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了片刻,外头人少了,大爷才带着他们进入仓库,进入仓库才知道非常大,有冷藏室,外头还有间海水养着的对虾和活鱼,“你们别买这些活的,想吃上村里看看。冷藏室里有对虾个头比这还要大,我早上还看到破了一箱子都散架了,扔门边。大黄鱼倒是没有,散架的都给食堂做了。”

    俩人跟着进了冷藏室,冻得哆哆嗦嗦的,里面放着冷气可不是冻得很,刘三元和周孝正先找找门边的破箱子,看看还真不少,起码有300斤,都堆积着。

    刘三元背对着大爷手指比划了5,见周孝正微微点了点头,他拿出5张一元的票子塞给了大爷。对方也没客气直接放在大衣里面,估计是经常干这事,一点也不生疏。

    大爷指着那堆损耗品,扔给他们两个大麻袋,说道:“你们自己全装上。大黄鱼和对虾还要不要?这回对虾才两毛五,都是上头说出口的,后来又说不行,改了内销。大黄鱼和小刘那一样一毛五元,你们要我就搬出来。一箱50斤重,你们合计合计。”

    刘三元看了看那堆海鲜里面就有对虾,犹豫了下。看了看周孝正,看他点了点头,就示意自己不要了。

    周孝正算算,直接和大爷说道:“大爷,你给我三箱子对虾,三箱子大黄鱼,我这里给钱还是出门再给?”

    “你给小刘,等会他一起结算。你们先收拾好门口那堆东西,我去里头找找好点的对虾给你,公家的不管大小,就要匀称的。”

    “那谢谢大爷了。”周孝正看老头子往里头走去,转身来到刘三元边上,一看,他哈哈大笑。

    “兄弟,你可别这么比着,看看差不多就行了。今天还多亏你带我过来。你就是全拿走了,我也不说二话。”周孝正说完,直接把麻袋打开,看到就分开对半往麻袋里塞。

    刘三元笑哈哈地说道:“没事,等大叔搬好了我们再装也来得及。你那多装点,我下回来了还可以再买。”

    两人装好站起身就看到大爷已经搬好箱子等着他们,“你们装好了吧?我们快出去,里头冻死人。”

    出了冷藏室,大爷推了辆推车过来,“全放上头直接拉到车上,小刘,这六箱你直接上外头一起算。你们俩外头死的对虾要不要?要的话,直接塞麻袋里带回去。迟了外头开车的全要了,老头子要送也送你们。”

    刘三元高兴地跑到池子边,看看外头的竹筐里头都是死的杂七杂八的,“叔,我不客气全都要了。下回给你带好酒,先谢了。”

    说完,直接往推车上的两个麻袋里装。两个麻袋塞得满满的才住手。三人推着车子出了大门口就往车上装,一个麻袋重的要两个人抬得起。

    送走大爷,刘三元看了看周孝正的车子,哈哈大笑,“兄弟,你这车开在路上还挺稀奇的。那100斤粉条买亏了。再买都没法带走了。”

    周孝正看了看车子,里头空间还真不大了,“呵呵,没办法,再买只能往前头搁着了。等你这结好帐,我们还去村子吗?”说完,从口袋里拿出钱算好六箱和3块分/赃钱递给刘三元。

    刘三元也没看钱接过来直接塞进口袋,“去,一定要去,活蟹一定要买,再买些鱼干带回去送人。我都想好了,蟹膏里头加些肉包包子,剩下的用辣椒炒着吃。我知道有家专门留着红膏蟹,别人那参杂着公蟹,价格都一样。刚好他家有鱼干、晒干的海货。下回你自己来了,就直接上他家,那人地头熟悉,通常都可以买到。”

    说完,着急地看了看对面,“兄弟,你在这等着,我去找人催催。”说完也不等周孝正回应就跑到对面。

    等了十来分钟,刘三元跑出看到周孝正就急吼吼的喊着,“终于好了,咱们去买蟹。再迟点就赶不上包包子了。”

    周孝正听了哈哈大笑,他算是知道这哥们的性子了,难怪会一面熟,只要是说到吃的,这吃货就开心、兴奋,怪不得他说买大量大米,刘三元是一点也不奇怪,这位老兄只要是吃的,买多少也不嫌多。

    周孝正开着车跟着他车子后头,也不远,转弯过去点就到了地方,刘三元等周孝正到了,俩人进了院子,就见到左边一池子的海水养着螃蟹,院子里还有对夫妻,看到刘三元,中年男人急忙迎上来。

    “刘兄弟,这回全是满满的红膏蟹,怎么样?要不要带些回去?”

    刘三元看了看池子里头,慢慢地说道:“这回卖多少钱?价格少,就多买点,贵了吃不起啊,我一个月工资也买不了几个蟹。”

    周孝正握着拳头放在嘴边,他看到刘三元如此就乐,要是对方不卖估计要急了。

    “上回一毛五已经算少了,你要买多少?”

    刘三元惊讶地看着他,“王老哥,不会吧,大米才一毛二不到,这次买多了,算一毛行不行?我们买100斤,我再买些干货。”

    老王低着头想了一下,“100斤算你们一毛四,不能少了,你看我这里头没有一只公的,全是满盖红膏。小鱼干算你们五分,大鱼干要八分,你要我让我媳妇回屋里拿出来。”

    周孝正对着刘三元点了点头,刘三元看了乐呵呵地说着,“行了,就依你的。全拿出来,膏蟹要大点的,装成两份,都50斤重,鱼干我挑些再算账。”

    “我给你们都装在竹筐里头,不容易死。这会退潮了,你还有和上次一样带些海螺、虾爬子回去不?要的话,还是让我家小儿子去收。你们自己不要去了,给一块钱,孩子们都会送过来。”

    “行,我们两个给两块,你让你家孩子先去张罗,我急着回家。周兄弟,那些活的带回去给隔壁邻居尝尝鲜。”

    周孝正没在意一块二块的,“行,你安排就是。”

    等了个把小时,付完钱,俩人才分别搬着三个竹筐装上车子,周孝正和刘三元都大大舒了口气,彼此相视哈哈大笑。

    周孝正从车里拿出纸笔,写了地址,撕下来递给他,“这上面是我在京城的地址,有空去就喊我。下面是我家闺女、女婿地址,你来L省遇到事,就直接找他们,一般事情都可以帮的上忙。你也给我一个地址,回去我给你寄野味,不多,就是给你尝尝味。”

    刘三元看着纸条上的笔迹,听着他说的,乐呵呵的点了点头,“行,咱们有缘分着呢,我也给你写上单位和家里的,来省城就找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我也不和你客气,别的东西,我还不好意思收。但是野味就无法拒接了。”

    周孝正上前和他拉了拉手,“以后常联系,没事记得写信。那我就不耽误你吃包子了,咱们也赶紧出发。”

    俩人又依依不舍地说了几句,才上车往回走。周孝正开着车,看了看满车的东西,想了想刘三元,暗自发笑。这人还真挺有意思的,很有古代大侠的风范,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和赵传光性子倒是挺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