特地打电话给他说了周孝正。

    林丽珊闻言惊讶地看向左婶,说道:“大姐,你公公左大力,XXS军的,对不对?”

    左婶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你认识啊?他们都在南方,就我们在东北。”

    周孝正很是奇怪,“那你们怎么跑来这了,南方挺大的啊。我这次回来刚和左森他们喝了酒后,上的火车,没听他说你在东北啊,就光知道你家老爷子现在退下来,想回京呆着,在南方不适应。”

    左林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一言难尽啊,我媳妇是老东北的。以前一家人都在京城,后来我就来了东北,离京城也不远,可谁想到没多久老爷子调到南方了。好了,完了,真是千山万水,一年都难得见一次面。老爷子想孩子了,冬天去了起码要夏天才回来。孩子再也不敢去了,说太远了,在火车上呆傻了,半个多月才到地方。我家老爷子老太太在南方呆腻歪了,说整天湿润润的,腿风湿都容易复发。”

    周孝正安慰道:“别急,你哥也要调回京城了,听说这两年立了不少功劳。有你家老爷子在,很快就回去,那时候你们离京城也近。”

    林丽珊朝着左林好奇地问道:“那我怎么从没见过你?我小的时候常见到你爸,你大哥有时候也陪着他过来。就是没见过你,你不说我都想不到左伯伯还有个儿子。”

    “我46岁,你才30多,大了你一轮,你和你大哥二哥寄养在农村那会,我在儿童团。等我入伍,你才扎着小辫子一蹦一跳地去儿童团。叉开了,你说怎么认识?”左林说完自己都先笑了。

    林丽珊瞪大眼睛,震惊的问道:“那我爸说县城有熟人就是你了,是不是啊?上回你和我爸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啊。”

    “平时你爸都是和我家老爷子联系。确实第一次见到你爸,我没去过你家。听我哥说你妈很厉害。我打小就怕厉害的女人,没事谁去串门子?我大哥和你大哥他们都说得上话,他常待在京城你们这些人他都有接触。我没怎么在京城待过早早进部队了。每次回去也没几个人认识。”

    周孝正再也忍不住笑出声。他丈母娘确实很厉害,就是再怎么笑,也藏不住眼里的打量算计,那个犀利。

    林丽珊笑着反驳道:“胡说什么,我妈才不是很厉害呢,她从不骂人打人。”

    周孝正捂住自己的嘴,朝左林使了使眼色,没必要和女人一般计较。

    左林连连说是口误,“那是小的时候不懂事,其实你妈挺温柔的一个人。就是大家都习惯了大声吼着,突然出现细声细语的不习惯。”

    林丽珊连连点头,赞同地说道:“对的,还真不习惯。我朋友都不乐意上我家,说是有压力。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没有一个像我妈的,都习惯大嗓门喊。”

    周孝正顿时低头,不敢直视她媳妇的蠢样,幸好闺女随他。不厉害怎么就没见有孩子上她家玩?大院住的孩子都是人精谁不会看颜色?说是自己身体不好怕打扰,不过是嫌麻烦。来个职位高家的孙子去林家看看林老太太身体是不是需要住院?一个矫情的老女人,也就林老爷子当成宝。

    张国庆听了当没听到,没看他老丈人都低头了吗?刚端起果酒喝了口,就听到他丈母娘说道:“娇娇性格就像我妈,也是细声细语的.......”顿时被呛到了。

    左林是谁?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知道张国庆听懂了,连忙转移话题,“小五,你今天是不是还有话没和我说,打算什么时候说,不说等会我喝醉了就不知道了。”

    “左叔,我本来晚上和我二哥上你家的。可凑巧了,刚好知道你们上这来,就厚着脸皮跟上来了。来来,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看得起我。”张国庆替他倒上酒后,又分别给旁边的周孝正他们也倒上。

    “左叔,再来一杯,这杯敬你和婶子没把我当外人,费心费力的替我着想。娇娇老说我是有福气的人。还真是,我身边总少不了你们这些长辈撑着我。我先干为敬。”喝完。亮了亮酒杯。等左林喝好了,又替倒上。

    左林和大家等着他说张国强的事,可他倒是不说了,直接去喊师傅上热菜。帮忙端上热菜,张国庆就绝口不提了。他留了余地给大家,没必要说得太清楚,假如可以让他二哥上班,等离开,左林自然会说。如果不行就是说了失面子,大家不好下台。

    左林看了看张国庆神色自若,安然无恙的管吃管喝。暗暗叹息,真是人精。朝着周孝正偷偷竖起拇指,周孝正微微摇头笑笑。

    “这胖师傅手艺还真不错,这鹿肉烤的嫩嫩的,这是加了蜂蜜。这东西坐月子的人可以吃不?”周孝正吃着鹿肉想到女儿。

    服务员在边上笑着说道:“还是等满月,这个有点咸对孩子不好,我师父已经在里面炖汤了。等回去一定可以带走的。”

    周孝正乐呵呵地笑着,“小五刚才出去是点了炖汤给娇娇了吧?不错,就该这样。等娇娇喝了说好喝,咱们就时常上这炖了给她带去。同志,你告诉你师父,这肉回头也打包三份带走。”

    “好了,等这道菜好了我去告诉师傅。这现烤的,配上我师傅的秘制蜜汁会好吃很多。等会还有到炸奶酪也很好吃,很多人都打包带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