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县城院子大厨房里,林丽珊包好包子,看看时间,朝着程红丽说道:“红丽,你家媛媛该放学了,你回去带她和她二哥来这吃饭,刚好我们两家人聚聚。你去了早点回来,顺便带颗大白菜,其他不要带了,这里菜多了。明天正哥和老赵他们上山,我就不来县城在村里陪娇娇,你就是带多了也吃不掉浪费。去吧,早点去喊他们,免得他们早早做饭。”.

    程红丽盛好一锅海鲜放在桌子上,闻言,考虑了一下,“好,那我先出去喊孩子们过来,这土灶你用不惯,你等我回来再烧饭。”

    林丽珊看着她出了院子,想了想厨房里也没事了,转身去正房找周孝正,看看他在干嘛,也不知道厨房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篓筐是准备给谁的,堆在厨房里挤得很,早点送人了,要不就放着地窖里也好。

    周孝正坐在靠椅上,正悠闲地喝着娇娇给的茶,嘴里哼着小曲,看到妻子进来,轻声说道:“累了吧?快坐下喝茶,这是咱们女儿孝敬的铁观音,清香甘醇、齿颊留香、沁人心肺、是极品。一般人我不给他喝,牛饮牡丹。红丽走了?”

    “‘绿叶红镶边,七泡有余香’说的就是铁观音吧,是好茶。咱们家娇娇骨子里还是文人,呵呵,估计花了不少钱,她哪来的?上回泡给她姥爷没这么好。”林丽珊坐下,自己棒杯沏茶。

    周孝正看着她重新温壶、置茶、温泡、醒茶、冲泡,举止自然文雅,会心一笑。

    此时再听到她嘴里轻轻吐出的话语,顿时无语,“你这行着雅事,嘴里全是俗物,反差真大。就跟大街上遇到个人,从背后看18岁,后头看看正面足足81岁似的。”

    林丽珊哈哈大笑,“我这都是时间磨灭了优雅,成了大俗人。如今去京城莫*斯*科那点奶茶、喝咖啡都要想想算算价格。我们娇娇说了,时间就是一把杀猪刀。”

    “这说法好。我们家闺女是哪里来的感悟?我们还真是老了,时间还真是把杀猪刀,把过去走过的、路过的给刻上一刀刀,岁月残忍,无情,会把一切抹杀,会让曾经的美丽面容消失,会把曾经的海誓山盟瓦解,会让一切变的物是人非,让曾经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让深深的爱或恨变得淡然,幸好我遇到了你,你还是即如当初。”周孝正感叹道。

    林丽珊委婉地微笑着,“我也觉得遇到你真好。”

    “那是当然,幸好遇到我,生了娇娇这么优秀的女儿,拉出去你那些亲朋好友家的小辈没有一个比得上。骄傲吧?”

    林丽珊斜了他一眼,说起自己女儿就变脸,“可不能我们自夸,没得让人笑话。我们家娇娇没必要和别人比,她过自己的日子舒坦就好。我啊,不想她有多大成就,只要张国庆好好护着她、一辈子宠着她就行。女人再强有何用?我们家女儿不缺吃、不缺穿的,何必为了些俗物改变,随心就好。”

    周孝正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娇娇性子随我,可心性太容易满足。幸好她是闺女,要是儿子还真不行,太过平稳。”

    过了片刻,他看了看外头,“程红丽回去有事?”

    “没事,我让她带孩子过来吃饭,等会过来,顺便带颗大白菜过来。”

    “别担心没菜,等会小五回来,一定会带酒带菜,我们这女婿有眼色的很。回去一定和娇娇说咱们在这和赵大山吃晚饭,咱们家闺女是谁啊,他们都会安排好。”周孝正轻描淡写道。他家娇娇做事周全,事事都会安排好,都不需要他张口。

    “我刚才还后悔没跟小五说带些大白菜腊肉过来。正哥,你看几时带娇娇他们过来住?家里都收拾妥当了,张家人怎么热情都不方便,何况他家天天来人来往我们还是住这里吧,出入也自在。”

    周孝正看了看书房外挂着没干透的布料,“明天上山,最多后天就回来,最迟大后天就搬。先收拾娇娇他们三人的衣服,特别是孩子的衣物和奶粉,其他的忘了也没关系,随时回去拿。这院子火墙就一直烧着,我不在,你注意来回看看。这片治安好,东西放着也别担心,钱随身带着。”

    林丽珊高兴得呵呵直笑,“最好后天你们回来就走,明天我先带些东西过来。到时候直接空手过来,争取后天晚上睡在这。”

    “也好,看情况再说。外头有人进来了,应该是红辣椒那大嗓门。我们出去看看。”说完,周孝正带着妻子出来。

    赵媛媛一蹦一跳地从外面进来,看到他们,笑呵呵地问好,“叔、婶,你们好。我听说有海鲜就来了。娇娇还没回来吗?你们可早点拉她过来,我都无聊死了。”

    林丽珊笑着上前拉着她的手,“来得正好,你妈和你哥哥呢?”

