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房间内周娇正在抱着儿子背着三字经,见到张国庆浑身脏兮兮进来,笑着对孩子说道:“平安,你看这是谁啊?怎么像叫花子。我们小宝贝也听懂是吧?平安,我是你妈妈,那是你爸爸。你看看爸爸,问爸爸哪里回来啊?是不是有好多肉肉啊?”

    张国庆无奈地摇摇头,他就知道她还真躺不住。这月子一直没坐好,以后怎么样都不知道。

    “你怎么不躺在,这么抱着手胳膊会累。”

    “没事,我刚抱着喂/奶等会就放下。这是山上下来了?是不是还要赶着去县城?要不要再吃点东西走?”

    张国庆找出衣服裤子,拿着洗漱用品,摇摇头说道:“我们都从山上回来了。今天运气太好。我都没想到会在小溪边遇上鹿群。打了六头野鹿,三头孢子,还有一头山羊。三家我们多了只山羊。屋檐下竹筐里有六只野鸡,我专门挑着打了给你补补。时间紧,看到鸡蛋也没空去拿,等你做好月子带你去,野鸡等我回来收拾。”说完他急匆匆离开。

    周娇等他走后,抱着儿子回了里屋。哄着孩子放在炕上。她自己打开衣柜的暗格,从里面拿出一个纸盒,回到炕上打开看看。发现里面的自行车票和手表票过了年底就作废了。上回查过日期,估计这几张票也没在意。

    她犹豫了下,还是倒出来,重新找找有没有过期。之前她妈临走前把票据都给了她。她待在家里没出门,一直都是张国庆在使用,她也没注意有哪些票据。

    如今除了三大件也就是粮票、布票、还有糖票,其他票据,他们这还不需要。有的管理的不严格。比如手头棉花票都是省城的,他们这县城就可以直接出高价买到。听她妈说昨天就没要求棉花票,土布也不需要布票。

    周娇细心的一扎扎分类好。这些回城里应该就用上了。粮票手上都是全国票,一定是上回她妈留下。她还得准备些给张国庆带着今天上馆子,她有些肉疼的看看手上粮票。

    最后她抽出自行车票和手表票扔到一边。这票她一点也不可惜。她都有两块手表了,没好意思把差的给婆婆,就扔在抽屉了。至于送人,呵呵…她还真没这心思。

    看着柜子里的大衣。发现张国庆还真没衣服。想想手上的布料,趁着她爸在家里,自己动手替他们做几件外套,她相信自己的手艺,一般的她也看不上。

    衣柜里他们俩的衣服除了结婚的新衣外,都是旧的发白要不就是打了补丁。也就是她那挂在四件新大衣。她的衣服不缺,空间里还有好几件名牌大衣,款式都是很经典的,她一贯不习惯花里花俏的,打算回京穿。

    可惜张国庆的一些大衣当时没放在她空间里。如今也只有她逛街时,替他买的两件大羽绒服和羊毛衫倒是新的没穿过。可她不敢拿出来。

    周娇看了看儿子,这会孩子还安静的躺在炕上。她直接拿出一件羽绒服,琢磨着是不是拆开续上点棉花。那样应该不显眼吧?款式再改改,死冷的冬天刚好暖和。

    张国庆回来就看到周娇比着羽绒服,急忙上前看了看,“这是什么时候买的?里面还有没有衣服是我的?你不知道军大衣是暖和,可太重了。”

    此时张老二没在,要不然绝对喷他一脸口水。

    “我打算这件黑色的改改,里面续上薄棉花,样子再修修。你看厚的很,本来买了是打算给你大冷天祭祖穿。还有这件棕色更好看,舍不得改,留着以后去大都市穿。你的衣服很少放我这里。我后来买的都在里面,有时看没到季节就放在里头。可是不适合,工艺一看就是很高档。”周娇随手放出一堆衣服在炕上。

    张国庆听了点点头,翻着衣服,看了摇摇头,“不改了,以后再穿。都是好的,快收起来。儿子你看的懂吗?宝贝,留着给长大你穿倒是合适,呵呵。”

    周娇收起那堆衣服,摸着羽绒服,决定还是改了。她如今的手艺决定没问题。不过不打算和他说,要不然又是拦着,让月子不动手。

    “你快点出去,二哥估计等急了。炕上的票据全带上,自行车和手表票都给他,我们不缺这些。对了,友谊商城的自行车比县城便宜,你要是去省城就带上侨汇券。”

    张国庆摇了摇头,“算了,还是给票让他自己买。我们手头的侨汇券留着自己用,省得找人换麻烦。再说等买回来涉及到钱,麻烦。手表票留着等大姐过几天暖屋送给她。以前提起想买块手表找不到票。我没理她打算留给自己的。如今手上戴着,这张倒是没用。”

    周娇接过票据直接放进空间里,好奇地问道:“老早就说暖屋,咋这么久没动静,我以为他们不办了呢。”

    “呵呵,他们是急着住进去。姐夫都和我说了不下三回请吃暖屋酒,我们都要住进去新房了,他还是没动静。不过这次应该快了,好像和家里兄弟有点什么事,我没仔细打听。娘让咱们三兄弟都不用随礼。等你去县城院子看看,里面好多旧东西挑些给大姐。都是好东西堆积在仓库里,爸说就是给你送人的。呵呵…程姨不是拿回家好些军用品吗?爸让妈以后送东西就送仓库里的,新的留着给你。”张国庆说完呵呵直笑,他倒是看过厨房里的锅和碗筷,比家里的还要好。

    周娇摇了摇头,“别送人了,看看那些瓷碗是不是古董?等爸妈离开,我先挑些当用的。剩下让娘看看再决定。上回娘买了个锁头心疼了好几天,我们要是随便送人,估计她会生气。对了,你去县城记得看看锁头在不在,拿回来给娘,听她说要锁什么东西。”

    张国庆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行,听你的。锁以后再说,东西都堆积在仓库里,等娘自己去看。你不说,我真忘记了看看书房里的花瓶是不是古董,我看爸也没注意这些细节。这回我还真的去看看咸菜罐子,也许是元青花。我走了,你自己注意休息。”

    周娇哈哈大笑,没想到她开玩笑的,他还当真了。看着张国庆离开了,想想又笑了笑,再有古董,这房子都白送了。

    打开留声机,放着歌曲给儿子听。周娇从外屋拿了针线笸箩回了内间,坐在那里哼着曲子,忙着手上的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