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边张国庆和张国强俩人上了车,开出一段路,张国庆停在那里,想了片刻,他在心里暗暗琢磨左林的话,还有晚上的态度,分析左林的善意。接着想了想他话里的林家姥姥,大致明白了些,打算回去找娇娇说说,让娇娇分析分析。

    张国强看小五停下车,在思索着,就没去打扰他。他晚上算是见识到了弟弟张国庆的八面玲珑,他眼中的小五真是不一样了,在外人面前游刃有余,什么话都能插/上几句,才见过一面的人,他可以很快就和对方熟悉的如同上辈子就认识。

    本来他觉得是临时工怎么也要一年半载的才能转正,可晚上左林就说了三个月转正,还是科员,话里让小五明天带他去熟悉同事,那小五认识的人该多少?小五说过去省城都没问题,都有办法想,今天他算大开眼界了。

    张国强一直在想着晚上小五的谈话,举止,还有脸上的笑容,他发现自己离这个弟弟真的很远,他还有很多要学,他的路还要慢慢摸索。

    张国庆回神过来,启动车往自家院子开去,“二哥,明天早上我们先跟大堂哥他们去山上,差不多10点左右我们就来局里。办好手续差不多十一二点,再请大家上饭店喝酒。你和他们也认识认识。,下周一就直接可以上班了。户口迁移的事村里我已经和队长爷爷说好了,明天办好手续刚好带回去一起办理。”

    张国强连忙答应,“听你的,你来安排。就是时间比较赶,我们带着他们找到地,随便打点东西就走。”

    “嗯,我们就说我老丈人这有事,等办好手续,下周一你上班后再和他们说,免得他们回去和老娘们说了节外生枝。”

    张国强点了点,“我心里有数,连你二嫂也先瞒着。事成定局了再说也没关系。哎,小五是不是前面就是?你们离的很近呢。”

    “嗯,非常近,那边过去就是大姐和二姐家,走着到我那才不过十来分钟。赵大山也住在我这片,基本上都是干部级别全在我那堆。大姐那片都是老住户。这院子是买恰巧了,估计那卖我房子的刘教授也是看中这点。”

    车开到大门口,里面还在高声谈论,林丽珊听到车子声音,出来一看还真是,“小五,你和你二哥来了,先进去,你几个叔叔刚还说要走了,就等你了。”

    “妈,这么晚了开车回去,叔叔会不会不安全?”张国庆说着话往里面进去。

    疯子听到张国庆的声音,大声的喊道:“哎哟,我们小女婿回来了,叔叔开车一脚就从县城到地了,挺近的,别担心。听说你学开车只花了半小时,来给叔叔看看,我家女婿咋这么聪明的?光哥,小五可比你厉害,你当初学开车老分不清油门和刹车。”

    赵传光怒目一瞪,心虚地说道:“哪里是我分不清,我就是想试试。不说这些了,小五,把人送走了吧?叔叔走了,你回去告诉我们家娇娇等叔叔带好玩的给她。”

    冯伟笑着打趣他,“什么好玩的,不会是子弹壳吧?”

    大家听了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俩人,赵传光带着大家从屋里出来,边走边说,“不和你们这些粗老爷们说,我明天自己上街找小姑娘喜欢的。正哥,我们走了,你就直接关门,我们一起都走吧,这里还没搞好又不能睡觉。”

    周孝正拿出钥匙钥匙锁好门,“听你的,锁上了,你们小心点。我们也回去了,我家娇娇该担心了。”

    看着他们上车开走,张国庆连忙拉住要走的赵大山,“叔,可要等等我,食盒里的东西带回去。我准备好了的。”说完拉着他走到车前,“盒子你也拿着,明天让我程姨带过来。”

    周孝正看着他们忙好了,直接上车,让他们快进来,别瞎客气,“快点回去,早点睡觉,你可要养好精神,后天我们征服大青山。”

    张大山看着他启动车子,连忙喊道:“正哥,你明天还来嘛?我在这等你。”

    “等啥等,明天去上班,安排好事情,要是出篓子了,小心我揍你。我走了。”周孝正说完就开车走了。

    赵大山乐呵呵地看着车子开走,提着食盒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跑去。

    周孝正开着车子,问道:“小五,今天老二的事左林那办好了吧?”

