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晨四点张国庆悄悄起身。他拿起洗漱用品,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来到院子里。见隔壁老二那也有动静,会心一笑,他二哥估计一夜没睡好。

    昨晚深夜应该是下了场小雪。地上铺着细细白白的一层,不小心很容易滑倒。张国庆匆匆洗漱完,拿起扫把清理院子,免得他娘一大早黑灯瞎火地摔倒。

    隔壁老二张国强听到院子里扫地声。他再也躺不住了,昨晚一夜没睡,总怕自己醒来是场梦。他又是担心又是兴奋,翻来覆去,一直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进城上班了,还是局里的?这会听声音就知道是小五。

    张国强放轻脚步,急匆匆的跑到院子里,就见到小五在扫院子,自己也找了把扫帚,看着地上的雪,小声的说道:“你起的够早。昨晚下小雪了?我都不知道。幸好前几天爹让我们在屋外头再挂上破被子,挡住风了。”

    “呵呵…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咱爹娘可不是我们家的老宝贝!我早点起来看看有什么准备的。我们等会直接去找青山哥他们。早点上山,我们也好早点回来办事。”

    张国庆见扫好前院,提着灯俩人去了厨房。见他二哥正要洗漱,他回房端了一锅昨晚炖的野鸡汤来到厨房。

    张国强看到小五端着锅子,好奇地问他,“这不是你媳妇吃的吗?你咋端来了?”

    “昨晚娇娇就炖上,说是给家里孩子们吃。二哥,你看看厨房里没吃的了,娘全锁上了。”张国庆看着地窖锁上,扯了扯锁头。

    张国强急忙拦住他,就他那大力气,可别拽下锁头,他娘非得剥了他们一层皮不可。这锁头还是刚买的,他娘都心疼了好久,念叨好几天。

    看了看厨房空空如也,他娘习惯锁在地窖里。最后两兄弟也不愿意惊醒父母,硬是找了几个窝窝头,热了热两兄弟就着鸡汤吃。

    张国庆把窝窝头泡进鸡汤里,看着几块鸡肉,感叹道:“二哥,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就是咱们家的窝窝头!大姐说咱们的窝窝头几十年都不带重样。还好这几个是野菜窝窝头,要是玉米渣的那真难吃。”

    张国强朝他翻眼白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他,“你幸好在家里说说。你搁村口去说,大伙非揍死你不可。就这窝窝头,村子里也没家家户户顿顿吃得上。这次来咱们家帮忙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就是看上窝窝头。他们舍不得吃,带回去给家里孩子。我们家有窝窝头还算好的了。”

    张国庆闻言倒是感触颇深,“上回你说了,我特意关注了。村子里除了我们北山脚几十户人家,还有村里面儿子多的人家条件好些,孩子多的人家确实过得不容易。如今村口还有好些孩子穿着单衣,上头补丁打得满满的,脚上穿着草鞋,也不怕冻,乐呵呵地打闹,看得我心酸。”

    “我们小时候还不是这样?我还记得娘刚到秋天,就开始点着油灯整夜缝皮毛,一小块一小块的接上给我们做衣服。大冬天她自己舍不得废皮毛,就哆哆嗦嗦地从不出门。别人都说娘不抽旱烟不是东北老娘们。可我知道连爹也舍不得抽,实在受不住了才抽几口。不过也好,我就受不了那烟味——我们家也就爹抽几口。

    你说最讨厌窝窝头,呵呵…我最讨厌来个人上炕抽旱烟。尤其大冬天,外头挂在厚厚的旧帘子,窗户关得死死的,几个人上门就坐在炕上一直不停的抽旱烟。遇到不讲究的,咳嗽几声,随地吐了几口痰。还有的人带了孩子过来,鼻涕啥的就直接往炕上挤。每年大冬天,我绝对不在堂屋炕上坐。”

    张国庆赶紧喝了口汤,放下筷子,“二哥,你是故意的吧?我吃东西,你说的那么恶心。我不吃了。赶紧吃完,我们上后院看看。”

    张国强哈哈大笑,快速吃完跟着他出去,笑骂道:“你小子就矫情!家里施肥跑得远远的,那你怎么还拉屎啊?”

    张国庆两兄弟低声说着话,相互打趣。他们拿着扫帚,铁楸去了后院。

    这会正房东厢房张爹的屋里已经点上油灯。听着外头的动静,张爹都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家小五,三个儿子每天早上第一个起床帮着他干活。

    张母穿好衣服,看着他,“你多穿点啊,我咋觉得今儿挺冷的?一大早听到院子扫地的声音,估摸是下雪了。”

    张爹点了点,收拾齐整好自己,“我去后院看看,也不知雪大不大。前几天垒了草窝子,这鸡该不会冻死吧?”

