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和他二哥俩人刚收拾好后院,看到张爹过来,俩人相视笑笑挤了挤眼,难得他爹起迟了。

    张爹往左右看了看,稀奇的往猪圈那再看了看,还是没人影,“奇怪了,你们大哥咋没起床?”

    张国强笑呵呵地说道:“大哥起来了,看后院没啥事去外头了,估计是让大嫂准备早饭,准备干粮,等会上山。”

    “你们去山上,还赶得上今天去城里头?”张爹犹豫了下说道。“你们去山上,还赶得上今天去城里头?”张爹犹豫了下说道。

    张国强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都是前几天说好的,可不能说了不算。就等我们去了认认路,过了八点就回来去办事。我们哥俩都吃好了,就等大哥吃了,我们就直接早点去他们家。”

    “那走吧,这里都收拾好了,也没事了。这会天也亮了,早点去早点回来。”张爹说完,挥了挥手让他们过去,自个还是不放心去看了看柴房、猪圈和鸡窝。

    三兄弟穿着打补丁的旧袄子带着青山几个人,往大青山走去。一行人远远的避开路人,不一会就到了山脚下。

    张国庆看了看周围,昨晚下了层小雪,路是不好走,可还真有利于打猎。他和大家商量后,整理好工具。张国庆带着大家熟门熟户的往西边走。

    随着时间过去,天色也透亮。山上也可以看清楚动物的脚印。几个人分出小团队,慢慢的往密林子寻摸过去。路上野鸡都傻傻的,飞不高。几个也没理会,按照约定就往小溪边上走。

    外围树木很多发黄,路边的野草野菜也都老了枯了。风一吹,树上枯叶也往下掉落。倒是越靠近密林子,气温有些异常。一些角落里还可以看到些蘑菇。黑暗潮湿的地方都看到黑乎乎的木耳附在枯木上。草丛中还能看到有野兔子、野鸡被惊动四处乱串。

    张青山看了眼前,连连感叹,“小五,你可真会找地方,这片还真没被人发觉。你看看这块地方气温都不一样。北面只有在山腰才能见到野兔子,这里随处可以看到野鸡野兔。那边四处布满陷阱。这里好,除了猎物还有山货可以采。你们看看这野果子还有,兄弟们发了,就算没有打到大头的,就这些东西就不老少。”

    张国庆估计这附近应该有温泉。这事他没打算跟外人说,等有时间他带周娇俩人过来看看,兴许能发现秘密。

    此刻他趴着地上,静静听了听,没发现有什么大动物出现,随后站起身,“我看还是先去前头小溪那,大家小声点。小溪边上老有动物在喝水,我们偷偷摸过去。”

    说完,自己先提了提一大袋子石头,把口子松开,也好随时可以扔出去。至于背上的弓箭,没遇到大猎物,他没打算使用。

    张青山带头拿出弓箭,让大伙准备准备。见大家妥当后,向张国庆挥了挥手,示意就等他安排。他可是知道小五学会了他爷爷十成十的本事。

    张国庆把大家分开三个团队,分别从左中右散开,轻手轻脚的带着大家摸到前面小溪不远处。

    张青峰在后头靠近老大张青山边上。此时一见不远处小溪那,有好几头野鹿和些动物在喝水,顿时激动地刚要出声。张青山就飞快的捂住他的嘴,他早就留意堂弟举止,他就担心对方冒冒失失。

    等他看到张国庆在左边方向用手示意。他们这中间目标是两头后,立即点了点头。他对着身边的弟弟们,用手点点弓箭,比划自己一头鹿子,剩下的就是他们几个一头鹿子,其他的随便,看他们运气。

    静静等右边的张青崖等人安排好。大家忍着激动,全都拉好弓箭准备。过了一会,信号一到,众人飞快射出箭。

    一时之间,小溪边上动物嘶喊,倒下的野鹿,惊得其他动物东冲西撞。

    左中右三边的张家兄弟们接连放箭,往中间靠拢,跑远的野物就见张国庆一手一块石头一扔,紧接着倒下一头。

    七八个人看着地上的野物,高兴的抱在一起欢呼。大家也没准备追着逃跑的动物,没看后头的一些早就被小五一个石头砸死在地上。

    张国庆看大家那兴奋劲,连忙安排:“大家先别激动。我们先把这些东西搬回去,免得等会血腥味迎来大东西。青山哥,你来安排。我去砍些树枝做架子拉回去。”说完也不管他们,自己急忙去砍树,绕上绳子做成架子。

    张青山听了看看四处倒地的野物,“大家先把远点的给搬到这,堆积在一起。等小五带架子过来,我们换着抬。青崖你带两个人先搬,青岭、青岩把地上的血腥味处理好。这里有六头鹿子,三头傻孢子,一头山羊,够多了,咱们先回去。你们要是还想回来就得等几天,我看鹿子也只跑了一头,估摸我们这么一端也绝种了。”

    张青峰搬着不远处的野鹿,边嚷嚷道:“早知道打猎这么打好,我早就跟着小五打猎了。你看看多省力啊。亏了、亏了,我咋就这么傻呢?”

