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170章 兄弟相聚(2)
    周孝正看了看几个人,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来了,请得到假?”

    “没请假,我们一起等下班了就开着车子跑过来,我们和头说了你回来。头就放行了,说是让你有空去他那。他想见见你,有几句话要说。”杨黎阳说道。

    周孝正听了点点头,“老首长身体还好吧?过几年该退了?”

    “挺好的,声音还是很大,吓死人。前几年有消息说会上去,后面就没动静了。”赵传光朝着他说道。他知道的内幕多些,希望能提供点信息给正哥分析。

    “那你们晚上不是还要赶回去?不是说了等我去找你们吗?”周孝正斜了他们一眼。

    冯伟嘿嘿地笑道:“正哥,阿光说过了,可我们都呆不下去了,就想办法出来。没事的,近得很。一会开车很快就到了。回去我们就请假,不是说你后天要去打猎吗?”

    周孝正连忙阻止,“可别,正事要紧,好好在里面呆着,等过几天我就去省城找你们。安心工作,别出乱子。我们都过40岁了,只能往前进,不能后退。万事小心些,有事你们几个也好好商量。”

    赵传光五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冯伟看了看其他几人,“正哥放心吧,你回来我们有主心骨了。我们听你的,请不到假就不来。不过你可别忘了早点上省城,最好住一晚,我们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周孝正听了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们兄弟再详谈,现在先喝酒。”

    说完朝着大家说道:“大家多吃菜,别放下筷子。珊珊多照顾点嫂子和红丽。我们都先喝三杯,接着每人打通关,你们喝醉了歇在县城里,明早再回去。小五让店家给送几坛子酒来。”

    赵传光笑着喊道:“打通关就打通关,兄弟们就是再打通关,也开得了方向盘,就脚一踩到了省城。放心吧,我们大家举起杯子,第一杯,祝大家日子越好越好。”喝完倒立了杯子亮亮。

    接着说道,“大家自己倒酒,第二杯呢,祝我们正哥活着回来了,没缺少零件,完完整整的活着回来了。”

    说完直接端起自己杯子一口闷下,接着笑眯眯地看着周孝正喝完自己倒上,又看了看左林、赵大山和大家都喝完自己倒上,才说道:“第三杯呢,喝完这杯酒,祝大家打通关越打越精神。”

    大家乐呵呵的直笑他,没这么不按常理的,不是该说祝正哥升级了,长一辈了吗。还有祝打通关的。

    三杯下来,算是开酒了,大家忙着个个打通天,还不停息地各自找着对手互相灌酒,一时间又是划拳,又是起哄打趣,三坛子酒很快就见底,张国庆又接过两坛酒放在桌子上,全给倒满。

    这头冯伟喝着酒,拽着周孝正的手坚决不放,“一会回去正哥你带我们去县城院子那认认路,回头你去京城,我们也好时常过来看看孩子。现在太迟了,要不然我们都想去看看我们小公主。”

    周孝正连连点头,“以后有的是机会,不着急。你先喝完这杯酒,等会轮到你打通关了,你小子不会故意拽着我不放的吧?”

    那头赵传光转到左林边上,搂着他的肩膀,和他碰杯喝酒,疑惑问他,“你咋还在这地方啊?你哥就没说让你回京?”

    左林摇了摇头,指了指上面,“他自己都想回京,等机会,等他回去,我再想办法,要不一个县局长去了也是跑腿的。”

    赵传光斜着眼睛看着他,“你去京城还好。他去干啥,在南方不是比京城好啊。我都不挪一下,给我去,我都拒接了。全扎堆了,玩人挤人呢,你哥现在都是师长了,上前干啥?上头一把老爷子。”

    左林无奈的摊了摊手,“你们都认识,还不知道他那脾气。我倒觉得在这挺好的,除了两兄弟隔得太远。”

    “不说这事了,来喝酒。大山,你别光顾和黎阳说话,你们俩快起来打通关,没看大伟在等着。”

    赵大山正和杨黎阳俩人在交头接耳地说着话,说到有趣的事,时不时的大笑着。听了回头找冯伟,发现他还死死抓着正哥呢,“大伟,你小子故意拉着正哥躲酒呢。”

    杨黎阳跟着起哄,“对,疯子和大河抓他灌,每次打通关就他喝得最少,先撂倒他,他那老脸还没红呢。”

    成大河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听着他们说话也不插嘴,举起杯子朝他们比比,自己一口喝下。

    那边疯子早就拿起杯子往冯伟嘴里倒,边喊着,“你叫正哥也没用,今天你不喝也得喝,你小子打从认识起,喝酒就不老实。打不打通关,不打就灌到你倒下。”

    周孝正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闹,也不理冯伟求助,还直往疯子的空杯子里倒酒,“喝吧,你晚上逃不了了,老实点。”

    左大婶看了看丈夫那没什么事,转过头听着程丽红八卦道:“我们那会还年轻,都是小姑娘小伙子的。正哥是我们女兵都敬佩的人,他长得好,能力好,每次比赛得了第一,全场不管老幼大小全大喊他正哥,那气氛可好了,他是我们军区的骄傲,首长们都喊他东北虎,他有十来个臭气相投的兄弟,感情也特别好,常看到他们围着打闹。

    我们这些女兵有事,就找正哥好兄弟赵传光,他们也乐意帮忙。文工团当时最漂亮的一枝花就时常找机会凑到正哥前面。他呢,就只会训练,板着脸,不开窍,也不理大家打趣,无情无趣的很,我还以为他这辈子注定当和尚了。

    刚开始我们通讯连的女兵都不敢当面和他说笑,后来,我家老赵和我相对象了,和他们几个接触了才知道,神话被打破了,正哥就是个假正经。他们这堆人满肚子坏水,老逮老赵大牛几个偷瓜,没收了他们自己吃了,还说以后可以接着干,只要没被他们逮住。炊事班的都躲得远远的,也就老赵他们乐不开支的重复着玩。

    就是正哥去了京城,我们这还时常听到他的事迹,女兵还会偷偷幻想啥时候还可以看到他,等他走了的消息传来,没人相信。个个跑到首长那确认,后来我们女兵和文工团的聚在训练场上大哭,当时好几个都哭晕过去。有几个医务兵忙着抢救,还是政/委来劝了大家才散开。

    听说赵传光他们情绪低落得很,被首长给狠狠罚了才有精神。每年他们几个都会清明那天跑到后山拿出大袋的纸钱烧,一边哭一边烧,后来人少了,走的走了,退伍的退伍了,剩下还是赵传光带着人一麻袋一麻袋的纸钱。还好正哥活着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