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219章 招待所谈事
    县政fu招待所就在县政fu不远处一栋小楼,平时县城有关部门招待上级领导莅临考察工作都安排在这休息。

    此时一楼大厅负责登记的服务员,看到一群军人簇拥着三位老年首长进来。立即从柜台后面出来招呼。能在着地方上班的不怕没眼色。

    小周他们拿出证件,很快就办理好。众人跟随服务员上了二楼,看过各个房间,都满意的点了点头,留下两大间大居室给程老、林老他们,各自挑了左右房间,提着服务员送来的热水洗漱休息。

    等分配好房间后,周孝正留下妻子林丽珊陪着林老爷子,来到二楼尽头,周孝正敲开房门,进入了程老夫妇的房间,这间房间是大居室,外边客厅除了程老夫妻还有程思瑾已经在等着他。

    程老太太笑眯眯的拉他坐下,“外头都收拾好了吧?让你媳妇去办。咱们有些话不适合外人听。”

    周孝正笑眯眯的点头坐下,今天很多事情在他预料中,可事情也超出了他的预想。他对于自己父母还是想进步了解。

    程思瑾正色说道:“大哥,你晚上要空出时间和我们谈谈。知道找到你了,我连请假也没请跟着来了。我爷爷临终前交代叮嘱的。还有你周家和顾家的一些事也要和你说说。尤其顾家的事情你得在心里衡量。”

    程老太太拍了拍周孝正的手,叹了口气,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周孝正神色莫测地瞄了眼老太太,心中多少明白有些话之前人多眼杂的没法细细说明,今晚小姨应该还有事情要交代。

    程老看他进来了,让小陈守在客厅门口,别让所有人进来,自己起身带着他们进入里面的房间。等众人坐下后,拿起随身带来的两个行李箱,放在桌子上,双手轻轻fm着箱子,脸色带着回忆。

    过了片刻,对着周孝正说起,“你小姨在你母亲过世后,收集了他们夫妻俩的随身用品和部分书信,打算留着纪念。还有个箱子是当时你母亲捐赠后的文件和些顾家周家的房契地契,有些也是失效了。这两箱子也算你爸妈留下唯一的遗物了,留着做个纪念吧。里面东西等会让你小姨给你说说。

    咱们现在趁着这会没人,先说说咱们三家的渊源。你是周家和顾家唯一的血脉,祖上的很多事情,本来这应该是你父亲要交代给你的,可现在他们和大伯这脉都不在了。思瑾你是程家长子嫡孙,三家的祖上事迹你最了解先给你大哥说说,让你大哥心里有数。其他的事情等你妈再和你大哥细说。”

    程思瑾认真的点头开始陈述,“……就是这样,咱们三家正房长子嫡孙一代代留下了遗嘱咱三家暗地里相互扶持。到了我爷爷这看到周顾两家散的散,自己也无力救助,看透了世间唯有手中军权可以自保,弃笔从戎,开始让我爸习武从军。他临终前痛恨不已,再三吩咐必须要找到孩子。而大姨夫在临终前也嘱托大姨想办法让你从武,好将来安身立命。”

    周孝正听完后,久久没有言语,过了会,低声说道:“谢谢,有心了。周顾程三家的交情咱们两兄弟在,一定继承下去。”

    程老叹了口气,感慨道:“我们三家经历三百年都没出乱子,可最终正房还是倒在偏房手上。要不是程家到我这代从军了,估计三家正房都要凋落了。”

    周孝正神色莫测地轻笑说声,“小姨,你给我再详细说说我外祖父外祖母是如何被逼的?还有我父母是如何诈死逃脱的?按理当时八国联军退出,我父亲在江南顾家,应该也没生命危险,为何还要藏在暗地里?他们俩人在顾家,有保镖在,手上有钱财,有人脉,怎么也不会被几伙土匪给逼得走投无路。”

    程老太太点头赞同,神色痛恨地说道:“周家出事了,听说周瑾瑜死了,你外祖父和你母亲从京城回来看出不对头,偷偷转移部分资产,打算送我们出国,还没等安排好和你母亲俩就病倒了。你外祖母她又不当家,都是靠着丈夫和女儿。这下子家里的顶梁柱全倒下了,家里佣人开始都指挥不动。

    族长和族老就上门说你外祖父这脉要是不招婿,就要过继。可要是过继的话,只能过继偏房的。再说当初要是过继早就过继了,谁还会答应?

