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丽珊闻言,不知是羞得还是气得。此时她满脸通红,恨恨地瞪她说道,“你这心操的够多的。我是你妈!你就别担心我们,自己过得好好的,别在这边让我们提心吊胆的。妈知道你性子倔,你爸也不敢逼着你回去。

    我们就等你两年,天塌下来你们也得给我回去。你姨姥姥说得多有道理,你和小五回去又不用像别人求人走关系。最差你也可以进文工团。可你呢,非得靠自己,女孩子性子要强不得。妈只想要你轻轻松松的,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你非得走最难的路。”说着说着,她声音慢慢低沉下去低着头擦了擦眼泪。

    周娇上前帮她妈擦了眼里,逗得她开心了。回到炕上,看着眼前两位长辈,声音低沉坚定地述说着,“妈,我知道你们的想法,明白你们心疼我。可我想自己试试,我想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里,我的将来路在哪里。

    依靠着你们,我怕自己没了斗志,毁了我爸的名声。如今知道我爷爷奶奶当年遭遇的事,我更是无比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人这辈子总会遇到多多少少的坎。我得吸取先人教训,好好想想将来。我还年轻,我想试试,没了父辈的庇护,我周娇是不是可以撑得起周家女儿的责任?更何况,我比别人有底气。我有你们,有姨姥姥他们,就是受伤了,累了还有地方可以休息。你一定要相信我,也要替我高兴。”

    程老太太叹了口气,高兴地摸着周娇小脸,说道:“珊珊,你该高兴,你有个让你骄傲的好女儿。娇娇啊,你和你奶奶性子太像了,倔得像头牛。可你也要记住凡事咱们不求完美无缺,遇到难事,该避让就避开。这条路不通,咱们试着走别的路。

    过刚易折,自古都是能屈能伸地成事。你爷爷奶奶当初要是出国,咱们家也就没有这么遭罪,凭着身上的钱财,凭着他们在国外留学结交的朋友,他们也不会英年早逝。姨姥姥人老了,常常后悔当初傲气当头,报仇心切。”

    周娇摇头劝道,“姨姥姥,别后悔。那是我爷奶他们心中有大国。他们深知没有国哪里有家,他们的精神是可敬佩的,值得我们后人怀念。可我不行,我就想小家,就想全家好好的,家人平平安安的。”

    “哈哈,好,想着平平安安就好,人一辈子平安就是福气。你爸这有姨姥姥看着,你自己在这头,一定要安全第一。遇到难事了就往京城跑,找姨奶奶。我这些年手上还有些人脉,一般事情我们不怕。”

    周娇笑呵呵地朝着她挤挤眼,调侃道,“姨姥姥,你和我爸妈说法一样,有事就往京城跑,就不怕我捅破天?你们都放心吧。我的性子太慢吞吞了,轻易不和人结怨。大家活着都不容易,没必要与人计较。再说这会估计全县城都知道我身后站着全是大靠山,谁没事找事惹我。以前人人喊我金娃娃,如今也不知道改了称号没有?”

    程老太太闻言哈哈大笑,“谁起的称号?周家你爷爷就有雅号,玉公子。他名家恒,字瑾瑜,到了后来人人不知周家恒,光是周瑾瑜的喊,那些小姑娘看到他不敢喊出口,就大喊玉公子来了。那会我们时常笑话他有潘安那么风光,他就很苦恼抱怨说都是那些友人起哄给惹得祸。你爸爸也有外号,东北虎。”

    林丽珊也乐呵呵地说道:“小姨,娇娇这金娃娃称呼没人不知道。在县城你说金娃娃,就有人搭话告诉你怎么找她。你要是问周娇倒是没多少人知道就是金娃娃。这孩子为了这个称呼愁了很久,直说泥娃娃也比金娃娃好听。”

    周娇急忙转移话题,她真怕她们继续打趣,“姨姥姥,你这次还是搭军机回去吗?我爸妈跟你们回去坐得下吗?”

    “明天的军机,都坐得下。可惜咱们小平安太小,要不然你们可以一起回去。这次是运气好,刚好送物资过来,回头是空机。今天是初二,再过十天咱们家小平安满月,这边有什么习俗没有?你婆婆说过怎么操办了吗?”

    周娇摇了摇头说道,“没听她提起。洗三也是她操办的。这些我都不懂。看村子那些孩子都是随便得很,没看到什么动静。”

    “北方什么习俗没接触过,南方这天是要给孩子剃头发、取名字,还要送红鸡蛋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咱们娘家人也是要准备的。”

    林丽珊听闻,点了点头,“小姨,我妈倒是说满月这天让我们准备金锁片、红鸡蛋,还有几套新衣服,还要接娇娇他们回娘家挪窝。我和她爸合计了下,挪窝先推迟年底回去,金锁片这些等走了给娇娇留着满月那天备用。本来还计划拿钱给周家老太太准备红鸡蛋。现在计划是乱套了。”

    程老太太闻言沉思了会,问她,“你最迟几日归队?”

    林丽珊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这次本来没假期的,和同事挪了两天,向上面申请了七天,凑齐了15天,差不多到期了。打算这两天打电话回京先斩后奏。”

    周娇一听就明白她们打什么主意,急忙说道:“姨姥姥,妈,你们先别急着下决定,听我说完。咱们如今是我爸的事情最重要。你们都回去,可别打断原计划,他们男人都是不注意细节,没你们跟着我不放心。

    孩子满月我打算好了,妈你把金锁片留给我。红鸡蛋我在县城里给钱让人准备好送到村里。还有姨姥姥你回去也别寄东西过来,年底我都要回京了,等咱们回去再说,孩子满月过了,还有周岁,什么时候都不急。我爷爷奶奶的事情,我爸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程老太太看着周娇板着小脸说着正事,乐得不行,“好,听你的。你爸最重要。姨姥姥心里有数了。就听你的。”

    周娇闻言乐得点头,“那这么说定了,可别对我爸提起。妈你就说都准备好了,让他放心忙自己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