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家祖上最早是从南方分支过来,加上后来京城偏房迁移东北入户,渐渐地形成一个大村子——这就是如今的周家村。前两年修整一新的周家祠堂就矗立在村子东边。

    解放前周围还是一片荒地,如今祠堂不远的东面就是周家老宅,在侧面不远就是周家村生产队办公室。

    车子远远地停在生产队办公室门前那块平地。张国庆下了车子,他提起篮子牵着周娇往祠堂方向走去。

    远远地就能看到祠堂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已经敞开。大门口那两具石狮子旁,此时站满围观的族人们。

    看到周娇夫妻过来,人群里已经有人开始笑眯眯地和俩人打着招呼。

    周娇面带笑容看着众人。耳边传来身旁丈夫和大家寒暄声,此刻,她的脑海里一幕幕幼时的回忆重现。

    真要算起来,这祠堂侧门的小屋子才是她幼年的家。这个小屋子是她呆过最长日子的避风港,也是唯一让她心安的地方。

    在这里她可以自由自在地独自停留,不怕被人算计。这里更是她的乐园,无人阻止,无人打扰。

    周娇撇下张国庆,独自徘徊到小屋子里面。空气里依然是熟悉地霉味,房间里的一切让她感到安心。这处狭小的空间曾是她安身立命之处。

    在这里她写下了人生第一笔。在这里她绣出了、画出了、背出了很多第一次。除了在这偷偷学习外,也是在这里她偷偷缩在角落里暗自舔伤,默默哭泣。

    在这里,面对进不去的牌位,那些黑暗的岁月里,她默默和她爸诉说着心里的愤恨、无奈、痛苦。

    也是在这里,她第一次遇到了幼年时的张国庆。

    也是在这里,她强忍泪水下定决心,将终身相托于张国庆。

    周娇漫步走到角落,轻轻FM着墙角那一横横的用力划下的痕迹。那会她用尽全身力气把伤心、恨意刻在这里,也刻在了心底。再次回想以往种种,她还是忍不住替自己心酸。

    眨了眨眼,周娇抬头昂视屋顶的柱子,她努力地微微笑了笑。还好她爸回来了,牌位上已经没有她爸。她该感恩了,她不需要沉醉在恨意里了。

    张国庆转眼不见周娇,与大家简单寒暄几句,立即随后进来。此刻望着她的背静,上前轻轻拍了拍她,低声说道:“走吧,都过去了。等会我们就下了爸的那块破木头。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往前看。”

    “是啊。都过去了。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

    周娇走出房外,最后深深地望了望里面。她轻轻掩上门。一道吱呀声后,门关上了,如同陈年往事也被关在里面。

    张国庆提着篮子,拉着她重新回到正门。

    俩人站在那看着族长他们在忙乎着开门开窗,族人女眷们在那窃窃私语。今天是周家的大日子,重开中门迎接新丁。

    除了女眷,男丁们都在清扫祠堂。

    周家族长转身看到他们小两口提着篮子,笑眯眯地说道,“吉时还没到,等会你爸过来就上家谱。你们再等一会,他们也快要回来了。”

    周娇微笑着点了点头,感激地说道:“小爷爷,麻烦咱们族人受累了,今儿还要劳烦你老辛苦。”

    周族长连连摇头说道:“没事,都是一族自家人。孩子,是咱们周家人没看好你,让你受苦受委屈了。好孩子,别忘了你说过自己是周家人。你一定要记得咱们周家人同脉同根。有啥事情也要找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你撑腰。往后别啥事都自己撑着。如今你爸回来了,你们一家也团聚了。列祖列宗都看着呢,会好好保佑你们一家人。”

    周娇闻言正色地点头,说道:“小爷爷,我会深记自己是周家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记得自己的根,自己的家。”

    “好,好孩子。周家有了你爸,有了你,你们正房还是好样的。你有空和你爸商量看看是不是把你们正房的坟墓迁移到祖地?”

    “小爷爷,我看还是算了吧。他们都在下面安歇了,咱们别去打扰他们了。只要咱们这些小辈知道祖上在哪里,逢年过节记得拜祭就行。”

    周娇明白族长的心思,可她没打算和她爸商量迁移坟地。

    正房嫡系如今幸存的就是她爸。他在京城还可以亲自扫墓。再说,周家村也不是他们真正的祖地。

    他们嫡系自古都在京城,更早的老一辈也是南方人士。听说周家村还是她曾祖兄弟当官留在关外才自成一脉。

    真要追溯起来,正房从来没有什么先人往周家村入坟的。倒是周老爷子这偏房的一脉,按理当初就该在曾爷爷过世分家后,一家人滚回周家村。

    如今周家村周姓人比起南方族人不过是血缘隔得近,属于同宗而已。要是再追根究底,大户人家不是没有下毒手了,搞不好正房与偏房哪一代是死仇都不一定。

    以周娇看来,周家的族谱也是够乱的,他们正房应该也有自家族谱。

    也不知道她奶奶顾明珠当初是怎么找到周家村老族长的?他爷爷周瑾瑜这个才子是怎么算自己的族人的?

    在经历了顾家族人相逼,还信得过周家族人?就凭着堂兄弟这层关系敢以儿子相托?难怪她姨姥姥柳惜之怎么也找不到她爸。

    谁会想到世代居住京城的周家会有祖地在东北?

    周族长也明白他们正房绝无可能迁移坟墓过来。只是他始终抱着侥幸的心理,他希望周娇这个女儿能劝劝她爸。

    这次眼看正房周孝正发达了。假如以后正房祖坟迁移到周家村,与他们周家人偏房就能共成一脉。这样一来,周孝正一定会提拔族人。周家族人遇到事情,也好向他求救帮忙。可一切全毁在周家仁这蠢货手上。好好的一条通天路给那家子给毁了。

    周族长估计当初老族长就是看中这点。希望正房偏房联合起来,他才会冒着风险收留孩子。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以后你记得逢年过节过来拜祭。我先进里面看准备的怎么样了。你爸过来记得喊我一声。”周族长看着她,知道再提就让人家反感了,笑着说道。

    他回了里面,苦笑着朝两个族老摇摇头。别提打动周孝正了,就连周丫头都一口回绝了。这事真没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