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外面天色已经一片漆黑,院子外,除了他们几辆车,还停留了两辆,看来什么年代都不缺条件富裕的。隔了不远的村子已经不见灯火,车子行驶中,越近县城,街上行人也多起来,家家户户透出灯光。

    周孝正开着车子,眼睛瞄到周娇揉着额头,闷闷笑出声。周娇性子随他喜静,因而他借故带着孩子离开。

    车子停在家门口,周孝正父女俩回了正房,不约而同地出了口气,相视笑笑。

    周娇安顿好儿子,从衣柜拿出柳条箱子放在桌上,就见她爸手上拿着工具进来,她紧张握紧双手,憋住呼吸静静地看着。

    周孝正小心翼翼地清空箱子后,伸手往内箱四角摸搜,不一会拿起湿手帕往四边轻轻擦拭,过了会,显出接缝出。他用小匕首隔断线条,挑起内村,终于落出整个箱子的接缝口。放下工具后,又用热水轻轻擦拭胶水处,直到没了痕迹。

    等了片刻,水印消失后,周孝正轻声说道:“终于要揭开谜底了。娇娇,你过来帮爸扶着箱子。”

    周娇双手扶住箱子,憋住呼吸,钦佩地看着他分解箱子,等拆出整块底部,只见整个底部薄薄木板上面覆盖着好几层油布。

    周孝正父女俩顿时愣住,想象是一回事,可真看到了黑黑的油布,就等揭开可以找到几十年前的秘密很是震惊。

    周孝正闭上眼睛,深呼吸后,睁开微红的双眼,拿起匕首,等手不再颤抖了,小心翼翼地隔断油布黏贴处。

    周娇站在他身前,都可以听到他心脏砰砰跳的声音,担忧地看着他取下整面厚厚的黑油布。

    “别担心,爸没事。你奶奶应该全放在这里,以防万一,接下来还要拆开盖子。你先摁住盖子,我来复原底部。”

    周娇点点头,过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她爸恢复好箱子,找不出一点痕迹拆动过,父女俩大大地松了口气。

    周娇回到衣柜前拿出黑色密码箱放在桌子上。周孝正又是一阵折腾,过了片刻,发现这箱子工艺上拆开会留痕迹,朝她摇了摇头。

    父女俩清理好桌面,拆开双层油布,终于看到庐山真面,报纸包着两个文件袋。周孝正拆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份信。其他的推给周娇,自己抽出信纸,看完后,他忍不住起身往书房走去。

    周娇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拿起信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

    “正儿:

    等你见到这封信,妈妈已经和你爸爸相聚,在天上远远地看着你,所以你不要悲伤。对于你,我唯一的儿子,妈妈感到深深地歉意,没法照顾你成人,看着你生儿育女。

    假如时光可以逆转,…….

    等你看完这封信,妈妈不知道我们的正儿是呀呀细语的童子,还是已成彬彬君子,顾家最后的家底切记不可外传。记得财不外露、也要学会隐忍。我和你爸只希望你一生平安、衣食无忧……”

    周娇看完后泪流满面,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完后,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回信封内。倒出文件袋里面的东西,拿起里面三张照片,看着年轻的爷爷奶奶,再也无法控制,伏在桌上低泣。

    周孝正控制好情绪,回了房里。

    他拍了拍女儿后背,伸手从她手上取下照片,看着照片里面的母亲笑语盈盈,抬头狠狠吸了口气,强忍泪水,笑着安慰她。

    “你看,你真像你奶奶。别哭了,你奶奶让我们要微笑着面对一切。娇娇,你看爸爸像不像你奶奶?你再看看你爷爷的眼睛和眉毛。”

    周娇红着眼睛抬头望着爷爷奶奶的合照,“姨奶奶没骗我们,爷爷奶奶真如传闻绝配。爸,你集合了他们优点。我最像奶奶。这应该是他们在国外那会拍的吧?”

    “看背景就是国外,那会国内都没这么好的技术。这三张应该都是他们留学那会拍的。你真像你奶奶,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你,难怪你姨奶奶看到你失态。”

    父女俩聊了会,周孝正看女儿心情好些了,把三张照片放进信封里。

    他开始翻阅完剩下的文件和存单,叹了口气说道,“当时你爷爷奶奶应该出国。有这些东西在,迟早东山再起,何必单身独斗。

    你全部收起来放好。除了爸,对谁也别露出口风。目前我们没办法出国——国外存单和保险柜只能放着。国内除了藏在顾家老宅的东西,其他都别动。其他没了就没了,安全第一。这次爸一回去,暗地里一定有人盯着你。”

    周娇看着他严肃着脸,知道事关重大,认真地点了点头。

    周孝正再三吩咐后,见她的神情,满意的笑了笑道,“好了,也别太紧张。爸有钱让你过好日子,要是没钱还真会动用。娇娇,爸爸的娇娇就该是小公主。”

    周娇感受着他满满地宠溺,哈哈直笑。

    周孝正从密码箱里拿出小盒子,打开递给她,“这玉佩、印章和小钥匙关系到国外遗产,你贴身戴在身上,谁也别给。”

    “爸,你直接戴在脖子上,你自己保管。我怕我丢了。”

    周孝正摇了摇头,“不能放我这,一来军人不能戴,我平时护身符也是放内衣口袋里,二来你妈看到不好解释。放你这最安全。反正以后这些都是你的。要是你奶奶还活着,也是要留给你的,你最像她。等将来你真有弟弟,你就看着给点他。”

    周娇闻言也没分辨,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她接过玉佩印章贴身戴好。

    看着他整理好不带回去的东西,用油纸包好,拿出匕首在墙角挖开砖后塞进去,又恢复如初。她上前看了看,对着她爸竖起大拇指。

    周孝正得意地挑了挑眉,“这样还不行,明天我再设计一下。你老子本事你还没看到呢。咱们家金条放了几十年除了你妈谁也发现不了。还有两个箱子怎么来的就怎么带回去过明路,世上不缺聪明人。”

    周娇自豪地直点头,她爸确实厉害,连这些都想到了。看着空出来的柳条箱子,她拍了拍自己脑袋,急忙跑到衣柜前,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放在里面。

    周孝正笑眯眯的看着女儿滔滔不绝地叮嘱他,什么是自己用的,什么是送人的。看着崭新的两件夹衣、鞋垫,又是心疼又是高兴。

    周孝正看她交代完了,打趣道,“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你爸要去受罪了。”

    周娇闻言哈哈大笑,那喧闹的气氛她是受不了,可怜她老子了。

    周孝正看她要送他出门,连忙拦住,“我自己出去,外边风大。以后你一个人在家,记得把书房这个门给关上,外面有什么动静都别出来。”

    说完看她应声,出了正房关上客厅门,看看院子路灯,想想又到厨房拉开电灯。

    过了片刻,周孝正站在院子里,看着灯火通明,放心地往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