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10章 得知身世
    周老太太还没听完立即站起身,震惊的看着他,眼神透着不可思议,用手指着他,哆嗦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柳惜之的?她来找你了?你都知道了?那你还回周家?”

    张国庆阻止了岳母靠前,示意她禁声。林丽珊疑惑地看了他们,她才从里屋出来就看到老太太这副摸样。

    “老族长还活着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周孝正没说自己依旧没找到。自己当初从军就是为了寻找柳惜之,他直觉这人对他很重要。可几十年过去了,连个影子也没寻到。

    “娘,你坐下,咱们慢慢说,那会我还小,只记得老族长摸着我的脑袋,低声说可惜了,可怜啊,那眼神我至今记得。

    等我知道柳惜之这个名字,老族长也过世了,我也问不到人了。我们周家的族谱到底在谁手里?娇娇一生下来我就让爹上族谱,我家周娇有没有入族谱?”

    周老太太缓了口气,坐了下来,望着他说道:“你早就怀疑自己不是我们亲生的?可你从没向我提前。”

    周孝正苦笑着看她,“我怎么说出口?你对我如何,我会没数?亲生的、养大的,有什么区别?要不是娇娇受了这么大委屈,你这么为难,我现在都不想提起。可我也老了,也想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为什么回老家,每次提到祭祖、族谱,爹就变脸,就会千方百计的阻止?就比如这次回来,我连祭祖都没说。按理我大难不死,娇娇生了儿子,我都要去上上香,可我到底是谁?我上哪门子的香?”

    “不,你就应该上香的。我都替你上香了,你不是周家骨肉,你不是周家子孙,谁有资格说自己是周家人?”

    周孝正上前蹲在她面前,平视着她,“娘,既然我是周家血脉,那我到底是谁的孩子?为什么族里就没人知道?柳惜之是不是生我的哪人?我的护身符是不是她给我的?所以你千吩咐万叮嘱让我别丢了,说以后兴许用到?我查过,十五岁我出去了,查了,可没找到人影,护身符是江南灵隐寺求的,外面锦囊不是寺庙通用,料子很珍贵,用的是苏绣,这手法也不是你锈的。”

    周老太太摸了摸他的脑袋,看着他期盼的眼神,点了点,“几十年都过去了,你要想知道,也该告诉你了,本来就亏欠你,也是我们对不起你。

    这事说来话长,刚开始是必须要隐瞒,后来慢慢的我舍不得你,也一直等不到人来接你。时间久了,我更是忘记了你不是我生的。还是后来娇娇越长越大,越长越像,我才回醒,可你已经不在了。今天你要是不说,我还是没打算说,四十多年了,我看她也早不在了,那年月太乱了,活着都不容易,更何况她那么出色的女子。人都没了,说给你听有什么用,何必让你伤心。

    这事还得从你曾祖父说起,你起来坐下来慢慢听,听了就明白我们有私心,也有很大原因不想告诉你。你也会明白你爹为何对你又爱又恨的,他啊,是迁怒呢。

    周家算是世家,祖上从明朝下来一直都有人在官场,一支支的族人分开了,可正房长子嫡系一直留守京城。在你曾祖父生了原配长子你爷爷后,接着生了两个庶子,他一生就这么三个儿子,对孩子的教养就尤为注重,三人同父异母,可感情很好,没有一点大户人家的龌龊,也就是这样,你曾祖父去世后,你爷爷不同意两个弟弟回祖地,加上他们三兄弟只有五个儿子显得人丁单薄,就这样京城周家除了正房长子,剩下的都留下了。

    周家历年来最优秀的子弟都是正房嫡子嫡孙,到了这代也不奇怪,你爷爷只有两个儿子,可一个比一个出色,大儿子周家奕眼光独到,看出时局不稳,拒绝了几次当局邀请,被当时文人极为推崇。

    小儿子周家恒字瑾瑜,更是优秀,天生过目不忘,小小少年就出口成章,才气逼人,名誉大江南北,加上他长得好,到了十五岁,人人戏称他玉公子。周瑾瑜,他是周家的骄傲,出了名的玉君子。

    周家世代书香门第,生活安逸可财富不多,周瑾瑜有个情投意合的未婚妻顾明珠。顾家是江南世家大族,顾明珠是顾家正房嫡子唯一的独苗苗,人如其名,明珠可不是耀眼?她很有才气,是真正的才女,更是财富吓人的财女。

    周瑾瑜和顾明珠很早就出国了,等他们回国的那时候世道更是越来越乱,今天复*兴*,明天义***团,在俩家订好日子来年嫁娶不久,意外发生了,八-国-联-军进京了。周家被联军里的小鬼子以窝藏义**团成员名义血洗。明面上活下来的除了周家仁,还有周瑾瑜还活着。当时周瑾瑜已经是那些有志之士,回国后暗地里没少活动。也是恰巧,事发当天,刚好家里我们办喜事,他的贴身随从假扮他掩护他外出,周瑾瑜逃过了一劫。事后为了心中大志也好,报仇也好,他就隐名埋姓。

    当时顾家因为家财太过丰厚,又是独独一个顾明珠,除了族人还有外头土匪恶霸都在盯着,加上周瑾瑜传出死讯,雪上加霜的是顾明珠父母相继在一年内去世。处处危机逼得俩人商量后为安全,顾明珠诈死。

    逃离江南后,俩人成亲,顾明珠也加入了组织。当时时局非常紧张,周瑾瑜在意外中牺*牲了,留下了怀着身孕的顾明珠。顾明珠忍着悲痛偷偷生下了一个男孩子,为了这个孩子的安全,也是为了给两家留条根,她想尽办法,最终想到了周瑾瑜说的东北祖地老家,她担心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身边的同志也好,敌人也罢,为了顾家那庞大的家财也会对孩子动手。她唯一能找的就是丈夫说的老族长。到了周家村,刚好得知周瑾瑜的堂哥在军队里,已经有两个孩子,和老族长一商量,俩人带着孩子偷偷去了京城,三方人商量好等形势好转再认回孩子,老族谱上孩子在周瑾瑜名下,再续写上一本新的族谱回去放在族里。临走,顾明珠取下一个锦囊当做信物,担心自己会活不到孩子长大,约好万一自己没回来找孩子,就会有个叫柳惜之的女人上门取信物,说出信物特征,把孩子交个她。

    当时我刚好生下五个多月的小儿子早产死了,就这样抱着你当成我们的小儿子。你父亲的英年早逝,让你爹有些心灰意懒,他决定退伍带着一家人回老家,可当时也不是你想退伍就退伍的,后来我先带着你们三兄妹先回了东北老家,慢慢的你爹也退伍回来,从那以后就没离开周家村,你母亲也没回来看你,也没见有叫柳惜之的上门。”

    周孝正从老太太述说开始就知道父母应该是不在了,可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事,他靠在椅背上抬头闭上眼睛,用手紧紧地遮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