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孝正刚好带着妻子和程红丽从正房回厨房。此时看到张国庆有意在地窖口上方用脚踱着步子,时不时的低头看看,眼里闪过笑意。

    张国庆看到他进来,“爸,你去HX县了吧?哪里怎么样?还真有大海,有渔场?”

    程红丽还没等周孝正回答,就大声说,“小五,你怎么知道你爸去了HX县啊?你小子怎么早不说,我们早就去那了。”

    张国庆笑眯眯的说着,“现在知道也不迟,等大山叔休息,开车去就是了。我们县志上有提到,我也是想了好久周围哪里有海域才发现。之前还真没想过大海离得不远,光是听到不同省份的,谁会在意。”

    程红丽直点头,对着周孝正竖起大拇指,“还是正哥厉害,这回来才三天就寻摸到地了。正哥,这么多活蟹、海螺、虾爬子,快点烧了给我们尝尝鲜。”

    周孝正点了点头,朝妻子林丽珊交代,“我去库房拿几个小竹筐,你先把麻袋里面的鱼分类好,我给分分,等明天赵传光来了给他带回去。活蟹就先别动,小心夹着手。”

    张国庆见了连忙拦住他,“爸,你坐在这指挥,我来就行。”他心里可明白连着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累得可不轻。

    说完,张国庆出门往仓库进去,看到挂着的鱼干,更是无语。这老丈人是把大鱼干全放上头藏着了,厨房里的早就打算送人了。

    他轻轻笑了笑,娇娇真是随她爸的性子。天生有缘分是两父女!他记得每年娇娇收到学校福利也是大的、好的,全先留起来,剩下的就眼也不眨的送人。

    仓库里还有刘老爷子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竹筐、笸箩、簸箕等杂物。张国庆看了看竹筐,想了想拿个几个小号和中号的,又拿了个最大号装上。

    周孝正正在说着渔村的见闻,“我是运气好,问路刚好遇到了水产公司司机刘三元。这人特热情,带着我上渔场。中午在渔场食堂吃,里头全是大海鲜,那边缺粮食,每人也就三个窝窝头,也没肉菜,全是红烧对虾,红烧鱼,菜管够,窝窝头就没了。那些公家司机上渔场进货全是免费。我隔壁桌的足足加了三次菜,这些东西在当地不稀罕。鱼是搭在刘三元那买,走的是公价。活蟹是外头村里买的,都是膏蟹。那些海螺杂七杂八的是给了一块钱,村里孩子帮忙赶海收集。挺好的,有空可以去那边玩玩。”

    张国庆进来放下大竹筐,劝道:“妈,你先坐着,我来就行。我力气大,先把麻袋里的全倒进竹筐里再分开。”

    周孝正看到大竹筐,也让她先先停手,就她这一条条的要到啥时候好,“珊珊,你和红丽先烧锅,我们先清蒸些活蟹自个吃。红丽看看大山喜欢什么的也蒸上,等大山下班准会上这来。”

    看俩人各自忙开了,这厨房非常大,周孝正也没出去,直接来到张国庆身边。摆开大大小小的筐,往里头放了三条鱼,接着放上四对对虾和虾爬子,在最上面放上几条大大小小的鱼干,一个个竹筐满满的。

    “小五,你先歇歇,等会还要你去送东西。你奶奶那我今天看来是去不了了。你替爸去和奶奶说声,等爸办好事情就去看他。你奶奶那拿前面大点的竹筐,你去地窖装上20斤大米也给她带上。”

    张国庆看了前面的大大小小的筐子,笑呵呵的说着,“爸,你看奶奶那是不是活蟹和鱼再加点。怎么也是咱们家的,没得和别人一样的,就是长房吃了就吃了呗,奶乐意就行。我过去让奶有空就上家里头看看娇娇,你一般晚上都在家里头。”

    说完看他爸那别扭劲也不理会了,直接倒出重新装上四条大黄鱼,八个活蟹,八对对虾,又倒了五斤左右虾爬子,看看竹筐都装不下了,又挑了八条大鱼干捆起来放在上头。抬头看了看丈母娘她们在另一头,直接去了地窖装好20斤大米和一堆粉条,搬回上面。

    见老丈人正瞪眼看他,他朝着周孝正笑了笑,“爸,我先去奶奶那,车子我就不开过去了。刚好骑着自行车回去。”

    周孝正听他这么说,看看他那坏笑的样子,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拍了下他的头,用手指点了点头,“呵呵,你这鬼心思还显摆在明面上呢。直接开车回去,顺路把家里的给带上,也不知道我们家娇娇能不能吃螃蟹,听说这东西寒性,可惜了,我刚才眯了会还梦见我闺女吃着膏蟹还对着我傻笑呢。”

    林丽珊打从小五抱着东西上来就看到了,听了他的话,也哈哈大笑,“正哥,没事的。加黄酒吃少点不碍。留着等我包些蟹肉包,这些她就可以吃。”

    周孝正摇了摇头,“不行,平安还吃奶呢。珊珊,你手头放放给红丽忙乎,你先包些包子,也不用多,够晚上带回去给娇娇吃一餐就行,包的小小的,刚好一口一个,精致点,皮薄馅多,我们家闺女肯定高兴。小五去摸寻点猪肉回来,拌着红膏蟹肉包包子,这些先放放,有空再送。”

    林丽珊看张国庆急急忙忙地出去,急忙喊着,“小五,记得是肥肉多点才好吃。”

    “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知道的。你先和面,我很快就回来。”张国庆说完,往县饭店找大师傅去,这会还没到饭点,也就他那有。

    周孝正拿了个大竹筐,对比着周国庆张罗给他妈的一大筐子,也往里头塞进去,还多加了10个活蟹,他那一大家子可真不能不够数。又拿了一个空竹筐往里倒上海螺、虾爬子那些赶海来的杂七杂八的海鲜。这么俩筐子也应该够数了,他打算这两天就接娇娇回县城,刚好都下雪了,活蟹留俩筐冻上,等娇娇出月子以后慢慢吃。

    想到留两筐,回头看看竹筐,周孝正嘴角抽了抽,看来两筐都不够分的。五十斤活蟹也就四十来个,光他娘和小五家就去了一半,加上正在蒸的,他家闺女再吃几个包子,还留什么,看来还要有时间再去一趟。

    张国庆很快就跑回来,还是剁好的肉碎,“妈,这是已经剁好的肉碎。你看够不够?”

    “呵呵,正哥,我们家小五真能干,就一会儿连肉都剁好了。够了,这快要一斤了,快歇会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