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07章 另辟蹊径
    京城军区大院,走出林家院子。程老看了看不远的自己家,想起老伴那期望的眼神,他如果进去,估计又是失望。他毅然转身上车,“走吧,先去单位。”

    回到办公室,程老退散身边工作同志,从头到尾,又在脑海了理了理思路,眼看就是最后一步,他始终相信自己的直觉。

    “你傻啊,你媳妇都发火了,还不去找她回来。她不是在她哥哥家就是姐姐家。快去。把媳妇哄回来。”

    不远处传来大声的笑骂声,程老灵光一闪,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小陈,快进来。”

    小陈疾步推门进来,“首长,你有什么吩咐?”

    “快去调查周家仁的档案,看看他当初同批的老战士还有谁在军区,或者在京城的,先注重有联系电话的。快去。”程老迫不及待的吩咐。

    看着小陈出去,程老拍了拍脑门,自言自语笑着,“真是老糊涂了,真是老了。”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小陈拿着份文件袋进来放在办公桌上,“首长,都在这里面,周家仁的资料很简单,不是很详细。我调用了他当时部队的番号,查了这番号里立功退伍的,还有调职的。发现还不少。有些都在紧要部门,都有联系电话。剩下的几个人只能找到联系地址。你先看看。”

    “嗯,你先准备午餐,估计一会我们还有出去,我先打电话。”程老说完就拿起文件袋,倒出文件。看到上面绝密大红字,他暗自庆幸自己还算有点能力,能使用特权翻阅。

    程老翻出带有联系电话的,急忙开始拨打电话,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说没印象了,只记得确实有个同志,他妻子是医生,具体的不是很清楚,平时没来往,关系也一般。那年月除了自己连自己班的战士,还真没人记得,再加上时间过了这么几十年,模模糊糊也就只有个印象。

    等吃过午饭,程老看了看时间,拿起里面几张没有联系电话的,有详细联系地址的档案记下来姓名和地址后,就带着小陈出去拜访。

    趁着午休,除了值班,都会回家。小陈开着车带着程老满京城的绕圈,看到纸条上的地址就上门询问,接连找了三家,除了一家刚刚离世全家在医院外,京城能找的都找了,不是记不得,就是印象里没这么个人。

    程老气得暗骂周家仁那个废物纯属吃白饭的,纯属路过的,在同一个团里居然十来个老战士都说没印象,要知道一个团里能活着这么多老战士那是多大的自豪,他带了多少个团,都是一批批倒下,接着再一批批的上来,活下来的谁不战场上下来相互拥抱,相互鼓励?真不知道这废物当兵有没有上战场,也不知他干什么吃的。他越发深信周孝正是他找的孩子,那废物是生不出的。

    眼看最后这位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说真没印象,可能找错番号。程老哭笑不得,告辞了这位老同志,他立即上车。

    小陈启动车子,看了看揉着太阳穴的程老,“首长,接着我们去哪里?”

    程老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两个早上提前下班了,我们先回去打电话看看那俩人在不在单位。”

    回了部队,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最后两份资料,一向无神论的程老闭着眼睛,暗自祈祷周瑾瑜和顾明珠显灵,让他快点找到孩子,今晚去东北的军机没有几个小时就要起飞了,他需要证据证人。等南方的消息太慢了,等周孝正从东北回京哪来的长假和他去找周家仁对质?他真担心死无对证,老伴说自己去找族长,他预料族长一定出意外了,要不然周孝正不会不找上门,哪怕族长给他留一点口风,以周孝正的能力也能摸清事情真相。假如族长死了,周瑾瑜和顾明珠都不在了,那周家仁怎么会放弃这么优秀的养子?为了那么小财就捂住孙女不让回京,可周孝正代表什么?那是无尽的荣耀,无尽的赡养费,为了他的脸面,没有铁证如山在手,他怎么会轻易承认?可他们还真没时间和他墨迹。

    深吸了口气,程老拿起电话拨打了下午第一个电话,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他难以控制心里的忐忑不安,“你好,我早上打过电话,就是找你们单位的***,现在他上班了吗?我有急事找他,请他接一下电话。麻烦你了。”

    等待一秒都是度日如年,程老就紧紧抓着电话,听着电话那头清晰的喊声和回应,大大松了口气,等对方拿起电话,程老直接说明来意。

    看对方在电话了支支吾吾的问他是谁。程老大喜,立即说道:“你别担心,我也是军人,不信你问接线员,我这里是军区,我是程志勋,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害人。这事关系重大,电话里不清楚,我去找你吧,我会带上我的证件让你相信我真的没有恶意。”

    对方马上说道:“你不用过来找我,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还不信?我就直接说吧,你是不是那孩子的亲人,如今找到孩子想认回他?周家仁媳妇当年是有怀过孕,但是没有五个月就流产了,我们都知道这事,根本不用藏着。就算后来他们两口子再生了儿子,年龄也对不上。你找户籍登记处吧,他当时还是军人,不管孩子是在他退伍前后上户籍,都有记录。还有别人也许不会告诉你,但我为什么告诉你?因为我吃过他的亏。那人绝对不是好人,有孩子在他手上也是受罪。要是他不承认,你就说是我作证的,我亲口告诉你的,让他拿出那三年内出生证明看看。”

    程老哈哈大笑,“还是你够直爽,非常感谢你。我们手上有孩子出生证明,可没证据。我没办过这事,还以为几十年过去,都改-朝-换-代了当初入户档案早就没了。要不是你提醒还真忘记了他是退伍军人,有户籍档案。同志,真是非常感谢,谢谢你了。”

    “没事,那我挂了,你有事就找这个电话,要是他非得我出面,你打电话给我,出路费我请假过去帮你。”说完,电话就挂了。

    程老笑着摇了摇头,立即带着小陈赶往档案室,让人调出周家仁的档案,开了证明又跑了好几个部门,拿到了明确的证据,仔细包好放在内衣口袋,双手紧紧捂住。

    程老高兴地带着小陈赶往家里,他要向老伴报喜,周孝正真是他们的外甥,真是那个孩子,他们真的找到了,可以带着孩子去见见姐姐姐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