    张青崖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是都这么好打,那大青山还有野物?这是小五早就寻摸好的。这么一打,起码要等个把月才有野物过来。这地可别说出去,我们以后自己来这打。这里多好,密林子里面大冷天了还可以看到野果子,要是让人知道了,就没咱们家事了。”

    “我不傻,青崖要不我们布置几个陷阱咋样?”

    “不行。不布陷阱,那些野物就会过来喝水,我们算养着。有了陷阱就很少野物了。这些东西可不比人傻。”张青崖摇了摇头,看这边血腥味少了,抓了几把草药有往旁边去。

    张国庆很快就扛着两个架子回来,“哥哥们,抓紧时间,全放上面,你们抬走,剩下的我自己用绳子挑走。”

    大伙帮忙搬上架子后都急匆匆的走了。张国庆背着一头野鹿,手里还抓住袋子里的石头,在后头压阵。他时不时的看到野鸡就一块石头扔过去。看到有野鸡蛋遗憾摇摇头,这次也没办法拿,只能下次再来。

    不一会,他肩膀上挂着的竹筐里就有五六只野鸡,他家娇娇不喜欢风干野物,这是专门给娇娇补的。

    到了外围山脚不远,张青山等人急忙放下架子,累得坐在边上歇脚,这会高兴的也顾不上地上雪还没化会冻到。

    大家看到张国庆轻轻松松地背着野鹿,竹筐里一堆野鸡,连个野兔也没。

    张青峰嘴巴张的大大,目瞪口呆地指着竹筐,“小五,你不会是专门找母的吧?公的呢?还有兔子呢?”

    大家哈哈大笑,都知道这是小五惦记着小媳妇,要不然哪里这么凑巧都是野母鸡?

    张青山笑够了,才问张国庆,“小五,这是鹿群在这头吧?要不然不会这么多,你看里头公鹿就有三头。你还知道那些野猪群在哪里不?”

    张国庆见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好笑地说道:“半山腰上头倒是有野猪群,可边上就是狼群。还有还没到深山有个猴子群,里头就有黑熊。那猴子群那块,野果子可多了,可左边就狼群,里头有黑熊,我没敢去。这块远离那边,比较安全。你们想打牙祭就上这。其他地方除了村子举行狩猎都别去,太危险了。”

    张青峰遗憾地说道:“我还以为跟你多上几回山还能逮野猪呢。可惜了,你们说这狼群咋不走了呢。”

    “山里动物都有自然规律,大鱼吃小鱼,都有自己的地盘。你看野猪就敢和狼离得不远,因为上头还有猴子,黑熊,他们也不上深山里头,那里大野兽更多。这次三个村子男壮力上山,我们对准野猪和黑熊就行。狼和猴子逃得快,看到这么多人一定会往深山进去,野猪就不行。黑熊有藏蜂蜜,大冬天的感觉迟钝,跑不了。”张国庆笑着说道。

    “好了,我们该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张青岩看了看地上一堆野物说道。

    张青山看了看地上野味,“都是小五带我们去的,我也就射中一头,青崖也射中一头,其他的都是小五补上的。这样吧,我们一家一头野鹿,其他的送到二叔家。”说完,除了张国庆三兄弟外,他们都点头同意。

    张国庆沉着脸说道:“哥哥们是看不起我呢,还是咋的。六头鹿子刚好三家一家两头,公母数量都好分。孢子也是三头,一家一头。你们别反对了,剩下的山羊就给我。我多了山羊,行了,就这样。咱们都抬回去给大伯他们安排是不是要卖。最好都卖了,明天大伙都上山了还怕缺肉?”

    说完,背上野鹿带着大家往北山脚摸过去。这条小道他常走,可以直接从家里后门进去,省得打眼。

    回了张国庆家,他招呼大伙先放在后院,自己急匆匆的去了正房。

    看到张国庆进来,张爹惊讶的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都打了啥东西?你大哥他们呢?”

    “他们都回来了,这会全在后院。今儿运气好,小溪边刚好不少野物,我们就围着打。一家两头鹿,一头孢子,我们家多了头山羊。你让娘看看要不要卖了?”

    说完,看到喜子打算往后院跑,他急忙喊着,“喜子你先别跑。你去让大爷爷和小爷爷过来,就说打到猎物等他们来,小声点喊。”

    “我知道了,小叔放心。”喜子听了点头就带着弟弟们去外头找人。

    张国庆想想,对他爹说道:“爹,山羊就不要卖了,留着大冬天的刷锅子。那些你和大哥张罗,我和二哥先去县里办事。”

    “你先去办正事。家里头交给我和你大哥。你老丈人他们已经去了县城,有事你找他商量。”张爹边往后院走,边说道。

    张国庆快步跟上,小声地说道:“爹,我不去后院了,你使眼色让二哥出来。我先去洗洗。”看他爹点了点头,看着他爹进了后院才转身往西厢房里屋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