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孝正在外头就听到里屋传来阵阵笑声。身边的张国庆耳朵尖,倒是听到只字片语,看到老丈人一脸的蒙圈,暗自闷笑不已。

    俩人进了里屋,周孝正看着她们笑声阵阵,乐呵呵地说道:“小姨,看来你和娇娇是投缘了,怎么样?我们家娇娇是不是很聪慧又漂亮?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这孩子的。不是我夸自己姑娘多好,确实是没人比得上我家娇娇。”

    程老太太笑呵呵的直点头,“确实是好孩子。咱们娇娇是有福气的,就老张家的为人,这桩婚姻也好,婆家好,找的伴侣也好,小五我看了真不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以后你们俩一定要好好扶持着。”

    张国庆郑重地点了点头,“姨姥姥,你放心,我会好好护着娇娇和孩子。你老看好了,哪天我要是做的不好,你就狠狠的捶我。”

    程老太太欣慰地直点头,“姨姥姥相信你。看得出你心智比同龄人更成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爹娘教子有方,你们夫妻俩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他们,尤其是娇娇,小五的爹娘把出色的儿子交到你手上,你一定要好好陪着小五过日子,别忘了父母的恩情。

    你爸妈工作忙绿,生活上肯定没法照顾到位,你们小夫妻遇到难事别怕,以后有事就找姨姥姥,姨姥姥不行还有你姨姥爷,再不行,咱们家还有人撑着。只要你们行事走得直,咱们顾家再也不会被人逼得走投无路。”

    周娇听了直点头,想到顾家,想到自己的亲爷爷亲奶奶,一时有些入神,她也应该凡事留有后路,人啊,一辈子太长了,意外太多了。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将来的兄弟重复周顾两家后路。

    张母听着程老太太的话,心里满满是感动,这才是长辈。

    周孝正看气氛有些沉重,自己姑娘估计又是愁上将来,急忙把提着的箱子往周娇手上塞,看她吃惊地抬头望着他,故意轻拍着她脑门,埋怨道:“想什么呢?小孩子家家的管自己吃好喝好,万事有你老子呢。这是你爷爷奶奶留下的遗物,你替爸爸保存着。我和你妈没那么细心,你可放好了。”

    周娇皱着眉头,瞄了她妈几眼,看她真不在乎,笑眯眯地看着她,松了口气。突然想起那信物里头的家传玉佩和印章,刚想开口,又吞回去,打算等迟点没人再和她爸说说。她心里有很多疑问还没和她爸交谈,不急一时。

    周孝正看她收好箱子,想起刚才自己姑娘的欲言欲止,心里大致明白她想说得是什么,暗自微笑。他家姑娘想到了,他怎么会想不到,这也是他直接交给她的缘由。还有很多事情不方便和别人说,只能等空闲了他们父女自己琢磨。

    周孝正看时间差不多开饭了,朝着张母说道:“二嫂,家里要开饭了,咱们都出去吧。等吃完了,你们再过来和娇娇聊聊。”

    张母闻言,直拍自己,笑呵呵地说道:“你们看我这脑子,走,大伙都走,咱们先去吃了午饭,回头再上屋里好好聊聊。娇娇姨姥姥,咱们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周娇抱着儿子送他们出了门,回到里屋,放下儿子,想了想,取回两个箱子,一直盯着两个箱子,也不打开,就在那暗自琢磨。

    两个箱子是民国时期盛行的行李箱,一个是柳藤编织的四四方方的普通箱子,另外一个应该是国外带回来的密码箱。想到她奶奶拿出普通的木盒子装着顾家传家玉佩和周家印章,她挪开眼睛往柳藤箱子上深思。

    柳藤行李箱经过这么几十年,保存良好,外箱子表面被擦拭得发亮,应该是她姨姥姥睹物思人,常常擦拭。看不出一点毛刺,连上面的小锁孔都崭新没有一点铁锈。

    她暗自琢磨,假如她是她奶奶,当时诈死是有计划的,带着细软出门,除了密码箱外,应该会有个比较大的行李箱装东西,这个柳条箱子除非有什么纪念价值,否则没必要随身带着,以她当时的身家,这样一看就很粗糙的箱子不会装重物,也装不了重物。那她奶奶为何还会和密码箱一起带着身边到死?莫非是她爷爷落难带着找上门的?

    周娇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不死心地往四个角落摸过去,细细感受哪里是否有异常。最终她苦笑不已。

    她设想过她奶奶一定会在箱子里留下她爸的行踪,或者留下封书信给她爸。以顾家唯一女儿是当男儿养育的,她不可能想不到万一她不幸遭难了,周家族人没送孩子回来,柳惜之怎么寻回孩子?顾家族人背叛是活生生的,她会天真的信得过周家仁?她连万贯家财都宁愿舍弃接回孩子,那是一定不放心周家仁。可怎么会不留后手呢?

    周娇还想打开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夹层,可钥匙不在她身边,只能等她爸回来再说。她有预感她那才女奶奶一定留了封信下来,只是姨姥姥没想过毁了箱子,或者她忘记了她姐当初给过的提示。

    周娇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想找到只字片语给她爸,让他心里有些安慰。别看她爸如今笑着面色如常,可她还是感受到了心痛和哀伤,接二连三被自己族人逼着走投无路,奶奶如此,她爸如此,她也是如此,什么顾家,周家,全忘记了他们正房养育着他们偏房,她想起就恨得咬牙不已。

    她爸会不懂,会不明白吗?在周家的祠堂里,远远看到高高在上的牌位,她突然觉得很荒唐,不知道上面的爷爷奶奶会不会嫌弃身边的堂兄弟。

    他们父女俩都不喜欢把伤口摊开给别人看,都自己默默地承受着,就如默默承受着一切的不公。也许她奶奶留下信给她爸,他应该会心里好受些吧,至少他们父女俩还有至亲血脉这份爱。

    收好行李箱,周娇轻轻拍着儿子,脑子飞快的运转着。这次她一定要她爸努力造人,一定要好好培养弟弟们,京城周家不能倒在她这一代。万一真没办法有弟弟,她决定趁早生个儿子随着自己姓周。

    她听了顾家的遭遇,只有一个念头,往后京城周家只能是京城周家,什么族人,愿意来往就来往,顾家族人就是死在她门口她都微笑着走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