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带着他娘往张美丽家慢慢逛过去。嘴里时不时提醒她,该如何记住路标。俩人走在路上,张母慢慢地走神。

    过了片刻,她忍不住问他,“小五,你老丈人花了多少钱买的院子?我看里面收拾得真亮堂。你老丈人真舍得。”

    张国庆听了笑笑道,“娘,他就一个闺女怎么舍不得?听说当初娇娇刚出生,他就高兴得不得了。这么多年没看到孩子,如今见她受了这么年委屈,这会心疼坏了。他自然想给她最好的。这院子他花了八百元。可我算了算,里面东西估计也要这么多钱花进去。除了家具,他全部换成新的。”

    “老周家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娘怎么也想不到娶了娇娇会这么好。当时就是看中她的人品,又和你打小长大。如今看来还真是个金娃娃,比金娃娃还值钱。娘这心里有些不安,就怕女方太强了,将来你受委屈。”

    张国庆闻言拥着她,慢慢往前走,“娘,你该相信娇娇的人品,也该相信我的眼光。你看我老丈人和丈母娘对我如何?

    我老丈人当我是儿子对待,他这几天暗地里就开始叮嘱我谁靠得住,谁如何?一切人脉全交给我。他还告诉对方一定要好好护着我们三个人。所以你放心,他们不是那种人。娇娇性子随她爸,你看娇娇就知道。”

    张母慢慢地露出笑容,“小五,你那边片院子有没有便宜点的屋子?我看你大姐、二姐家离你们都不远,以后让你二哥也买这块。”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这片房子很少有卖。这个你问问大姐,她应该有不少人认识信息灵通。”

    母子俩站在张美丽房门前,敲了敲门,里面跑出了个孩子,看到他们,高兴地喊着,“妈,姥姥和小舅舅过来了。”

    张国庆上前抱起他,“子文,你们兄弟几个怎么没回村子了找小舅舅?”

    张子文搂着他脖子,“都要上学。小舅舅我好久没看到你,都想你了。我妈说要等你忙好才能来我们家。”

    “小舅舅差不多忙好了。等你们放假了就跑小舅舅家玩。你妈有没有买零食给你们吃?你们在家都吃什么?”

    “没零食,我妈说买房子了就要省钱。家里早上都很久没买油条包子。昨天吃得都是你送过来的海鲜。我爸送了些给我爷爷了,家里还有很多。小舅舅,我大了,我下来吧。”说完使劲往地上滑。

    张国庆看他娘已经往厨房找他姐。他径直跟着大外甥往屋里进去,就看到三兄弟在做作业,看到他进来,全围上来大呼小叫。

    张国庆连忙示意让他们小声点。他上前摸了摸炕上的褥子,又摸了摸棉被,微微皱着眉。转身后放松脸色,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三兄弟都自己睡的?晚上冷不冷?”

    老三张子聪连忙抢答,“小舅舅,下面热,上面冷。我二哥老抢我被子。”

    张子文瞪了他一眼,“小舅舅,不会冷的。我们三兄弟抱着睡可暖和了。你快坐下来歇歇。”

    张国庆好笑地看了看他,“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考得好有奖励。快报给小舅舅听听。”

    “我这次全是一百,我二哥只有一个一百。我大哥很久没有一百了,都是九十多。我爸说是大哥学得深了,接着还要努力。”

    张国庆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夸道:“哎哟,不错哦,我外甥们真争气。小舅舅奖励你们的,你们自己留着花。等这个学期你们要是还是好成绩,我还要奖励。不止你们连喜子他们都一样,所以子文别推你弟弟。”

    说完,一人两块钱塞在他们口袋里。又拿了一斤糖票,三张面值一斤的粮票递给张子文。见他推辞,他说道:“你是老大,这票据给你保管。记得用掉,过期就作废了。糖买了放家里,想吃了就吃。这几张粮票可以上马路那边的饭店买包子。人家要是问你哪来的,你就说你舅舅是张国庆,他们就不会为难你。听懂了吗?”

    张子文摸着票据,看着两个弟弟期盼着看着他,想了想说道:“咱们要先和娘说了才能用。等娘同意了,明早我带你们吃包子。”

    张国庆看着他们欢呼着跳着。自己出了房间,慢吞吞的来到厨房,一眼就看到他姐准备的玉米饼,叹了口气。

    张美丽看到弟弟,乐呵呵地上前拉着他,“你快坐下,娘说明天周叔他们都走了,你坐会就回去看看他有啥要帮忙。娘先留在这儿陪陪我,我们娘俩说说话。”

    张国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次终于想起暖屋,“姐,你暖屋准备的怎么样?”

    “没啥可准备的,等下周再说。”

    张国庆看了周围,疑惑地问她,“你的煤球炉呢?”