    “爸,已经搞定了,科员,临时工三个月转正。明天去局里办手续,下周一上班。”

    “这是左林原来计划给你的名额?不错。老二过去上班记得和同事处好关系,等明年小五上县城来,你就更加没问题。小五明天带着老二过去串串门,打个眼,让人知道你二哥上局里,大家都关照点。”

    张国庆笑着说道:“爸,左林也吩咐过,让我带着二哥熟悉熟悉同事。爸,左林表示善意,是不是想他大哥的事,你给出力,对你有没有影响?”

    周孝正摇摇头,安慰道:“没事,左森是聪明人,和我属于不打不相识那种。左林交好你,是看好你的将来。他们家门风不错,挺正直的。今天在桌上没直接提老二的事情,办得不错。县城里赵大山可以交心,左林交好。今天省城来的赵传光可以交心,其他四人交好就行。尤其赵传光,你光叔他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可最仗义,凭着我们关系,对你们也是最真心。他家这几年发展挺好的,有事解决不了的就找他,你不找他,他还会生气。他要是有哪里不对盘的,你也提醒他点。”

    张国庆认真地听着,回道:“爸,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娇娇提点过的,凡事别全放在明面上,左林是聪明人,我带着二哥过去找他,他就心里有数,要是他有心交好就会心神领会,没必要开口,事成还好,要是办不成事,面子上过不去,以后相处就尴尬。如娇娇所料,他真的有心交好。”

    周孝正笑呵呵地夸道:“不愧是我宝贝女儿,聪明吧?一定还说支持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事情办不了,她来处理,对不对?”

    张国庆笑着点了点头,担心前面开车的周孝正看不到,说道:“嗯,娇娇说的,爸你都料到了。不愧是父女,还是你了解她。她说事成了,让二哥也别说我参合里头,有人问起,就说是陈伯伯拜托左林的,陈伯伯就是二姐夫他爹。

    顺便提提我二哥能写会算,做事挺仔细的,也是运气好,刚好遇到机会就去试试,没想到真成了。等明年我再去上班,也就影响不大了。

    娇娇不喜欢引人注目,能低调就低调着。老说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别把所有人当成傻子,你当人家是傻子,兴许人家眼里你才是真正的傻子。我也觉得低调好,没必要活在众目睽睽下,一点点的小事都给放大。”

    林丽珊笑着说道,“我们家娇娇还想低调啊,这县城低调不成了,就连小五,我今天跟着红丽出去,说起我是小五的丈母娘,那些人都很客气,弹棉被的师傅连别人的喜被都先让给我。”

    周孝正听了笑笑,“那你可威风了。娇娇所谓的低调是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有事藏着点,别生怕人家不知似的张扬。不露富、不与人争长短、不与众不同,她的低调是种涵养,今天刘老爷子夸她腹有锦绣,让她都多练书法、没事盘盘棋子。小五啊,等爸回头寻摸套上品围棋,你们没事打打棋谱,这个还真是好提议。”

    张国庆好奇地问道:“爸,刘老爷子是知道我们的底细,才低价卖我们房子的吗?那可不行,回头我还是找个机会补上。”

    “珊珊,你把你前面的那本书递给小五。小五你看看书就明白了,那老爷子是直到过户看到周娇名字,有所怀疑,接着今天我们和赵大山一过去,他就确定了。这是他送给你的,详细的等回去和娇娇再说。”

    张国庆接过书,一看就明白了,“爸,这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真是人老心不老,办起事全放明面上了,想让人不好推辞呢。他求的、盼的,娇娇不会答应的。既然院子正常交易,那就正常往来,我们不喜欢和人老成精的交往太深。”

    周孝正听完哈哈大笑,“赵大山说你们一定会怕麻烦,还真是如此。这两年学着点,别出来个人就会猜到你们心思,那就成了。京城里一把大把刘老爷子这样的,你可以当成一关,自己练着玩,随时和娇娇俩人沟通,看看这样的老人,你们该怎么处理?等你们回去了,遇上了这类老人,心里就有底了。”

    “呵呵,爸,我懂了,你就看着吧。终于到了,妈这些土布我看还是放在车上,你早点休息,等明天找人给点钱做算了。”

    张国强看林丽珊犹豫着,连忙说道:“小五,你忘了你二嫂缝纫机使唤的顺溜着呢。都是窗帘布和床单,就那么直线缝上很快的。快点,我们搬进去。”说完,也不等拒绝,自己先搬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