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09章 柳惜之是谁
    县城小院,此时的周孝正绝对没法想到他将要面临的一切。

    吃完晚饭,大家移步到客厅喝茶,闲聊了几句。

    赵大山见周孝正母子心不在焉,心知老太太今天突然来县城,定是周家又出幺蛾子了。他担心地看了看周孝正,随即想到了张国庆就在一边,心里松了口气。

    这周家怎么就没吃够苦头,还想往张国庆小夫妻身上撞。他们以为周孝正是儿子,是弟弟,就可以算计。怎么不考虑就算正哥下不了手,他身后可是有小狐狸周娇。这是没看清形势,还是没看清小白兔周娇内地里就是头小狐狸?身边还有头老虎在虎视眈眈,这是找死的节奏!

    赵大山看看客厅新挂钟指针转到五点半,妻子和林丽珊已经收拾好厨房,自家在这不方便他们处理家事。

    他赶紧喝完杯子里的茶,站起身,“正哥,我们吃饱喝足先回去了。明天早上我等赵传光过来就找你们。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伯母,我们先回去,以后有空你上我家坐坐,离这不远,就在前头。”

    周孝正看他执意要走,也没再留,起身说道:“娘,你先坐着,我送送他们。”说完率先往外走去。

    “正哥,你不用出去,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上门,你还怕我们不认识路啊。”

    “没事,几步路。”周孝正看到女婿提着竹筐从仓库出来暗笑不已,这女婿还真有眼色,赵大山一告辞,他已经先行一步准备。

    张国庆递给赵红兵两个竹筐,看对方犹豫地看着他爸,笑着说道:“别看你爸了,快提着,不重。吃完了再上门。”

    赵大山看着儿子无措的样子,笑着点点头,对他说道:“接了。我们不用客气,你周叔有多少你接多少,你把你周叔当我孝顺就行。”

    程红丽哈哈大笑,“还有你这么理所当然的,小心下次上门正哥拿扫帚赶你。”

    周孝正打趣她,“没事,回头上你家看到什么也搬回来,你可别心疼。”

    “呵呵,行啊,只要你看中的,都不用正哥你动手,我给你全搬过去。”

    周孝正他们在大门口,看着赵大山一家走远不见了,林丽珊才问张国庆,“你有把你程姨带过来的大米那些放在竹筐了吗?”

    张国庆呵呵直笑,“幸好她们带了口粮了,妈你看到赵家兄妹的饭量了吧?他们一顿够咱家娇娇一个月吃。呵呵,开玩笑的呢。我没好意思原样还给他们,特意准备了10斤多面粉和腊肉放在竹筐下面,上面放了些鱼干,就怕程姨看到推迟。看他们挺喜欢虾爬子,又在另外那个竹筐上面加了虾爬子海螺那些,够体面了。”

    周孝正带着他两往回走,听了笑呵呵地直点头,赞许地看看他,“处理的挺好。放心吧,你女婿这点小事准会替你办得妥妥的。”

    “我才不会不放心。就是觉得请他们上门,他们还带大米过来不好意思。娇娇说如今城里供应大米也有限。就红丽那省吃俭用的,估计是留了好久,可别给了我们,她自家吃粗粮。那我成罪人了。”

    周孝正暗自好笑,估计在妻子眼里,谁都是省吃俭用的。可能这两天跟程红丽接触多了,有感触。她也不想想她是吃住部队里,偶尔回娘家解解馋,哪里考虑过供应本上的口粮够不够,根本不知道家庭主妇就是要算计着过日子的。也就幸好嫁给他,以前两人没开火,等这次回京他升职住小院能配上家政人员。

    “别放心上,赵大山会上黑市买粮。我们都约好了,过几天再去K省,那边不缺粮。粗粮咱不买,留着给大伙过日子,就买些细粮。”

    张国庆考虑到明年和接下来的形势,赞同地点了点头,“爸说得有道理,粗粮咱们不买。我和娇娇上了县城户口就有口粮,加上家里存的细粮,够吃了。等明年开春后村子盖的院子种上地瓜玉米都怕吃不完。”

    眼看就到正房客厅,张国庆立即停止谈话。看了看老丈人,心里琢磨晚上自己是不是先避开?有关周家的隐私,他好像没老丈人同意还真不能大大咧咧的。

    周孝正怎么会没发觉女婿的眼神,彼此都有数,今晚是个好机会,过了今晚以后再想从老太太嘴里听到口风很难。

    至于避开没必要,真要他身世有问题,那也是对于老爷子有利的,否则,以他的性子不是威胁他而是赶走他。

    “珊珊你等会看看还有什么大衣棉被的要给老太太带回去的,给收拾些,别太多了放在房里等我过过眼。我和小五陪老太太聊聊,我们迟点回去,这里也清净。”周孝正说完,往客厅走去。

    周老太太坐在客厅了,细细观察客厅里的摆设。刚进来就去房内歇着,她没来得及打量。如今看看这原主人还是有底蕴,难怪装了火墙。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事了,会舍得放弃,随即想到自家娘家,想到周家,情绪低落了下来。

    等了片刻,看到他们进来,老太太微微眯着眼睛笑着,“他们都走了?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正有战友在县城,看一家子人品不错,以后有他们时常看看娇娇他们,你们夫妻俩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你们也早点回京城安心工作。”

    周孝正点了点头,“赵大山为人实在,就是这么多年没见,性子还是没改变。就凭他们夫妻时常照顾咱们娇娇也得记得这份情。”

    “是得记着这份情。这年头好人还是多的。你们什么时候回京城?没事就早点走,娘看到你好好的就放心了。平时也别寄钱过来,我们都有工资,真没办法再找娇娇就行了。你这十几年没在,早点回去上上下下也要打点,这里娇娇嫁人连孩子也生了,小五你也看了,都是好孩子,没什么要你担心的。你们就早点回去,没事就别回来,想孩子了就让小五带娇娇去看看你。”

    周孝正眼神暗了暗,笑着埋怨她,“娘,你怎么老想我早点回去?你就不想你小儿子了,我还想留下来好好陪你几天。在外头我老是想你,就怕你有事我都不知道,这好不容易见到你了,还让我早点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赶我呢。”

    周老太太伤感地看着他,“娘怎么会不想你呢,看到娇娇就想到你,就会想起你小时候。你对我们家付出太多了,不能再拖累你了。你早点回去你爹就是想得再多,也白费。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总是看不透。”

    周孝正听了心里黯然,心里的疑问狠狠心还是问出来,“娘,我在周家过得怎么样你也知道,那个家除了你以外,没人当我是亲人。我自问自己做得没有对不起爹的,可他牵扯到了娇娇,我们父女在周家就是外人。我想问,柳惜之是谁?我从小戴在身上的护身符是谁给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