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群人出了大门来到车前,纷纷上车,林丽珊开着车子,带着女眷们上了一辆车随后跟着前面一辆往胖师傅那开过去。

    车子里,张母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听着她们聊天,思绪纷乱,她想起客厅那一堆如小山的礼物,再想起今天中午程家带过去的一堆大礼,暗自琢磨该准备什么回礼。也不知道她临走前吩咐的,老大夫妻俩准备的如何。

    周孝正在最后一辆车子里,张国庆开着车子,身边坐着赵传光、程思谨,三人聊着天,等出了路口,周孝正吩咐张国庆经过赵家喊上赵大山。

    车子在赵家门口停下,张国庆跑进院子看到赵大山在客厅,“叔,程姨呢?”

    “还没下班,找她有事?等会就回来。”

    张国庆拿起他的大衣,拉着他往外走,“我爸和光叔他们在外头车上等你。咱们不等程姨了,先去吃饭。”

    赵大山匆匆忙忙关上院子大门,俩人上了车。

    打了招呼,赵大山好奇地问赵传光,“你早上不是非要回去吗?啥时候又来县城?咋不喊我?”

    赵传光得意地说道:“我一听你说今天正哥要和程哥他们上祠堂就猜到他们很快就要回京。这不就赶回去带着媳妇过来,要是正哥回来没见她,你信不信我媳妇会一直念叨个不完。怎么样?兄弟都聪明吧?”

    赵大山鄙视地看了看他,“你还真是怕媳妇。”

    “我是好男人,怕媳妇才是好男人。我就不信你不怕红辣椒。咦,红辣椒没来?”

    “上班呢,老娘们就是事多,没一次准时下班的。”

    张国庆避开马路上的坑坑挖挖,飞快的往县城东郊开去,孩子初次出门,他确实不放心,加上周娇在家也没吃一口,他还得让胖师傅照顾点先做份月子饭,心情越发迫切。

    抄了近路,终于赶上大部队停在院子门口,张国庆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当初胖师傅这院子选址位置合适,否则,光看这六辆车子浩浩荡荡地看过来,也会引起村人围观。

    胖师傅听徒弟说门口来了群小车,心底惊疑不定,亲自疾步往大门口赶去,到了门口就看到张国庆在里面,心里狠狠的松了口气。他这都是天黑后客人过来,今儿这大白天的一出,害得他心脏怦怦直跳。

    “小五,快带你家长辈进来歇歇脚。你跟我上大房间,里头就可以摆上两张大桌子。还有个火炕,让小娃娃躺着。”

    说完,胖师傅领着大家往东厢房最大的一间进去,这屋子确实很大,里头摆放着两张桌子,炕上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张国庆满意地点点头,朝大家问道:“姨姥爷你们吃食上有没有禁忌?我让胖师傅给你们点点今天可以上什么菜行不?”

    大家都摇摇头,全看着程老他们,就看老爷子他们有什么需要的。

    程老笑眯眯地指着身边的林老,“老林,你来说吧,我吃什么都没关系,百无禁忌。你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林老爷子朝着胖师傅点了点头,“菜色没什么讲究,你照顾点女眷们。咱们男人这记得上好酒。看着上就行。对了,记得先做份月子饭上来。”

    张国庆提着竹筐随着胖师傅往外走,“胖师傅,你先给我媳妇上点滋补汤和大米饭。这竹筐里的海鲜你看着做就行。还要劳烦你多准备几道适合老人家吃的。冷菜和酒先让小师傅上桌。”

    “你瞧好了,今儿我绝对拿出看家本事。小五,今天煨好了熊掌母鸡,你要不要?价格比较高。”

    “你今天就是再来个佛跳墙我都要了。老规矩,等我付钱。”张国庆说完,交给他篮子往房间里走去。

    远远听到赵大山在说胖师傅的家传历史。

    进了房间,张国庆往炕上过去,发现他儿子躺在炕头呼呼大睡,丝毫不受环境影响,真够随遇而安的。炕尾坐着他娘她们,都高兴地聊嗨了。

    周娇朝他眨眨眼,微微笑了笑。张国庆呵呵直笑,这会能看出来,更嗨的是眼前这位,没看她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

    张国庆轻声说道:“等会有熊掌,你有口福了。还有什么想吃的没?”

    周娇小心看看四周,低声说道:“要是有飞龙汤就好了。”

    “今天应该也有,我刚看到食材里有处理好的飞龙。”心里暗自琢磨难得娇娇喜欢,迟点全部打包带走。

    过了片刻,两个小师傅陆续上酒上冷菜,周孝正招呼大家坐下后,招了招手让张国庆过去。

    “今晚咱们放心喝酒,喝醉了有那桌几个不爱喝酒的送咱们回去。阿光晚上和老爷子们住招待所,明天下午咱们一起上省城。小五,给你姨姥爷他们满上。”

    张国庆打开酒坛子,从程老那开始,两桌子男人全给倒满高粱烧。

    林丽珊看他还要忙着倒果子酒,连忙说道:“我们女眷妈照顾。你上那桌,盯着点两位老爷子别给喝过量了。”

    张国庆点点头,回到位置上。

    赵传光看他回来了,站起身举起酒杯大声说道:“正哥,这第一杯我们先祝你脱离苦海,亲人相聚,认祖归宗。”

    他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全都站起来敬酒。

    等喝完第一杯大家坐下,赵传光看着张国庆已经开始倒酒,连忙夸道:“还是我女婿好,你们看看多懂事。小五,你坐着,我们大伙自己倒上。”

    端着第二杯酒,赵传光站起身,“这第二杯酒呢,我得先说几句话,我啊,高兴,今晚真高兴,终于看到咱们家娇娇了。媳妇,咱们敬正哥和嫂子一杯,谢谢他们两口子替我们生了闺女。”

