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进来就看到周娇对着他老丈人比划着,也不出声,来到炕前看了看儿子。小平安应该吃饱了,独自玩着,张国庆过来,还会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张国庆抱起儿子,看着小小的人儿,软乎乎的,乐呵呵地逗着他,边听着周娇说的话。

    “爸,你真不能去深山,要不然,我就跟着你去山上。这么冷的天,也是过几晚回来,身体怎么受得了?不管最多一个晚上,还有别想那老虎皮,我才不稀罕呢。东北虎都有两米多,可危险了,你忘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好好,爸听你的,不去深山。后天你光叔他们会带着家伙过来,就在外围看看行了吧?哎哟,我的小管家婆哦。”周孝正看看女儿泪汪汪的,立即投/降。

    张国庆笑着安慰她,“别担心,我跟着爸,不会去深山的。”

    周孝正问他,“小五,你爹在不在堂屋?我找他说点事。”他想去和张二哥说说带女儿三口子去县城的事,刚好趁着大家全在这里。

    张国庆听了放下儿子,走到他身边,“爸,我带你去吧,刚才还看到他在堂屋抽旱烟。”

    周孝正摇了摇手,往外走去,“不用,你陪娇娇。”

    张国庆上前坐在她身边,轻声细语地讲了今天的事,还有遇到的人,说完后,总结了一下,“娇娇,我觉得刘老头那算了,有空就去看看他。左林这个人估计也要过几年回去了,所以想提前和我们打好关系。剩下的几位对爸的态度非常尊敬,都以爸为首的,问题也不大。二哥的事情就等明天去办理了。你看看还有什么事,我没想到的?”

    周娇摇了摇头,看了看外面,对着他小声的说道:“林家的有些人真不怎样,幸好咱爸不用受制于他们家。我估计老太太没钱,全贴补小儿子、小女儿身上了。我妈还傻呼呼的以为我姥姥忘记了。你说老太太会不会为了还我爸的钱才收着大舅的工资的?幸好我妈把我们的租金放在自己身上。”

    “左林对老太太看法有点不妥,估计家里有几个像她。姥爷、大舅可以放心,其他的还要再看看。”

    周娇靠着他,小声的说道:“老太太还想把大表哥调到京城,你说她怎么想的?”

    张国庆伸手抱着她,轻声说道:“和我们,和爸关系不大,别放心上。钱逃不了,会还给爸,但想全部不可能,这么些年肯定用了不少,最多还七成。嫁妆就是少了又有什么关系,咱们不缺。我们不管这些,有姥爷在的一天,乱不了。人品好的话,多处处。不好的话,避着点。我们先处理好年前的事情,办好自己的事。重中之重,就是再想想爸那还有什么遗落没有,SH这趟一定要这次去,你看看还有什么办法带着儿子去那的?”

    周娇想了想,“要不,我们迟点回来,正月末从SH直接回东北,赶在你上班前。那会天气该暖和了。”

    “到时候再说吧,这两天就要开集市了,你列个表格,先准备起来,等爸妈离开我们就要抓紧了,我看爸妈这架势是要我们这几天就去县城住。”张国庆沉默了片刻,说道。

    周娇笑得眉开色舞地,眼睛闪闪发光,“嗯,刚爸已经说了交给他,等几天全部搞好就带我们去,还特意借车过来就为了接我。哥,要不儿子满月就在县城里请大家吃顿饭算了,连暖屋一起。”

    “这次过去等满月再回家也没关系。这里东西都不用搬,离得不远,提前两三天回来就行。真要在县城暖屋办满月酒,太乱了,还是低调点。你是没看到那院子,全部是火墙地热,就是刘教授再怎么掩饰,可进屋子里时间久了都看出一年火墙费用就不少。更何况书房和卧室还没换家具,再配上咱爸妈花费精力和金钱收拾的,除了至亲,目前不能让外人去县城,还得把家具换了。有些地方还要整理一下。晚上二哥进去嘴巴都合不拢,直说没见过这么宠女儿的。爸妈这次收拾房子的家当和买院子都差不多。爸妈不是钱都在姥姥那吗?工资就是再多也不能这么花,你多看着点,别让他们再花费了。”张国庆想起老二当时表情就想笑。他好房子住多了,不觉得如何,可看看周围还是心里有数的。

    周娇点了点头,“行,听你的。木工师傅那你还得催催。我们出去吧,别呆在里屋了。儿子差不多吃饱就要睡了。”说完看他点了点头,就抱起儿子喂,换好尿布,看他睡着了,俩人轻手轻脚地出了里屋。

    张母看到他们都出去了,问道:“平安睡着了?这里也很快就忙好,不用多久。”

    张国庆看看自己在这没什么事,全是女人,“娘,我先出去陪爹他们。”说完和大家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

    周娇看看大家都在忙着,确实缝得差不多了,就等结尾。看着旁边大大小小的剩下的布块,大人做衣服不够,倒是给麦苗和麦穗拼接成两套都行。

    她也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拿起这些布块,比划了几下,用剪刀剪了剪,不一会,薄料子和厚料子拼凑成夏天小姑娘的短袖和短裤,她特意做大点,赶明年穿。又用剩下的细细条条编成蝴蝶结,找了橡皮圈用针缝上。

    林丽珊她们就见周娇手上拿着剪刀刷刷的几下,接着直接穿绳走线地拿着针飞快地就做好了一套小衣服,不大会另外一套也好了。都暗暗惊奇,早就听说周娇精通刺绣,没想到做衣服也飞快,打从周娇嫁进来,还没看到她拿针。看着蝴蝶结在她手指头上绕了几圈缝上橡皮筋后,顿时比供销社的头花还好看。大大小小的几朵放在那里,还真没想到就是这些布条做的。

    周娇做好后,拿起衣服和头花,喊来了今晚不啃声的麦苗,“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你看看喜欢吗?这是你和麦穗的。你们俩一人一套,等夏天了就可以穿上。头花你们自己分。明儿就可以扎头了。”

    麦苗高兴的摸着衣服,又摸着头发,乐呵呵的对着她说道:“小婶,这是给我们的啊?头花给我,衣服你留着给平安吧。”

    麦穗依依不舍的看了看衣服,还是把衣服推给周娇,“小婶,给弟弟吧,我不跟弟弟抢。”

    “都是好孩子呢,你看看这里都是女娃娃穿的。小婶本来就是做给你们的。”周娇欣慰地摸了摸孩子们的头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