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13章 当年真相(2)
    周孝正抬头眨了眨发酸的双眼,嘶哑地说道:“小姨,你先歇歇。我不走,我就在这陪你。等你好点再说。”

    程老太太试着深呼吸了几次,感觉好点了,接着说道:“小姨一直在等着,等着有人带着信物,带着你过来,可等啊等的,始终没见到你,我想应该是世道太乱了,你太小了,别人可能不好带你出来,应该再耐心等等。

    可等我成亲了,信物没出现,你也没出现;等我生了孩子了,你还是没出现。我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是不是我太傻了,忘记了,理解错了,一边边地回想姐姐和我说的每句话,想起姐姐说你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想只要孩子好好的,我再等等。就这样到了解/放,还是没等到信物,没等你。

    我辞了工作,找遍了和姐姐有过一面之缘的所有人、和义父义母有关联的所有人,甚至连最不可能的顾家偏房我也忍着恨意让人帮我去打听。可事关你的安全,我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你,只能暗地里在这些人中找他们家、他们亲戚中的年龄相仿的男孩子。

    一次次地失望,每年我都不敢去见姐姐姐夫,我怎么有脸见他们?姐姐都说了要我好好养大孩子。义母救了我一命,姐姐救了我一条命。她替我死了,我连他们唯一的骨血都找不到,我还有什么脸面见他们?我连死都怕,怕自己真死了,怎么去见义母义父,怎么去见姐姐姐夫,我还有哪里的脸见他们?

    可到了那天,我还是忍不住要去他们坟前,我怕我不去,姐姐姐夫怎么托梦给我?我怕我不去了,姐姐姐夫会伤心。哪怕还没找到孩子,我也想他们听听,保佑我找到孩子。”

    周孝正眼看她脸色越来越差,急忙阻止她接着说,“小姨,别激动,一切都过去了,你看我好好的,我也娶妻生女了,你也找到我了,都过去了,别想那些不开心的。我们以后都高高兴兴的。”

    “可我恨自己啊。假如是姐姐,她一定会认出你的,她那么聪明。可我太傻了,你就那么好几次路过我身边和我打招呼,我居然没认出你。你看你的眼睛随姐夫,你的眉毛也随姐夫,还有你的酒窝随姐姐,可我就是认不出。”

    周孝正强笑道,“小姨,你知道我笑什么吗?我想起了我家娇娇,她也是和你说过同样的话。她说爸爸,你看我都像你啊,你看我的眼睛随你,我的眉毛也随你,我觉得我哪哪都随你。

    小姨,你看到娇娇一定会喜欢她的,你们的说话的语气都挺像。你看看我如今挺好的,你要养好身子,每年带着我和孩子们去看看我爸妈,我妈不是让你好好养我吗?

    那你要先身体好了,经常烧些菜养我,你还要身体好了,经常来看看我。我们娘俩把过去的四十年给补齐了,你养好身体带着我去看看外公外婆,带着我去江南看看,带着我去我爸妈生活的地方走走。

    所以你啊,怎么也要好好地养好身体对不对?我们往后都想开心的事,做开心的事,等清明了我们去告诉我爸妈,好不好?”

    程老太太听着他说着,渐渐她脸色露出笑容,时不时地点头。

    周孝正暗自松了口气,又说了几句逗她,逗得她直乐。

    程老看老伴无碍,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这会注意到一直发愣的周老太太,他暗自遗憾,这个老太太是好人,一直养大他外甥。可该问的他还是要问的。

    他清了清嗓子,看着周老太太视线往他看来,赶紧问道:“大姐,我想知道老族长在哪里?信物在谁手上?”

    周老太太用手指了指周孝正拿出的护身符,说道:“信物就是护身符,一直挂在小正的脖子上,我让他别丢了。就是担心以后用上。

    老族长很早就出意外去世了。当时我小产坐月子,顾明珠、老族长和我男人三人在商量,我没听到具体说了什么。但她留下了这护身符我是知道的。当时孩子一来就是我抱着,她还向我鞠躬了。老族长曾说过孩子大了,怎么他娘还没来接,会不会出意外了,让我男人去打听柳惜之看看。就是那会我知道柳惜之这名字。”

    程老太太顿时着急地问道:“那是几几年?你男人找了没有?我在姐夫姐姐的小院里一直留着人就是怕人找不到我,找到姐姐那。还有我姐姐当时带孩子过去拿着两个木盒,一个大的是送给你们的抚养费,我亲自放的金条和银元,剩下小盒子是姐姐随身拿出来的。那个小盒子呢?姐姐说过是给孩子的。”

    周老太太皱着眉头回忆,“当时顾明珠进来带了个行李箱,走的时候她确实是空手走的。但我没见过有两个盒子。你给说说是什么样的?”

    “小的只有巴掌大,黑红色的。盒子很普通,上面没有刻什么花纹,里面放着两块玉佩。其中羊脂玉是顾家正房传家用的,我姐姐一直挂在脖子上。还有一枚是周家的玉佩。那是小小的一枚红彤彤的鸡血石印章。这两枚是周家和顾家交换的婚约信物,姐姐说留着给孩子将来娶妻生子用的。”

    周老太太闻言,痛苦地闭上眼,久久不能言语。

    客厅的众人皆面面相觑,也看出了问题,都静静地等待她说话。

    过了许久,周老太太哑着嗓子说道:“周家的那枚印章在老头子脖子上,他说是他爹传给他的。圆形的羊脂玉绳子断了,老头子一直收藏着。估计盒子找找也在。”

    程老叹息道:“大姐,孩子我们一定要认回的。我们有物证人证。甚至连小盒子顾明珠还有照片存底。你该明白顾明珠她有多出色。为了以防万一,她不会不给孩子留后路。可我们就是找不到孩子,一直等着孩子带着信物过来。

    老族长死了,唯一知道真相的也就是周家仁了。我们确信顾明珠当时一定有说到怎么找柳惜之,她才留下信物的。她每次出任务都会事先和我老伴说如果她不在了,让她等着有人带信物过来,以后好好地养大孩子。

    我知道让你很为难,但是我们必须要面见周家仁。要是他不承认我们是一定要报官的。我们等了四十多年,找遍了大江南北,可他就是故意地隐瞒事实。他要是好好对待周瑾瑜这一脉我也就算了,可周孝正不说,周娇受了多少苦?顾明珠那箱金条是我老伴亲手准备,就是怕孩子受委屈,提前就说好的谢礼。他有了这些东西还想留着孩子干嘛?

    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孩子的吗?老天有眼啊!就是我怀疑周娇可能继承了她爷爷的过目不忘,抱着希望我足足找遍了你们的战友。我老伴得知孩子线索,受不了刺激当晚直接进了医院,等我们拿到证据就立即上军机赶路过来,你也看到我老伴的身体怎么样了,就是对你再愧疚,我们还是要找周家仁算账。”

    程老太太立即要起身,嘴里吩咐程思谨,“老大,你带上妈的两个行李箱,里面有你阿姨存着的照片,我们现在就走。我要去问问我姐夫的东西怎么成了他的了?等照片扔在他脸上看看他还有没有脸?”

    周孝正看了看周老太太,说道:“娘,你要是为难就在这吧。我亲自过去问问,事情总要解决。”

    周老太太打起精神,站了起来,说道:“走吧,去看看他怎么说吧。”

    张国庆准备好晚餐,刚要上前招呼大伙吃饭。不想听到了全部,顿时领悟过来,为何周老爷子的态度如此诡异。

    周孝正出了客厅就见到他,“小五,把事情放放,我们开车去周家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