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左林闻言,暗自欣慰。他就说小五这孩子办事不让人挑剔,想的周全。这要是一般人,正高兴呢,哪里会顾忌他的影响。肯定早就急急忙忙去找老叶了。他可是知道老叶这退伍兵出来的。每次看到张国庆都叹息他不从军,对他另眼相看。私底下和张国庆关系非常好,只要他提出,老叶一定会想法子。

    “小五办事就是妥妥的,还知道担心叔。平时我就不提议。这次局里还有两个房间空着,老二先占着。等回头自己在城里安家了,遇到同事住房困难,你再让出来,那会还有个人情,外人见了也好看。”

    张国庆听了竖起大拇指笑道:“还是叔腹有锦绣,我们就听叔的。我等会就去找叶叔。叔,你是不是还有事要交代?”说完,让张国强坐下,他自己提起热水瓶给左林的杯子续上开水。

    左林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暗自点头。对于张国庆这人的手段真是佩服。看看这水倒的,又恭敬又自然,没有一点献媚。完完全全如小辈伺候他,这是没当他是外人。

    左林笑着点了点,说道:“你小子是不是等你二哥的事办好,就剩下你大哥了?我这有两个消息是你左婶叮嘱我,让我转告你,你自己掂量着。一个是纺织厂的一间库房着火了,正处理仓库那些职工,有空位出来了,这事给厂里压住没声张。还有个供销社内部也招人,不对外公布。”

    张国庆听了沉默片刻,抬头看着左林,“叔,谢谢你和婶子了。我有些顾虑,本来打算我大哥的事等明年再说。一次性三兄弟上县城太惹眼了。对你和婶子还有大山叔影响都不好。我不能不考虑你们的身份。现在有机会了,一时我也想不出妥当法子,我还是回去和娇娇商量再说。该怎么操作,迟点我自己找婶子。”

    左林赞许地点了点头,“想得不错,好好琢磨再办事。机会不怕没有,也别着急。我这没事了,老二先下去带他们去县饭店吃饭。记得多看少说,注意他们都说了什么,有些信息对你很有用。这些衣服就给小五带回去。”

    张国强听了站起身,认真地说道:“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我先下楼了,有事你喊我。”

    见他出去关上门,左林才说道,“你二哥没问题,你就放一百个心。你要是没事就整理好这些东西,去找老叶,估计他就等你上门了。一大早全局的人都知道你小子来了,没看对面妇联的人都在看戏呢。”

    张国庆忙着用细绳子压着衣服打包成小团,听了也笑道,“没事,妇联的老娘们这是看程姨没在。回头我去程姨那告黑状,等咱们看她们的戏。”

    “你小子一肚子坏水。等她们知道了看怎么收拾你。你打算什么时候上班?听说文件都下来了。”

    张国庆整理好衣服,坐下来,“嗯,确实下来了。和大山叔商量先迁移户口,年底报道,明年招兵前上班。这几天我先迁移户口,等12月我们一家还要回京过年,过了正月底回来再去上班。叔,有没有什么要带的?等出发我会和你说的,你先提前准备。”

    左林摇了摇头,“没啥东西要带回去的,家里老爷子他们都在南方。京城的人情往来不用我。”

    张国庆想了想,还是多了一嘴说道:“叔,你过几年要是回去的话,家里几个哥哥你要早点准备了。总不能留着他们在这,而自己孤身奋斗。兄弟再好,他还有自己儿子、你嫂子娘家呢。趁着老爷子在,过年让几个哥哥去南方见见老爷子,陪着老爷子好好聊聊。这人离远了,感情怎么培养。”

    左林上前拍了拍他,感叹地说道:“还是你有心啊。不瞒你说,你婶子也是考虑到这些,她打算今年去南方过年,可惜路途太远了,我在犹豫呢。你小子说得有道理,这么多年没见,看来还是要带孩子去一次。”

    “呵呵,是我多嘴了,叔别见怪就好。老爷子要是提前回京城挺好的,留着你家小哥在京城陪着老爷子也好。工资才几个钱,听说大都市挺好的。”

    左林哈哈大笑,“不见怪,叔高兴你和叔说这些,以后有啥就说。”心里暗自高兴。知道张国庆这人不爱管闲事。可这会他还是提醒他,趁早拉着老爷子上京城认识些人,别什么都靠着兄长。小儿子刚好陪着见见人,多了人情往来,以后自己回去,关系就好处了。听听啥大都市挺好的?不知道这小子性子的还以为这小子见识少呢。

    张国庆见话已经说到这了,也不敢接着说了,连忙告辞,“叔,那我先去找叶叔,不打扰你工作了。有事你喊我二哥转告就行。”说完,看左林点了点头,提着大袋子,挥了挥手离开。

    他边走边考虑自己刚才的话,想想没什么不妥。不管左林啥时候回京,能先提前打开局面,对于自己也是有利无害的。更何况他们夫妻在自己身家贫寒就待自己如侄子,人品可靠,雪中送炭总比些锦上添花的好。

    好远张国庆就看到叶叔在大门外,他一看就知道是等他。前天叶叔刚好不在局里,他来办事还问过别人,估计叶叔以为自己找他有事。

    叶老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因战争缺了条胳膊,49年退伍回来留职局里,身上很多军功。其实他可以留在大城市干休所养老的,就因为不想给国/家负担,拒绝了上头安排,带着老伴回了老家。

    叶老太太如今在县医院上班,老太太有手绝活接骨,听说她接手的病人,骨折多厉害,经过她的手就可以完好无损,宛如常人。

    两夫妻一生没有生育一男半女的,可两人的感情非常好,没见过一次红脸。他们和张国庆认识也是很偶然,有次叶老上街买大白菜,大冬天的,一车的大白菜就俩老人在推车。刚好张国庆路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也不说话,就自己轻轻松松地推着让两人带路,就这么的熟悉了。

    事后,叶老就常说他天生神力,应该当兵。为了去年他拒绝当兵的事,足足生气了一个月,看到他就板着脸。

    老夫妻对张国庆和周娇如同自家儿孙,这次平安出生,就让人带了好多银耳、红糖过来。张国庆也会时常带些野物去看看他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