    你外祖父推了几次,眼看自己就要走了,刚好这时你父亲回了顾家。你外祖父看透了钱财动人心,就你父亲母亲也是敌不过族人相逼。临终前他反复地让我们这些小辈远走高飞,以后别回来了。

    等他走了,你外祖母一直自责,她怪自己没有生下一个儿子。这时又有那些族人上门嘴里一直怪她当初霸着你外祖父,没给他纳妾,病上加急就倒下了。

    你父亲母亲又要对付那些族人,又要照顾倒在床上的老太太。那些人还不死心,不说招婿了,就强调过继。你父亲除了才名在外,结交了几个文人,在江南没有背景。有的也是京城的,远水接不了饥渴,更何况锦上添花的有,雪中送炭的就自古少有。

    除了几家世交忙着帮你父亲处理官面上的事情,谁会知道亲家顾家也会出了事?江南你祖父有些人脉留着,可都是文人。他们插手进去,顾家说是顾家的家事。就连顾家的姻亲你程爷爷上门找顾家族长,他也说我不过是养女,算不了顾家的。他们顾家有顾家的族规,正房这脉不能断了,除非你父亲过继。可周家只有你父亲这条血脉怎么会过继?

    你程爷爷再三上门相劝,他们才松口说等你父亲母亲俩生了第二个儿子过继顾家,这才阻止族人逼上门过继。可这样一来,族人是不上门说过继了,可哭穷的不断,甚至顾家人在外传言顾家的财产有多少都是正房的,人云亦云。

    就如你外祖父说的那样,族人都没帮忙,还趁乱打劫。那些年你外祖父救过的,帮过的族人无数。可等他一走,那些畜生就置身事外幸灾乐祸。

    等你程爷爷打听到有乱/匪结伙上门。那时候除了你父亲几个文人好友,已经没人给予帮忙,顾家偏房有些在当局里任职的也置身事外,甚至落井下石。你外祖母也过世了,顾家正房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

    要不是被那些人逼得走投无路,我们怎么会放弃一切匆匆忙忙地诈死离家。可惜当时没有听你外祖父的出国,要不然我姐姐姐夫也不会英年早逝。”

    周孝正闻言神色不变,轻轻点了点头,“顾家的族人除了京城这支,还在老家的如今如何?”

    程老太太不屑的嗤了一声,“连自己族人都逼,还想被人善待?死的死,散的散。都不用报仇,除了几户还存在,全都遭报应了。就是那几户也会招到报应的。”

    程老无奈笑笑,说起了重要的话题,“好了,咱们先说说下一步,上了祠堂后,咱们得先给上头通通气,最重要的是公示那几份捐赠书。这份文件在我们手里是一定要公布的,要不然顾家传闻还是隐患。顾家家产除了姐姐捐赠外的,应该是还有,但现在已经人走线索也没了。所以孝正,顾家除了老宅真没什么可留下的了。顾家这些事我和你小姨会全给你办好,但你得跟着我去兜一圈,也让人知道京城周家还有人在。”

    程老太太回忆起当初顾明珠临死前的一幕,痛苦地闭上眼睛,“当时姐姐一定是想要告诉我的,可我太笨了,唯一想的是姐姐不能就这么走了,还有孩子在哪,就是没想其他的。算了,没了就没了,只要孩子好好的就好了。”

    周孝正闻言赞同的点了点头,“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也好。如今我们也不靠祖上财产过日子。”

    程老听了欣慰地笑笑,“这么想就对了。咱们祖上也是一贫如洗过来,你们这些小辈将来还是会重振家门。”

    程思谨盘算下面的行程也要安排,“那大哥打算几时动身回去?后天咱们还可以乘军机回去。”

    周孝正暗自盘算孩子满月他是赶不上了。娇娇这也约好年底回京,目前没什么事情,他考虑好后说道:“后天赶得上。这两天我安顿好娇娇先随你们回去。孩子满月是十二,反正赶不上,等年底他们三口子回京再庆祝。”

    程老视线往老伴望去,想听听,征求她的意见。

    程老太太听后,说道:“娇娇他们三口子也要去京城拜祭她亲爷爷亲奶奶。明天见了孩子咱们再商量。”

    程思瑾看他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拉着他爸出门,“大哥,那你现在先打开箱子看看,刚好这会你们娘俩好好聊聊。”

    周孝正看他们走后,低头打开箱子,看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笔记本,信笺,怀表,水笔,眼眶子再也忍不住发红。

    闭上眼,抬头往上深呼吸了几句,平复心情后,伸出双手轻轻触碰,又怕有个闪失,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才小心翼翼的拿起最上面的一封已经发黄的信笺,耳边听着小姨的解说,仿佛昨日一幕幕重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