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叔,你老在外头吹冷风锻炼身体呢?”张国庆嬉笑着跑过去。

    叶老见他过来,立即板着脸瞪着他。这会被他一逗,绷不住笑意,笑骂道:“臭小子,你还知道找叶叔?前儿不是听说你来找我,我看你还没过来才出来看看。”

    “我就知道你惦记我了。前儿恰好来局里,没看到你就问问旁人。这几天你没事吧?婶子怎么样?”

    叶老摇摇头,来不及回话,就看到他手上提着的一堆工作服,立即皱着眉头看着张国庆说道:“你不会到局里上班吧?进来说话。”

    说完,他转身往里屋进去,见张国庆进来关上门,指着他非常生气地说道:“你怎么决定在这上班了?不当兵就上大学,怎么你小子就不听话?不是听说你老丈人回来了吗?那东北虎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张国庆一见他这暴脾气发作,连忙举手说道:“叔,是我二哥在这里上班,不是我。你先别急,我会上大学的。这会我已经决定考大学了。你别急!我们都打算好了。先留县城准备两年学习,和娇娇一起考,我老丈人答应了,他聪明着呢。前儿买了院子给我们,不是来过户嘛,我就顺便看看你在不在,没啥事。”

    叶老闻言松口气,缓了脸色,让他坐下,“你们俩带孩子住县城有没有计划?这是打算直接上学?孩子要是带不过来,就找人给点钱帮忙。”

    张国庆知道他最关心自己学业,笑道:“我们打算娇娇在家带孩子复习两年。我呢,先上武/装/部工作两年。平时没事,自己复习两年,到时候俩人一起参加考试。已经和校长说

    好了。你看这样使得不?”

    叶老点了点头,鄙视地看着他,不满地说道:“都打算好了才问我?我说不好还改啊。这样也好,学着点实用的,就是会累。你们先这么着,要是不行就不上班,直接去学校。你今儿来还有事没?你叶婶让娇娇坐满月子,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她那身子太单薄了,加上如今早早就生育,亏损太大,你婶子的意思找个老中医把把脉,好好养身子。”

    张国庆听了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等她出月子就带她去找婶子。叔,今天我二哥来办好手续了。我听说局里有宿舍,你看看方便不方便挪一间?”

    叶老白了他一眼,抬着下巴往前面点点,“是左林说的吧?还真有。如今空着的就有两间,太小了,可不适合一家子住的。你二哥刚进来你让他悠着点,别带媳妇孩子的全给搬来,等三个月转正后再说。”

    “好,我心里有数了。叔,这挪了一间,值班的会不会不够住?”

    叶老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有值班室呢,就是夏天人多才有人跑过来住,大冬天的谁愿意来。让你二哥下周一找我,这两天我让人收拾一下。你二哥是不是分到户籍科?那就是了,户籍科很少值班。你们家离这也不远,估计也就是打个盹休息用。你二哥他一定不乐意住里面。那条件太差,家里有媳妇孩子的,谁愿意住着受冻。”

    “嗯,先准备了,以后他自己看着办。叔中午是回去还是陪婶子?”

    “回去陪你婶子,家里饭多做好了。你要不要陪叔回去吃?”

    “不了,我还要去院子那看看我老丈人他们,现在他们都在县城。这都下班了,我们一起走吧。要不我婶子该等急了。”说完,张国庆起身拉着叶叔出门。

    俩人出了门,聊着家常,过了分叉口才分开。张国庆看了看手表,也不知道岳父岳母在哪里吃的。

    周孝正一大早就起床,没看到张国庆,问娇娇才知道他一早去山上还要赶去县城。知道他没忘记今天找左林办事,他就放心了。

    吃过包子白粥,他带着林丽珊开着车来了县城。还没到院子门口,就见到刘小丫和她娘在那等候。

    林丽珊远远看到,等下车就埋怨道:“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这天气都冷啊。大姐,快和小丫一起进来挡挡风。”

    两母女也不吭声,就束手束脚地只摇手,连连摇头。

    周孝正打开院子大门,给了林丽珊一串钥匙,自己搬下后面的窗帘布布料台阶上,对妻子说道:“你们先搬进去洗了。我去饭店买点早点。”说完看她点头,就直接上车往前面饭店买了十个包子。

    林丽珊带着母女俩搬着东西挪到水井边的石头上,“大姐,小丫,这天气太冷了。我们先烧水再洗。这些都是干净的,我们过过水就行。”