    赵媛媛埋怨的说道:“你是不知道我哥最磨蹭了,我妈让他去找我爸,让我爸直接开周叔这,晚上不烧饭,吃大餐。”说完,大声喊着,“妈,你快点啊。”

    周孝正好笑的看着她,这大大咧咧的性子真像他们两口子,“别喊了,你先自己去厨房看看,有喜欢的就先吃。”

    赵媛媛兴奋地跳了跳,大声喊道,“我最喜欢周叔叔了,你真不愧是娇娇的爸爸,可我们娇娇一样善解人意。”说完拉着林丽珊跑着往厨房去。

    外头进来的程红丽急得大喊,“你这丫头跑啥,拉得你珊姨快摔倒了。哎呦喂,你这性子和你爸一样,毛毛糙糙的,能不能稳重点?”

    “稳重值几个钱啊?我不认识它,别耽误我与美味见面。”赵媛媛听得她妈喊声,嘴里不服气,可脚步还是放慢下来,对着林丽珊歉意的笑笑。她忘记了周娇她妈这身板不比她妈,别拉扯出事了。

    周孝正看到两母女打嘴仗,忍不住哈哈大笑,这赵家平时一定热闹。赵媛媛的性子挺好的,这孩子心胸宽广,心性坦诚,也只有她这样的性子才能靠近娇娇,否则,他家娇娇那四平八稳的性子受不了这么爱闹腾的。他乐意她与娇娇交好,小女孩子家家的就该这么每天无忧无虑的,接触久了,希望娇娇性格开朗些。

    林丽珊大声的笑道:“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弱?媛媛挺好的,可别责怪她。”说完看着她手里挎着一个大篮子,还提着一个布袋子。

    “红丽,你这是干嘛,搬家呢。这里什么多有,你带颗白菜就行,带了这么多,你家自己不过了?”

    程红丽摇了摇头,往厨房走去,“多什么多啊,我们两家还需要客套?带了些肉肠给你们尝尝,这是老家自己做的。”

    她没说她打算把家里的肉肠全给他们带回去,先看看合不合他们夫妻口味。至于布袋子里的十斤大米,更是绝口不提。她刚才看到林丽珊可是浸了好几斤大米,那袋子地瓜干可是眼也没瞟过,她张口想劝阻了,可想想还是回去特意带了十斤大米过来,今晚可是自家四个成人上门吃饭。

    如今县城里,家家户户都是地瓜、山芋当主食,他们家条件算好的,吃着供应粮,私底下买些细粮。很多人家大人上班没空闲,都让自家孩子上郊外,采野菜参和着吃。院子里除了踏脚的,边边角角的全种上蔬菜和瓜果。就是每月领得面粉,也就是来客人才用。大米更是精贵,都数着下锅,熬白粥。看林丽珊上街购物啥的,那是真没在意。

    昨儿自己说院子里开了种些菜,可不能全空着,她怎么说的?哦,说这房子也就院子里那花坛还行,种上菜还要施肥,太脏了。程红丽顿时无语心闷,还是后来林丽珊说,小五爹在村里盖了大院子给他,不怕没地方种菜才释然。

    程红丽看周孝正也随后到厨房,连忙劝住,她们好几个女人,还要男人上厨房干嘛,“正哥,你去客厅歇会,我和珊珊俩人就行。”

    周孝正看了看他也帮不上忙,“你们慢慢来别着急,等大山他们回来再开饭。你先给你家闺女弄点吃的。”

    程红丽看到自己闺女在厨房里,围着桌子、地上的海鲜大呼小叫的,上前拍了拍她,转身说道:“正哥你看看厨房里的竹筐是不是放回地窖、库房?这堆着干嘛?”

    周孝正正要转身回客厅,听了停住脚步,“不用,先放着,等小五来了再说。”

    林丽珊忙着下锅煮饭,听到了奇怪地看了看他,好奇地问道:“正哥,都是给谁的啊?还要等小五回来,你那兄弟在省城不会让小五大晚上的送去吧?”

    “左林的、红丽的、小五不还有两个姐姐在不远住着吗?还要看看娇娇俩人在县城是不是还有交好的人家,这些都要先等小五来了再说。先摆着,不够数了再凑数给阿光他们。今天就不送了,明天阿光来了全给他带回去。”

    程红丽看他们夫妻在商量,自己走到土灶前,打算先烧火,还没到灶前,看到桌子边上的闺女,气得偷偷推了推自家闺女,让她收敛点,先别忙着吃,等他爸过来了就开饭了,这孩子这么大了,都不懂人情世故。

    赵媛媛吃得正高心呢,感觉被她家母亲大人碰了碰,抬头奇怪地看了看她妈,突然豁然开悟,急忙夹着海螺肉放在她嘴边,“妈,你吃,可香可新鲜了。你别不好意思,这里没外人,我和娇娇是啥关系啊?八拜之交,小姐妹不分你我,感情杠杠的。她家就是我家,她爸就是我爸,她妈就是我妈,你不要客气,吃吧,可好吃了。”

    周孝正早就注意到红辣椒暗地里的小动作,看到红辣椒那一脸生无可恋,强忍着笑,快步出了厨房,往外大门外走去,再也控制不住呵呵直笑。哎哟,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对母女对牛弹琴,还曲解其意的威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