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06章 话里泄露
    林丽珊失望地看了看他,说道:“我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娇娇喜好。这孩子除了书本,就没见什么特别喜好。东西给她,她都是省点,可别浪费。”

    赵媛媛听了急得大声喊着,“婶子,我知道啊。我知道娇娇喜欢什么,你买漂亮的,她都喜欢。我给你说说啊,我都注意她了。就说衣服。她特讨厌大花布袄子,大红大绿的你给她,她都生气。白色的、黑色的、不带大红大绿的小花她可以接受。你想让她穿红衣服,你也要整面都是红色,别带那些花花绿绿。

    对了,她说要清雅点的。大冬天她就是冻死也不要穿我的花棉袄。每次看到有同学穿着大红花衣裳炫耀,她都会偷偷的走开。”

    林丽珊听了哈哈大笑,“对,她这点我早早就知道。买大衣要求我黑色的、棕色的,说说里头再配上大红、嫩黄色毛衣,显得稳重。眼光可挑剔了。媛媛,娇娇说了做格子布的衬衫,还是男式的自己穿,你要不要?你穿上一定好看。”

    “要的,要的,布哪里买?哎呀,我要早点去找娇娇,去年她让我做的花裙子可美了,好几个同学可拿去做样子了。”

    林丽珊好奇地问道:“她不是不喜欢花布吗?会让你穿?”

    赵媛媛急得看着她妈,“妈,你给婶子说说,那不是花布,不对,那还真是花布。哎呀,我都不会解释。”

    程红丽拍了拍她,忍着笑朝林丽珊说道:“那还真是大红花布,娇娇把布里头的大红花裁了拼接成前后对应的大红花,腰身两侧全裁成大红色没带花纹。穿在身上就前后两片是大红花,其他都是红色的,挺好看的,一点也不俗气。感觉就是大红色的裙子加上大红花为了装饰用的。”

    林丽珊看完她比划的动作,点了点头,心里有数了,“别说还真好看。她跟她奶奶学了不少绝活。”

    周老太太听得乐呵呵,听得最后,点了点头,“嗯,她除了医术没法动手。刺绣学得很不错,绣得竹子最好,都可以拿出去卖。裁衣服做衣服的简单,她做得很快,也就是她平时没机会上手,要不然城里的师傅也比不上。

    她最喜欢做旗袍,说那才是做衣服。不过一直没好料子也懒得做,费精力还不方便。通常都是陪着我在我房里锈小件。五岁的女娃娃就会整个下午陪着我坐在那里静静地绣着。长大了就不动手了,怕家里让她做衣服干锈活。她那性子不喜欢粗糙的,做事还喜欢力求精致,还要看心情。学点东西也喜欢偷偷藏着掖着不想让人知道,等她绣出兰花家里也没人知道,我会的也就刺绣和一点家传的医术,她全在8岁前就学完了。”

    “哇,我都不知道她这么厉害,还会绣活啊,都没告诉我,真不够意思。那周奶奶,她以前锈的东西呢?还在不?”

    赵媛媛眼带绿光暗戳戳地想早点去找周娇,怎么也要几块小件。她可是羡慕了好久周娇的笔袋,当时以为是买的,没好意思开口。

    周老太太陷入回忆,也没听到,接着喃喃细语地说着,“我家娇娇啊,还真像啊,干什么都像。三岁发烧了,躺在炕上还会背着书,那大眼睛啊亮闪闪的,就盯着你看,喝着苦草药也不撒娇,就一口苦药一句千字文,还得意洋洋的比着自己竖起大拇指,小嘴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

    后来啊,长大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不爱说话了,爱往祠堂小屋子里跑。遇上谁也都微笑。不想说话就笑笑,生气了也会笑笑走开。唉,这孩子就这么长大了,对奶奶也不说心里话了,有事都藏在心里。问了也不说,还是笑笑。是啊,我啊,保护不了她,她怎么会说,说了有什么用……”

    张国庆在旁边陪着他们喝葡萄酒,一直在注意着这边。那头周孝正和赵大山喝着白酒,俩人在回忆故去的战友,没注意到老太太越说越小声。要不是他耳力非同常人,也会忽略。他诧异地看了看老太太,示意大家别打扰她,先吃菜,迟点再聊。

    程红丽赶紧拉了拉媛媛的手,示意她别说话,快吃东西。她家老太太也是这样,想到什么就陷入回忆,等回过神就好,老了,都会这样,等她老了也不知会回忆什么?会不会也和老太太一样?

    林丽珊夹了些菜放在赵媛媛的碗上,笑了笑,又对着赵红兵和小五他们示意自己动手。她担忧得看了看婆婆,有些无措的看着周孝正。发现他和赵大山聊得正开心,没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最后看向张国庆,见到他对自己轻轻摇了摇头,放心下来。

    过了片刻,连粗心的赵大山都转头过来诧异地看了看女眷这边,往妻子程红丽那看去,却发现妻子对着她使眼色。

    他看到老太太走神,了然的点了点头。眼睛瞄到周孝正,发现他家正哥也和老太太一样走神。这老周家的人怎么都爱走神啊?

    他是提醒老太太吃菜还是不提醒呢?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静静的,他好为难的。

    周孝正发觉赵大山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笑呵呵地说道:“别看了,快喝酒。你这白酒哪来的?这酒真不错,不比特供差。”

    赵大山舒了口气,听他说起酒,来了兴致,“正哥,这酒行吧?我老家买的。你也知道我老家那头比这更偏僻。村子里没人出来买酒的,都是自家酿。

    这几年酿酒的很少了,缺粮啊。这酒就是有户人家缺钱娶媳妇,就给卖了。我娘听说了就买了足足两大坛子送过来,都是老年间酿了藏在后院,这酒还是清朝倒台那会酿,怎么样?这也是古物吧?呵呵,我家里还有几十斤,回头你回去全给你带上。”

    周孝正闻言,惊讶地端起酒又喝了一口,细细品尝了说道:“我喝过50年的窖藏,唇齿留香回味无穷,要是酿的是高手,这酒可不便宜。”

    “都是自家酿的,哪里来的高手?这酒不会贵。要是贵了,我娘她也舍不得买了足足两大坛子送过来。

    我也没细问,她也没说。都喝了两年多了。小五说这酒也就是30年的味,我喝喝还行。哎呦,我给忘了,左林说请我们吃饭,问我你几时得空。他那有50年的高粱烧还没开封,就等我们上门。呵呵,怎么样?啥时候去喝喝看。”

    周孝正见他坏笑——这是惦记上了,“等山上下来,我们带着野味上门去,直接点名要酒。这次一定喝到。等我们有空了出去打听,其实老窖藏一定有,我们问不到人。”周孝正这会还不知道明天的围猎他是没办法参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