    张美丽瞪着他,“有柴火烧,买煤球干吗?我给拎到新院子仓库里头了。以前楼道里不能烧是没办法,没地方放柴火。现在在一楼可以烧,我还买煤球傻了啊。”

    “那你这下半年的供应票呢?分了多少?”张国庆皱着眉头问道。

    张美丽摇了摇头说道,“我全给美好了,没多少。靠这点都不够用。还是柴火好不用钱。你是不是要票,等会我去问问谁有,挪过来先用。”

    突然张美丽瞪大眼睛,喊道:“不对啊,我刚看你家里堆积了好多煤球。你想干嘛?”

    张国庆看着他娘,哈哈大笑,“娘,你看大姐那样子。放心吧,没干啥,就问问。”

    “你可别想贴补我。大姐有钱,就是怕浪费。”张美丽一脸怀疑看着他。

    张国庆被她打败了,“好好...我知道,你有钱。咱们亲姐弟有啥不能说的。你别紧张。姐,你办酒席的菜迟点买,我给你准备几道。哎呀,别发火,我上山逮野鸡野兔。”

    张国庆暗自琢磨自己可以准备几盘,想想估计差不多够数,赶紧说道,“蔬菜要你自己准备。肉类和鱼我来,你别和我争。我上山自己逮,不花钱。真的,你问问娘,大青山是咱家后院子。”

    张母俩母女听了哈哈大笑,“臭小五,尽会吹牛。好了,你少操心,大姐都安排好了。等那天你上门就行。”

    张子文带着弟弟们,远远躲在外边看动静。

    这会一听到他妈那笑声,带着他们进来,每人手里拿着钱来到她面前,“妈,小舅舅奖励我们的,夸我学习好。”

    张国庆还没等她伸手过去,急忙拉住她,“姐,你可别打击孩子们积极性。这是我和外甥们的事。不止他们,就是喜子他们也是考好了,都有奖励。这留着给孩子们买零食吃。等放假了,小舅舅要是看到你们还是保持好成绩,奖励你们去省城玩。”

    张美丽看着孩子们高兴地蹦跳起来,想想还是算了,“那你们谢谢舅舅了没?都收好了可别丢了。”

    张国庆笑呵呵地听着他们七嘴八舌道谢,使眼色让他们快出去,别等会她姐又是一篇大道理下来。

    张母看着孩子们出去了,安慰她,“你别心里头过意不去。小五性子你还不知道,以前不是也常常送肉上门,他办事心里都有数。娘这次过来就是让你常上他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

    “那还用你上门说?我弟弟我不帮着还袖手旁观?娘,家里的院子盖好了没有?家里没事,你们也上县城住几天。这亲家走了,屋子就宽松下来。还有老二上班是每天回村子还是怎么的?他都打算好了吗?”

    张母指了指张国庆,“小五都给安排好了。单位有间屋子留着给他,平时他都回村里。如今别四处张扬,等三个月后转正那就是板上钉钉了。”

    张母想了想接着说道,“小五一直记挂你暖屋。他要真准备什么,你就收着。咱们家如今日子好过了,你以后别偷偷塞钱给娘。

    娘五个孩子就你最吃亏,陪嫁没东西,嫁人了还一直补贴娘家。如今你弟弟有心帮衬你,你就收了,他是想给你撑腰。娇娇那你更是放心,她屋里东西只让娘随意用,有好东西都逼着爹娘用。连暗格在哪里,她都告诉娘,让娘缺钱缺票了自己拿。以前村子里那些婆娘老说娘偏心眼小五,看看如今还不是小五两口子最贴心。”

    张美丽闻言,笑呵呵地直点头,“娘是有福气的。美好公婆昨儿刚说爹娘是越老越有滋味。我想想咱老张家算是起来了,可不是到了你们享福了。”

    张国庆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娘,咱们先回去,估计他们要等咱们一起出去吃晚饭了。姐,你别准备了,我们先回去。”

    说完,张国庆拉着张母往外走。

    张母扭头朝张美丽喊着,“过几天娘再找你,你好好想想还缺什么。我让你爹给你送来。你别送了,早点准备晚饭给孩子们吃了。”

    告别张美丽,张母拉着他疾步往家里赶路。

    张国庆扶着她,急忙说道:“娘,别急,很近的。大姐那你私底下和她说说,我那几百块真不急着用,放在家里又不会生小钱。我看子文他们被子又薄又窄的,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薄薄的,买了房,连包子都没吃过了。你让她先紧着孩子们,别亏了他们。”

    张母听了心里闷闷的,看着路过的行人,都是穿着打了补丁的衣裳,面色也不见得好多少才舒了口气。再看着自己儿子穿着崭新的衣裤,看了看他脸色红润,还真是比城里人更像城里人。顿时明白过来,这孩子是拿自己家对比呢。

    “好了,娘心里有数。你大姐日子算不错了,她是为了买房还账,又不是揭不开锅。你可悠着点,别使劲给钱。除了人情外,你大姐没张口你就别动心思。咱们救急不救穷,你上面四个哥哥姐姐,真要补贴,都是无底洞。我看你今天就给了一把钱,等你上班一个月才多少?你还得给咱们平安留家底。”

    张国庆点了点头,他明白她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