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娇依依不舍的目送走周孝正他们。一直到见不到他们身影,她才返身回了炉子前开始动手。

    炖锅野鸡汤——让两个妯娌心里舒坦些,也让张母开心些。谁不是亲生的孩子自己疼,没道理她这个儿媳妇天天儍吃儍喝,她孙子干瞪眼。

    这两天每次见到家里侄子侄女们眼睛时不时盯着炉子,她内心充满负罪感。没分家,很多事情更要讲究。她不要求别人感激,只要不争不吵安静就好。孩子们乖巧懂事没闹着要,更是让她舍不得委屈他们。

    想想自己小时候,看到弟弟吃着鸡腿那时地心情,她是怎么也不能无视自己以坐月子名义天天大鱼大肉的,孩子们估计还是窝窝头就着粥。

    想到自己的平安,想想家里的孩子,她总不忍心藏着掖着。如今还没到时候,有钱还是能买到些东西。她还是当回圣人吧。

    张国庆进来见她在发愣,连他进来都毫无反应,他皱了皱眉毛。莫非今天他不在家,有人说了什么闲言闲语?

    他关好房门,上前抱着她,轻声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周娇闻言,明白他误会了。朝着他摇摇头笑道:“明天你端给娘,让孩子们补补。今晚看到他们眼巴巴地看着还懂事的不闹,孩子哪有不馋?”

    张国庆盯着她看了看,嘴上说着话,心底在暗暗琢磨是不是不在她身边,有人让她受委屈了。

    “好。吃完我再上山。喜子他们今晚闹着要衣服,我阻止了两个哥哥。我小的时候就天天盼着过年穿新衣、吃好吃的,都是打从孩子长大,我让他们别教训孩子。这要是我们家平安,我就是想破脑子都要费心寻摸,哪里舍得骂。这日子都是穷闹的。后来看到孩子们欢声高呼,我心里还挺高兴。他们布料等我上集市再买。家里好料子放着给我们儿子用。”

    “嗯。你决定就好。”周娇对料子好坏这些无所谓。只要他乐意怎么样都行。

    俩人闲聊一会,周娇看看没什么要收拾,拉着张国庆洗好脚,回了里屋。

    周娇忍不住再次劝道:“你明天还有什么事没?这上山可别进深山里头,我在家里也不安心。”

    脱了衣服,张国庆倒在炕上,搂着儿子,舒了口气,轻声说道,“明早就带堂哥他们去上回野猪密林子,那里安全。我答应你不去深山,你在家别多想。我很快就先回来,还要带二哥去局里办手续。过去办完事情差不多中午,可能还要请局里几个人吃顿饭,替二哥搞好关系,往后剩下就看他自己了。”

    周娇心里琢磨了会说道:“那户口还是等二哥一起迁移,省得来回跑。二哥的事,爹娘知道了没?大哥大嫂有反应吗?其实按理你先要安排他们。可这回二哥都办好了,起码要等明年才能办理大哥的。也不知道大哥他们两口子有什么想法没?”

    张国庆拍了拍她,“二哥这事都还没说出去。就爹知道,还是等下周一上班再说。连二嫂也没打算先告诉她,免得节外生枝。大哥那我打过招呼,你放心。你那还有自行车票吗?二哥上班要买车,今晚和我说了,我答应他找找看。”

    “应该有,都在暗格里。左婶今晚有没有提起纺织厂招工?我想先替大嫂要个名额,刚好和大姐他们有伴,免得给人欺负了。左婶那要是没戏,我也打算找程姨寻摸供销社,上回媛媛说她有门路。至于二嫂就先等等,就新院子都要好几个月收拾,家里家外的先忙好。等他们都安排好,就让爹娘和我们住。大家都在县城,他们想去看看孙子也近。等过几年回京,他们要是不愿意去,就留下小院子给他们两口子住,也让他们享享福。”

    张国庆听了笑道:“你还真是算计到左婶和程姨那了。我忘了告诉你,爹吩咐我不用安排两个嫂子工作。他说提前分家搬家,让我和二哥半个月内收拾好隔壁院子。等搬家后先让三个儿媳妇适应怎么管小家。要是连小家都管不好,干脆在家照顾孩子,干家务,下地赚工分。他和娘的意思想大哥二哥工作顺手,手头有钱了。过了几年,再谈嫂子们工作地事情。目前考虑安稳小家。

    我看他应该想到嫂子们去上班,家里家外连孩子都没人照顾,担心全压在娘身上。更重要是怕我欠人情,顾忌对我有影响。很多原因结合在一起,爹一说,我就没反对。

    我们想爹娘跟我们过,可爹娘要是惦记大哥,大嫂上了班,娘不得累死。还是听爹娘的安排。一切等分家再说。”

    “是我考虑不周全。听爹娘的吧,这事急不来,以后再说。哥,娘她明天估计又要说我了。昨天她刚和我说过让我手紧点,别有点东西留不住,说了一堆人情世故。今晚我又大手笔一挥,幸好是贴她孙子,要不然非骂我不可。”周娇无所谓,要不是张国庆一腔热血,她顾及到那对老人,她都不愿意欠人情。

    “呵呵,娘私底下拉着我说要是为难就别找人。说黄耀国找了多少关系,这么多年也没办成你大哥工作,让我顾好自己就行。她高兴二哥能去城里,但不愿我求人,说大哥就算了,没得全是负担在我们身上。我估计帮嫂子找工作她不乐意。她怕她家老儿子欠人情欠大发了。”说完,夫妻俩搂着闷笑不已,又是心酸又是高兴。父母俱在,六亲和睦,是他们上辈子奢求不到的愿望。

    张国庆过了会叹了口气道:“幸好去县城骑车快的话,就半个时辰,加上单位有宿舍。再远了,我也不敢安排他们去县城。县城的房子不好找,等单位分房更是难。我能帮的也就作安排好工作,剩下的娘说得也有道理。有多大肚子吃多大碗的饭。作为弟弟,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以后怎么样也是靠他们自己,爹娘才是我们的责任。他们安稳了,爹娘也就不挂心了。”

    周娇内心暗暗吐槽你已成圣人了,还要怎么折腾?

    见他还有点觉悟,她只能轻声轻语地安慰他,“你已经做得够好。慢慢来,我们俩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也就是我爸妈回来了,要不然大家也不会给你面子,顺着你的心意,这也是他们机遇到了。”

    “嗯,睡吧,明天一早还有很多事。”张国庆轻轻拍着她,哄着她入睡。看着她面带笑意入眠,他轻轻笑了笑。别以为他没发现刚才一说张爹决定,她松了口气。他又不傻,只有安顿好家人,自己一家人将来少了负担,才能安稳过日子。

    快了,孩子满月一过,抓紧分家。他们就能清清静静过自己的小日子。早点分家也好,眼看自己要上班了,他也舍不得周娇受委屈。能在上班前先处理好家务事,也算解决了件大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