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车上的张老二在暗自盘算张美丽暖屋应该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合适。此时见到张国庆回来说道:“小五,大姐那暖屋咱们买什么好?”

    张国庆闻言想了想建议道:“二哥,我是觉得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人就属大姐最吃亏。那会家里条件最差,她也没读几年书,出嫁也没给她什么陪嫁。等她嫁给姐夫开始上班了,就花费心思贴补娘家。

    长姐如母也就是她那样。我看给钱她一定不要,买太贵我们也消费不起,更没必要。你看还有一个星期,我们不是盖房子买了不少木材吗?先挪些做个简单的衣柜和桌子,你看怎么样?这花费最少,拿出去也体面。”

    张国强听了直点头。他大姐比起小妹更爱娘家。他们娘家人有条件了,怎么也得让她腰板挺直。

    “还是你聪明。不过衣柜和桌子大姐都有了,她那客厅倒是空空的。我看你那客厅几张椅子茶几摆着挺好看的。咱们不用做这么好的,简单点,也做一套怎么样?”

    “时间上来得及吗?要不我们找爹娘和大哥商量再看看。”

    车子开进张家村后,眼看就到大门口,张老二连忙往张国庆口袋里塞了一把钱,说道:“这是你中午给的。我手上还有,没了再找你。”

    张国庆也没和自家兄弟客气推让,笑道:“行,哥你没钱和我说。上班了不能缺钱,应酬挺多。钱这东西还是男人的胆,有钱去哪儿心底不虚。今天中午一顿饭交流下来,你那些同事为人怎么样?”

    “都挺好,还提点了不少。放心吧,就是看左叔面子上他们也不会刁难我。我看了基本没什么问题。真有事,我会找你商量。还有左林说的那两个单位你怎么想?大哥要不要趁机进去?”

    张国庆停好车子,见提到正事,他也没急着下车,说道:“我想不出大哥喜欢什么工作?供销社比纺织厂好,再找人打听打听,最好找个体面轻省的工作。我们不着急,要是以前我今天就急着去找人了。再等等。你也给想想,我们再打听看看。”

    张老二开了车门,边说道:“那我先去爹那和他们通气。你先去和娇娇说今天的事,迟点再来。”

    张老二见他点了头,搬起车上的工作服。他径直往堂屋走去,一到了屋里,就看到他爹和大哥俩人坐在炕上拉家常。

    张爹听到动静,一看是老二回来了,连忙问道:“那个当兵的是谁?有什么事找小五老丈人?你们找到了你周叔了没?”

    张国强笑笑也不着急回答,他慢斯条理地喝了张爹杯里的水后,说道:“好家伙,差点吓死我了。那人带我一出去,村口听着好几辆车子。”

    “讲重要。”张爹气得抢过被子说道。

    张国强见他爹真急了。他赶紧开始讲述,他从这里到县城发生的事情。全程他讲得有声有色,很多细节都讲得清清楚楚。

    张爹他们听了后,一脸诧异,久久说不出话。

    过了许久,张爹吐出口气,感概道:“难怪娇娇父女一点也不随老周家、难怪老虐待娇娇,原来不是亲生的!这家人真不是东西。老子见财忘意,儿子也是如此。”

    老大张国富顾不上发表意见,他担心地往外瞅了瞅说道:“那小五呢?怎么还没回来?周叔那些人呢?他们晚上都不回来?县城那院子睡得下吗?”

    张老二赶紧说道:“我和小五一起回来的。我让小五回房和娇娇说说这事,得让娇娇心里有底,明天他们还要跟着周叔上祠堂。那程老爷子挺细心。他说祠堂阴气重,孩子就别带过去。说完他就带那些人全去住招待所,连周叔都被他叫过去了。”

    说完,他突然想起还有件事,“对了,爹。那位老爷子让我转达一句话,说他们明天上了祠堂就上门拜访亲家。明天我们家是不是要准备一下。”

    “那明天咱们都别去山上了。正好在家看看你周叔那有什么要帮忙。这事迟点我告诉你娘。”张爹立即说道。

    此时他注意到老二身边一堆东西,他指着问道:“你这些衣服都是上班穿的吧?都办好没问题了吧?”

    “嗯,我还没和你们说这事。下周一就上班,就在户籍科。三个月没出问题我就可以转正。中午还请同事吃了顿饭。局里头小五都帮我打点好了,小五还帮我分到一间宿舍,他在里面熟人很多。都是他帮忙搞定的。左叔说还没三个月转正这段时间让我先自己住,别招摇没什么关系。”

    张爹听了高兴地笑道,“那你要好好谢谢人家,平时和同事处好关系。”

    张国强看了看大哥,见他也是满脸喜气替自己高兴。

    他赶紧跑到老大身边说道:“大哥,今天我们在局里,左叔说左婶提了两个消息让他告诉小五。这事关于你的工作。你给听听。

    一个是县纺织厂一间仓库着火了,内部压着消息不外传,但还是处分了职工,如今空出了位置;还有个就是供销社内部招人。我看小五的意思是看不上。你怎么想的?我们俩人想不出你喜欢的是什么?”

    张爹听了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什么话都敢说。啥叫看不上?都挺好的。老大你怎么想的?要是不愿意去县城,你总有个想法吧?”

    张国富笑呵呵地看着他们说道:“千万别让小五欠人情。工作的事情不好办的。上回我大舅子他们就帮我找了很久也没成。万一小五托人,以后人家找小五帮忙呢?咱们三兄弟都走了,爹娘谁照顾,还是我留在爹娘身边。”

    张国强气急败坏地瞪着他,埋怨道:“大哥,啥叫三兄弟都走了?以后咱们不会带着爹娘过去啊。你其他都别想。你就想去哪里上班?想干啥的好?

    小五都快愁死了,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让你进纺织厂他不乐意,他说不想你进去干体力活。就是供销社他都不乐意,说再等等,寻摸个体面省事的。你想想乡里的粮站他都不乐意你去,你还担心他欠人情?他是下定决心跟姑娘找婆家似的挑剔得很。他如今都盯着别人就是打算为你欠人情。你就使劲想,反正小五不会让你留在村子里下地。”

    “老大,你好好想想。爹娘如今还没老,你先计划自己前途。”

    张国富翻了个白眼,说道:“爹,没这么容易的,你没看到这城里人还有没工作。去年我小舅子就花了大钱想把我送进单位,那还是临时工,都没有老二那样三个月转正的临时工都搞不定。老二的事情刚办理,我再去,不好看,再等等。”

    张国强听了心里有些眉目,他大哥不是不想上班,而是担心给小五增加负担,那就好办。“大哥,要是上次你小舅子办下来,你是不是就去上班?那当时供销社临时工干什么活?”

    “好像就是仓库里整理东西,平时送货过来帮忙搬。听说就是仓管员。人家单位去年就招了。”

    张国强听了心里已经有数。他没在这上面上继续,转移了话题,说道:“爹,咱家的野鹿有没有卖了?”

    “怎么?有用?全给卖了。就留了山羊肉。明天你们不去山上,等过几天得空了,咱们自己去,多了少了也没人有意见。”

    张国强摇头说道:“没什么用。有多就给程家带些回去。他们乘军机过来估计也要赶着回去。”

    “这事我会看着办。”张爹点点头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