    周孝正站起身,端起酒杯,“你这话就有毛病,什么叫我们两口子替你们生了闺女?你得记住了,我是亲的,你是干的。好兄弟,为了你年年一麻袋纸钱,咱们干了。”

    金慧敏听了哈哈大笑,忙向大家解释。说完站起身举起酒杯碰了碰林丽珊的杯子,大声说道:“正哥,为了你平安回归,妹妹先干为敬。”

    赵大山哈哈大笑,“说得好,咱们大家为了正哥平安回来,也干了这杯酒。”

    周孝正等大家伙喝完,倒上酒,举起手上杯子,“这第三杯,我敬大家,感谢的话不说了,都在酒里。”

    三杯酒后,小师傅接着端上热菜,周孝正忙让大伙先填填肚子。

    张国庆耳尖,依稀听到外边有左林的声音,细心听,眼角触到上座的两位老爷子,顿时醒悟过来,拉了拉周孝正,指了指外头,无声说句,“左林”

    周孝正会意过来,点了点头,看着他起身离开拉开大门。果然看到左林提着一坛子酒和李爱国在外头刚要推门进来。

    张国庆连忙拉着他们两人的手进来,“李叔、左叔,幸好你们来了。我爸下午还遗憾你们今天上班没法和你们聚聚呢。快进来,大山叔今天请假没去成山上,已经被我给拉过来了。这会好了,有你们加入,晚上真要不醉不归了。”

    周孝正眼里闪过笑意,站起身吩咐身边的服务员加两张椅子。拉过他们两人按在自己和张国庆的位置上。

    “快坐下。左林你这是哪来的酒?”

    左林点了点就指着张国庆。

    赵大山高兴地喊道:“50年老窖,你可算是来对了。程哥、阿光,这是左林藏私酒,等会咱们全给他喝光了。”

    李爱国朝程老和林老爷子抱怨道:“两位老爷子,你们昨晚来了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句?今天听服务员报上来我们就急着找你们,好不容易打听你们往村里去,赶到小五家,他们说你们回县城了。等我们赶到县城,看看招待所你们也没回来,还是找到左林才知道小五那新院子在哪,结果一过去,大门紧闭,幸好听人说你们几辆车往县东郊开过去,我们才能找到你们。”

    程老笑眯眯的安慰他,“确实辛苦了。这次我们过来办私事,没必要麻烦你们。平时你们工作已经很繁忙了,没必要给地方添上麻烦。都自己倒酒满上,咱们接着喝。”

    等添加了两张椅子全坐下后,胖师傅亲自端着熊掌上来。

    “这是熊掌煨老母鸡,连炖了两天,老爷子吃吃看。”

    程老开了盖子,迎面扑来一股浓香,用勺子舀了一小碗,用筷子加了块肉放入嘴里,脂肪多的地方入口即化,余下有筋有韧性,轻轻一咬就断,吞下后口齿留香,回味无穷。难怪连孟子云,“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桌上各人舀了一小碗,都津津有味品尝着。

    赵传光喝着汤,对着胖师傅竖起大拇指。这手艺确实不错,咸淡适宜,油而不腻。想起上回家里阿姨做得熊掌犹如猪蹄真是可惜了。

    周孝正看不一会,两坛子全吃光了,再看女儿眯着眼睛喝着汤,就跟小猫咪似得,心里乐开花,忙问胖师傅,“还有吗?再上两坛。”

    胖师傅哭笑不得,赶紧摇头。就这一个前掌,他还是好不容易寻摸来的,这东西可不容易找到。

    等胖师傅离开,金慧敏低声说道:“我一直以为熊掌就是猪蹄味道,看来这关键在于厨师手艺。”

    程老太太被她的话惹得大笑,“他这是和老母鸡一起煨,还加了辅料。要是红烧熊掌还真是如猪蹄。最好吃的要数佛跳墙,可惜如今都见不到了。”

    周娇如今被窝窝头残害得只要是肉都好吃。至于佛跳墙她空间里好像还真有。记得那次张国庆带她到一家会员制的私家馆,他们俩慕名而去,点了一桌子的菜,最后打包了那大坛子的佛跳墙。当时他们是怎么想的呢,半桌子的素菜。如今要是谁花大价钱请她吃半桌子素菜她就跟谁急。往事不堪回首啊。

    赵传光等左林俩人敬好酒,连忙说道:“左林,先倒你带回的好酒。能让我女婿惦记的一定是好酒。”

    左林笑呵呵地直点头,指着张国庆,“小五,帮左叔给大家倒上,让大家都尝尝味道。别舍不得,你婶子已经留了五斤给你。”

    张国庆听完,高兴地应声。拿起这二十斤酒坛子开始倒酒,这坛子还真要他倒不可,幸好他力气大,绕了俩桌子也不累。

    等他倒满两桌子酒杯,房间里顿时一阵酒香,不愧是陈酿,气味香浓,喝了口,满腔生香,口感绵甜醇厚,难得可贵的是尾净,回味无苦涩。喝得众人赞口不绝,等带来陈酿喝完,个个已经红光满面,情绪高涨。

    赵传光撸起袖子,拍桌高喊,“除了两位老爷子,男人们开始打通关。兄弟们,今晚不醉不归。”

    语落,众人纷纷起身敬了两位老爷子后,起哄高喊赵传光先来三杯。

    张国庆早就搬来几坛子酒放桌上让他们自己倒,自己接过孩子,让张母她们先喝酒吃菜。等孩子喝过奶粉,房间内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周孝正留下张国庆照顾众人,先带着周娇和孩子回小院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