    张母小声的笑道,“可不担心,我们家的鸡比人还聪明。受冻它们早就跑咱们窗户下喊了。这大早上就光听到那公鸡打鸣,我看没事。我早上准备白粥和包子怎么样?客人在,要不加上咸鸭蛋?”

    “你随便点没事。咱们家这门亲家不会穷讲究,随便弄点。昨儿周老弟说想过两天接小五他们上县城住住。他们夫妻俩打算带着小五两口子在县城打个眼,免得回头孩子让人欺负了。我答应了,昨晚太迟没和你说起这事。”

    张母惊讶地看着他,“还真买了院子给小五两口子啊?我说怎么就没看他们夫妻停脚,难怪忙个不得。昨晚那老多布估摸是放在城里的用,难怪说急着要。那咱们要不要去城里帮忙收拾?在哪块地知道不?”

    张爹笑着摇摇头,“我已经问了,他们说不用,已经找了两母女给点口粮帮忙收拾清洗。今儿一天估计都好了。说小五屋里东西都不用搬过去,以后往隔壁小院挪。城里如今全部都上新的,连大米都准备了。周老弟怕自己明年请不了假期,先收拾好,回头两口子直接带衣服住上就行,都安排的妥妥的,还真疼闺女。”

    张母啧啧出声,“还真舍得。就一个宝贝蛋蛋,可不宠着怕委屈了。也就是娇娇嫁给小五了,两口子处的好。要不,你看看,周老弟会不会拽闺女回去?你是没看到昨晚周老弟一回来就拉着自己姑娘回里屋,就怕她累着了。他还让大妹子炖点东西给他宝贝蛋垫垫肚子,生怕孩子饿了。平时看起来挺冷清的一个人见到娇娇就笑开了。哎哟,我算长见识了,两父女那热乎劲。”

    张爹闷声发笑,“呵呵,要不你以为他为啥急忙忙地往城里赶?就是想早点收拾好,带他闺女去住几天。只有把孩子安排好了,他才会放心回去。”

    说完想想自己老伴嘴严,接着说道:“昨儿老二偷偷和我说,周老弟比林老爷子还威风。他们在外头吃到一半,都半夜了,两辆车子从省城赶来,上面下来全是军/官。那些人都正哥喊着,可尊重了。就说老二的工作,都不用咱们家小五开口,人家头头已经让老二今天去办手续,还让小五带着老二熟悉同事。

    我估计小五在县城认识的人不少,很吃得开。老二说那几个省城来的,都喊咱们家小五小女婿。他们态度跟自家女婿没啥两样。

    老二工作的事,你先别说出去。等下周一上班了,有人问起就说是美好公公给介绍。上回来我们家的左林就是老二的头头,他和美好的公公是铁哥们。本来这份工作是亲家托左林说给小五。这人情我们也要记得。”

    张母听了点点头,想了想,“那老二上班没车子咋整?他可说了主意?”

    “小五和他二哥都商量好了,他会帮他二哥找自行车票子。小五让我放心,他会安排妥当。说等老大去上班,就让咱们跟着他去城里过,想回来就回来呆几天,不让咱们下地干活了。呵呵…老伴,你享福了,生了个老儿子养老都不用干活了。”张爹打趣道。

    张母抬着下巴,“那是,村子里都说我偏心老儿子。他们知道啥?我老儿子一个顶他们好几十个儿子。有点吃的都往我嘴里塞,好点的、稀罕的也往我手里塞。你是不知道咱们娇娇,更是和我贴心。她屋子里的东西随便我用,还拉着我的手偷偷指着她屋子的暗格在哪里。那里头票啊、钱的、让我自己拿。哪个抽屉、哪个箱子都放什么,让我想用就拿,别舍不得,锁都不锁上。

    我是做梦都笑醒。咱爹活着那会就说过,我有老儿子,以后会享福。不过城里我真不打算去,家里多好啊,住了一辈子,想想都舍不得离了这。”

    张爹欣慰地点了点头,“娇娇这孩子护短,对咱们亲,比起老大老二家的,更像咱们闺女。就是手头太松了,昨晚又答应了喜子他们一身衣服。你可劝着点。”

    “没用,我说了一堆,后头她又忘了。不过也别担心,你看看青山媳妇、青峰媳妇那些人过来,她就会藏着掖着。他们带着孩子过来,她也就给几颗硬糖,软糖都不会拿出。她心里都有数,也就咱们自家人她愿意。”

    张爹拿起外套穿上,边走边说,“那就好。我先去后院,你小点声别惊动周老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