    刘小丫摇着头,轻声说道:“姨,你忙你自己的事去,这里我和我娘来。不用烧水,废煤球。水井的水大冬天不冷。我们洗好了,就上厨房收拾。早上很快就干好了,你自己去忙自己的事,这里我们会收拾好。”

    林丽珊看了看刘小丫那单薄的袄子,打了好几个补丁,也就是这娘俩心灵手巧,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再看两母女乌青的嘴唇,上前拉着刘小丫的手,往厨房走去。

    “没事,不费煤球,你看看这里原来还有些柴火。你自己烧,烧热了再洗。平时就算了,今天下着雪,女孩子冻不得。你也别急着收拾,先暖和身子骨。你叔去买早点了,等你和你娘吃了再忙活。”

    说完,林丽珊也不给她们拒绝机会。见到车子回来的声音,急忙往外走,接过周孝正手上包子,放到厨房桌子上,喊着他们,“快来吃了再干。买都买了,我们自己吃了才过来。别客气,等姨和你叔回京,这里就留下我家姑娘和女婿带着孩子,你有空就来陪她聊聊天,帮忙干点活。我先出去了,你们记得先吃。”

    林丽珊说完就出去了,免得她在旁边,她们娘俩不自在。出了厨房,看到丈夫在正房里打量,好奇得问道:“怎么了,是哪里没收拾好吗?”

    周孝正摆了摆手,“没,我本来打算今天墙上糊上白纸。看这些墙壁都收拾的挺干净,也没必要了。珊珊,今天就烧上火墙和炕,被子窗帘布拧干挂在堂屋里容易干,也好去去湿气。你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林丽珊听了,先走进里屋,每个房间都看了看,出来说道:“没了,该买的都买了。厨房里本来就干净。等被子洗好了,接着他们放上新买的锅子和碗筷,剩下也没什么要收拾。快的话,中午就忙好了。”

    “那没事我就开车出去逛逛。你等红丽来就直接出去,这里交给她们娘俩。身边钱和票据带上,不要留在这里。”周孝正想想吩咐道。

    林丽珊拉着他的胳膊,小声的说道:“要不要试探她们?人品好,手脚干净就留着刘小丫照顾娇娇和平安?我看小丫头挺可怜的,还想给件大衣。”

    周孝正正色道:“不行,我们家娇娇不待见刘小丫这样的,我也不同意。就是小姑娘人品再好,对比着娇娇,时间久了谁知道怎么想怎么做。这念头你趁早歇了。就算找人也不找她们,大衣那些更是不能给。不是舍不得,是小心为上。可怜的人多了去,我们家娇娇身边不能放陌生人。你要是可怜她们,等干完活给她们五斤粮票。”

    林丽珊迷糊地看着周孝正,她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啊?不给大衣我还理解,可为什么刘小丫就不行,我看她和娇娇性子很像啊。”

    周孝正叹了口气,没法子,他只能细细解释,“她那性子是小家子气,还有些陌生放不开,人姑娘才15岁,性子还不定性,要是天天看娇娇生活无忧,小五疼着,会不会妒忌?会不会使坏?

    我们家娇娇不说话,是懒得说。她要是说话。那是一套套的,她是大气,如同大家闺秀。她平时不说废话,说话就说在点上。娇娇这样的性子看不得畏畏缩缩,还有没脑子的,行事不顾后果的。这类都不在她眼里。

    你看赵媛媛是不是常找娇娇?可我们娇娇平时都没提起,那是看不上她那疯疯癫癫的性子。娇娇也不会说出自己想法,可对待她的态度就如同孩子,不会交心,最多交好。

    这刘小丫,干活是挺利索,可看人眼色都是带着打量。这眼神不正,干活时候来个人就四处打量。行事畏畏缩缩,有点怕我们,可要是时常接触了,她就肆无顾忌了。她还比不上她娘,她娘的眼神正气,干活也不四处打量。这么说你明白了没?你看文工团上部队表演,有些姑娘是不是说着话,眼珠子还盯着周围看,那就是不安分的。”

    林丽珊闻言哈哈大笑,“正哥,呵呵…我懂你意思了。那以后再找老太太帮忙。哎哟,我还真没想到这么多。行了,听你的。你去忙自己的。我先把有些东西放里屋锁上门。等程红丽来了就出去。”

    周孝正点点头,挥了挥手往外走,“我中午要是没回来,你就自己先上馆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