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胖师傅院子里,张国庆以借故出来三次,依然没见老丈人返回,心底渐渐不安,他们父女俩离开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这是家里进贼了,还是出什么事?

    好不容易听到远处传来的车子声音,急忙往外跑去,等了会,看到车子停下老丈人出来,喜出望外地喊道:“爸,家里没事吧?”

    周孝正看着他头顶的小雪花,埋怨道:“你这孩子大冷天出来干嘛?快进去。家里能有什么事。快进去喝口热汤。”

    张国庆跟着他快步往里面进去,暗自叹息,这女儿控一看到自己闺女就忘了时间,他都可以想象得出明天分别情景。

    赵大山一看到他们进来,立即拿起两杯酒递过去,“正哥,你来迟了,先喝口热热身子骨。怎么样?都安顿好了吧?”

    周孝正接过酒,笑呵呵说道:“抱歉,这明儿就要走了,跟娇娇多说了几句给耽误了。来,咱们接着喝。”

    赵大山暗自腹议不已,什么话说了两个小时多,这俩父女可真会聊。都没法想象两个闷葫芦怎么聊的。

    周孝正带着张国庆开始打通关,从程老那开始,他先感谢了老爷子,恭恭敬敬地敬了一杯。完事后让张国庆给程老倒满,翁婿俩配合默契,一个喝一个倒。

    等到张爹面前,周孝正郑重地敬了一杯,干完后直说感谢他们夫妻俩对自己闺女的照顾,亲自接过张国庆手中的酒坛子替亲家倒满。

    赵传光站在边上看出他的意味,配合着上前,“张二哥,咱们也干一杯。谢谢你们夫妻一直照顾我们闺女。以后咱们常来往,有事你吱一声,我随后就到。”

    张爹乐呵呵地端起杯子干完,拿起桌子上的酒坛子替他倒满后,说道:“这杯我敬你,以后没事常来家里坐坐。小五哪里不对,你该骂就骂,该打就打,当自己家孩子一样。”

    赵大山起哄道:“小五听到了吧?这里你最小,以后做不好,咱们这些叔叔可是拿棍子抽了。”

    张国庆乐呵呵的应声,“应该的。”

    周孝正干了酒后,对着李爱国和左林说道:“以后小五还要你们这些叔叔照顾,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的,岁数在那。有行事不对的,你们可得提点些。”

    看他们都高兴的应声了,周孝正带着张国庆来到程思谨面前,按住要起身的程思谨,对张国庆说道:“这是你表叔,亲的叔叔。爸的亲兄弟,你往后还会看到你二表叔和小表姑。来。给你大表叔倒满。”看他替程思谨续杯后打了招呼。

    朝程思谨说道:“兄弟,咱们家人少,等孩子回京少不得还要麻烦你们。你以后当自己儿子看。”

    程思谨闻言,眼里闪过惊讶,微微想想,顿时明白,郑重地说道:“大哥放心。”

    周孝正拍了拍他肩膀,俩人相视笑了笑。程思谨看他连干几杯,还空腹着,拉着他借故谈话坐下,向张国庆使个眼色。

    张国庆会意,立即端回老丈人碗筷,放在他面前。

    程思谨看着周孝正得意的挑了挑眉,白了他一眼,“行了,你女婿还是我侄女婿呢。少得瑟。快填填肚子。”

    周孝正吃了几口停了筷子,拍了拍他,带着张国庆继续。

    晚宴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散席,一群人又是轰轰烈烈地往县政/府招待所过去。喝醉地几人高声唱着跑调的《打靶归来》。

    前面车上的程老听了哈哈大笑,对林老爷子打趣道:“老林,还记得咱们年轻那会不?你可不输于他们。”

    林老爷子瞪着他,不服输嚷嚷自己比他们唱得好听多了,他家林丽珊就是台柱子,就是遗传他的。

    到了招待所,李爱国他们安排好房间,吩咐好服务员,才告辞离开。

    周孝正看看时间,和妻子商量了会,决定不回小院,拉过张国庆,“你带你爹娘住家里。娇娇应该睡着了,我和你妈就不过去了。明早我们再回去。”

    张国庆连忙说道:“我爹娘一定要回去,说是不回去不放心。我迟点还要送他们回去。你和妈还是住自己家吧。在这那有家里舒服。”

    周孝正往周围看了看,小声说道:“爸晚上找你光叔还有事。娇娇要是问起,你就说关于你光叔他爹和咱家的事。懂了吧?”

    张国庆会意地点点头,跟着他往他爹娘那边过去。听着周孝正叮嘱他,他回京后,假如赵老爷子过来该如何处理,还有人情往来。

    眼看前面大家都聚在一起聊天,俩人停在交谈。

    周孝正上前拉着张爹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就见他连连点头。

    张爹夫妻俩告别了大家,随着周孝正他们离开。俩人小声交谈着,直到大门口,张爹拦着他们再送。

    张爹他们上了车后,等张国庆开出一小段路后,开口说道:“直接送咱们回村里。明儿他们要回去,爹得准备点东西回礼。”

    “爹,回礼交给我。太晚了,你们就在县城歇一晚,家里还有大哥二哥他们呢。”

    张母连连摇头,“别,你这小车一开转眼就到。东西你别准备,娘下午就让你大嫂准备了。就怕娇娇干爸那没准备。”

    张国庆停下车子,转头对他们说道:“这次可别像上次那样准备。他们做军机放不了多少,再说这亲戚多了,折腾不起。他们匆匆来匆匆去的,就是没什么东西也可以理解。至于省城这边,我老丈人准备的海鲜还在小院子里,明天给他们带回去就行,回礼等过年年礼算了。”

    张母听了犹豫着看了看老伴,疑迟道:“这会不会少了些?程老带了不少礼物过来。小五院子里娇娇她干爸可是带着小山那么多。”

    “傻婆娘,她干爸就是给的大山那么多也没有咱们平安挂着的那块玉佩值钱。你没看娇娇都跳起来要还给她干妈。”张爹哈哈大笑地说道。

    张国庆看她妈听了更是无措,连忙安慰道:“娘,没事的。我看我老丈人对娇娇点头了。咱们家平安比这玉佩更值钱的还很多。我老丈人就偷偷给了娇娇不少。咱们家对这些不稀罕。对了,我给你们说件事。”

    说完,张国庆启动车子往村里开去,这大晚上停车冻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