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172章左林

    出了大门口,众人来到车子旁边,也不急着上车。周孝正看他们开来两辆车,赶紧喊道:“三辆车我们都坐得下,大家都挤挤,早点回去,这晚上风大了挺冷的。”

    左林看了看大家,拉着左婶来到张国庆车旁,笑道:“阿正,你们两辆车看着坐,我们坐小五的车。兄弟们我就不去院子那了,回头上县城可找我啊。”

    大家笑呵呵的和他告别,看着他上了车子,大家都纷纷跑上车,催着快走。

    张国庆看到左林他们上车了,笑着说道:“婶子,我打包了炸奶酪,你帮我带给悦悦,我估计她会喜欢。”

    左婶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嗯,挺好吃的。我看你打包了,这两个人大缸杯里东西是带回去给你小媳妇的吧,不错,知道心疼人。”

    “我看娇娇这几天都是老母鸡猪蹄子,看了都有些腻歪,想想让胖师傅做了,带回去给娇娇试试味道,偷偷学点艺。自己不敢乱动,怕影响到孩子。”

    “好好养着,做好月子,以前身体亏空的都能补回来。你们还年轻不懂,做不好月子等老了就感受到了,好好监督娇娇。”

    左林看妻子说完,说道:“明天你准备好迁移手续,早点办好拿到供应本,村子里也不用老是请假。你先说说你二哥的文凭和优势,我琢磨看看。”

    张国庆连忙乐呵呵的笑着说道:“叔,你听着啊,小的给你报上来。我二哥张国强,解/放前高小毕业,书写算数绝对没问题,还会木工活,三兄弟就我二哥最机灵,你看着办就行。”

    左林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们,“我手上原来有个指标是临时工的,还是科员,就是偶然和同事出出外勤,说好留给你的,三个月后就转正。这样吧,你明天先别忙着转户口,先带你二哥一起来局里找我,我开条子后你就带着你二哥去办理手续,局里你熟人多,顺便带着他熟悉同事。等办理好报道了,你们一起迁移户口,省得来回跑。”

    张国庆听了连连点头,使了个眼色给他二哥,边向左林说道:“叔,你还是帮了大忙了,呵呵,说吧,你是想吃老虎肉还是什么,我们两兄弟后天就往山上逮去。”

    张国强接着笑呵呵地说道:“左叔,我可真要好好谢你了,你算是拉了我一大把。以后你可别跟我客气,有啥事尽管吩咐,尽管使唤,我哪里做不好的,你一定要指点我。我也不说什么感激的话,这人情太太大发了,都记在心里呢。”

    左林笑着对左婶说道:“你看看不愧是两兄弟,都鬼精鬼精的,媳妇以后有事就喊老二,你也别跟他客气,使劲指使,使劲使唤,刚好小五明年上班,忙上了,没空折腾他,老二来了刚好。”

    左婶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心里有数呢,想到前几天左林和她提到了大哥打来电话让多多照顾周孝正的女婿。

    “我看没机会使唤了,老二一上班,跟你似的,忙得人都见不到影子,哪里有时间串门啊。老二啊别听你叔的。好好工作,有空来家里,婶子给你和小五做好吃的。”

    张国强乐呵呵地对着左婶说道:“婶子,你可多准备点好吃的,我和小五胃口可大了,可别吓到你。”

    “不怕,吃多了没吃的刚好押着你们,找娇娇去,人家可是金娃娃呢,呵呵。”说完,左婶自己都笑了,想起上回看到她喊她金娃娃,那孩子眉头皱着,小脸可纠结了。

    她朝着左林笑着说道:“去年我和红丽一起上街,刚好在供销社那块遇到小五和娇娇,我好奇地问娇娇,我说怎么大家都喊你金娃娃啊,快给婶子看看,那会看到她听到金娃娃三个字眉头皱着,一脸的纠结,可把我们乐坏了。红丽就逗她,逗急了,她说以后可别说金娃娃,她就是泥娃娃,真的是泥娃娃。”

    左林笑着说道:“那孩子是个低调的,她情愿人家喊她破娃娃都比金娃娃乐意。小姑娘呢,聪明着呢,你看看周孝正,再看看林丽珊,她随谁了?”

    “周孝正,说话语气、皱着眉头都像,听说娇娇像她姥姥,你见过她姥姥,像不像啊?我觉得没注意看不知道,接触过就看出周孝正父女俩除了五官相似,那双眼睛看人神情、说话的语气、沉默的时候感觉特像。以前老觉得娇娇小小的看起来还是有股英气,觉得这孩子看起来就是挺利落的。可今晚上我关注周孝正,又看了看林丽珊,还真是女儿随父亲多了,周娇和林丽珊一点也不像,说不是亲生得都有人信。”左婶皱着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

    左林笑呵呵的说道:“外貌看起来有六分她姥姥的样子,大家闺秀的那种,可是性子一点也不随她姥姥。你没看今晚林丽珊说娇娇像她妈,那会周孝正的表情,呵呵。娇娇性子平和多了,也低调多了,骨子里就带着低调,哪里像她姥姥。她姥姥那个气质和娇娇的完全不同。”

    张国庆听了,好奇的问道:“叔,你真的怕见林家老太太?”

    左林听了用手点了点他,笑道:“就你聪明,今晚上大家都听出来了.至于如何你去看了就知道了。不过老太太对付不了娇娇。无欲无求的人无敌啊。你没看赵传光说了这么多,就是没上门去林家看看,光是找人打听吗?按道理不是直接上门更好。还有你要知道你老丈人周孝正不是找了你丈母娘才发迹的,是你老丈人发迹了,你丈母娘看上他的。像周孝正这样的人应该也会喜欢单纯点没心机的。”

    张国庆点了点,轻轻地说了声,“叔,谢谢你了,我们心里都有数。姥爷是个直性子的,我们还是很喜欢。我们呆在这不走就是想看看清楚,事情发生太快了,我们太年轻了,除了我爸全心全意地护着我们,我们也要时间长大。还是格局太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