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车子刚一停在张家门口不远,张国富两兄弟听到门外车子声音。他们急忙提着煤油灯跑出来。

    张国庆下车扶着他娘出来。结果刚转身,他就看到大门口飞快地闯出两团黑呼呼的东西,中间还带着一点亮光,吓得他赶紧把他娘护着身后,等听到他二哥开口大喊爹娘,顿时松了口气。

    张母往旁边伸长脖子看着老大哥俩靠近灯源处,发现穿着军大衣的两团。她醒悟过来,想想又好笑又好气。

    张国庆跟随他们进了院子,扯着他娘进了自家屋子。

    房间里,他拉着他娘,低声告诉东西都放在哪里?说完后,他装了不少评书、京剧唱片磁带放在留声机上面,怀抱着来到他爹娘的卧室。

    正要脱衣睡觉的张爹一看吓一跳,埋怨道:“怎么搬过来了?快带县城去。”

    张国庆笑道:“带过去干吗?没几天就回来。爹,我把留声机放你屋里,我屋里还有不少磁带唱片。我娘知道放在哪,没事你就听听。这东西坏了也不怕,我会修。”

    “什么东西都不能常用,容易废东西。快带回去,我没空听。”张爹连忙摇手,让老儿子搬回去。

    张国庆乐呵呵笑道:“买了不用那才是废了。我屋里煤球炉一直烧着,要用你就自个张罗。别怕废煤球——我手上还有很多煤票,你使劲用管够。

    酒藏在柜子底下。娘要是不给你喝,你偷偷带着我大哥他们上我屋子里喝,里头有花生米。你没事自个上屋里看看有啥用的赶紧用了。”

    张爹连忙推着他出去。再说下去,屋里一点东西都不用留了。让他快些回去,路上开车小心点。

    张母送走老儿子,关好大门。她回到房间,就看到老伴在摆弄留声机,她上前笑着说道:“你会不?要不要我教你?”

    张爹犹豫了下,摇了摇头。大晚上的声音太大,影响孩子们睡觉。等明早再听,还可以喊上他大哥小弟,三兄弟一起听。

    老两口钻进被窝,张爹听着老伴絮絮叨叨的念着家里家外的小事,时不时回应几句。临睡前还一直想着自家老爹。

    深夜的张家村一片寂静。车子进来出去地启动声惊醒了不少北山脚下的住户,有人背地里低声骂着,也有人羡慕夸赞。

    离张家最近的张大伯家,受到干扰最大。此刻张大伯夫妻俩还没入眠,正在琢磨大儿子选举会计这回事。

    听到车声,张大娘低声说道:“你二弟家真要发了。今儿我远远就看到你二弟二弟妹上了小汽车。这会该是小五送他们回来了。这大晚上的才回来,也不知道上哪逛了?”

    张大娘等了会,发现老伴没回应,她叹了口气。

    过了会,看到车子离开,她捅了捅老伴,好奇地问他:“你说这开进开出的,不会大晚上还有人要走吧?咋二弟妹没留人家住下明儿再走呢?”

    张大伯看着她炯炯有神的双眼,知道再不回应不行了,“这会应该是小五回县城。周孝正在县城买了院子给他闺女。今天带着娇娇他们上县城了,老二两口子一定是不住那,小五给送回来了。”

    张大娘狠狠地扭了一把老伴。张大伯委屈得想哭,他哪里得罪自家媳妇了?就是黑灯瞎火的,张大娘也感受到了老伴地怨念。

    “你说你咋不让我生个像小五这样的儿子呢。公爹真有眼光,说小五最有出息,看看现在连县城都有院子了。”

    张大伯暗自叹了口气,这样也可以怨他?

    他再次想起张会计私底下和他说的话。暗自琢磨是不是该找个借口避开老伴一段时间。他真怕老伴下回不是扭他,而是拿棍子抽他了。

    “孩子他爹,你说小五天天见的是大官,他是不是要回城里上班了?要不然小正干啥买院子给娇娇?二弟可是盖院子给小五呢。”

    哎哟,完了,这婆娘终于想到关键处了——张大伯心里暗暗发苦,“有这可能。这地方关不住小五两口子,迟早他们是要回京城。”

    张大娘深深地叹了口气,“国富和国强两兄弟接着也会上城里了吧?就小五这孩子的性子,还不得拉扯着他两个哥哥和姐姐们。

    听说美丽想买大院子没钱,小五得信后立马赶回家拿钱,一天都不耽误。咱们几个孩子是好,可对妹妹没这份心。美丽买院子那会,娇娇他娘都还没上门,小五就这么使劲帮着,如今更加不用说了。”

    张大伯还真没听说过这事,问道:“你听谁说的?瞎传的吧?”

    “嗤”,张大娘讽刺地出声,加重语气说道:“美丽她妯娌张家老大媳妇说的。千真万确的事情。小五还告诉她姐,这钱不急着用,目前几年都不用还。我当时听了回来和咱们儿媳妇说,你猜猜她们怎么样?全闭上嘴不敢吭声。

    我算是看透她们了。咱们家秀丽真可怜,将来有事找小五夫妻都比找他们这些亲嫂子好。”

    张大伯连忙捂住她的嘴,吩咐道:“这些话可不能说口,伤孩子们的心。咱们老了,还得靠他们照顾闺女。”

    “孩子他爹,我心里都明白着呢,也就是对你说说。我说小五比咱们儿子好,不是随便说说的。

    秀丽今儿回来和我说,小五特意送了三条大黄鱼和对虾过去,对她公公说,好久没看到他姐,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拉着亲家又是哄又是捧,直说的亲家哈哈大笑,后来连饭也没吃,急急忙忙地开车走了。

    这傻孩子问我该怎么办?说她公公婆婆昨儿就说让她没事回娘家看看。你看,这就是兄弟给自家姐妹撑腰,咱们几个儿子会想到?”

    张大伯用被子捂住哈哈大笑,“你别说,这些人情世故只有小五做得出来。小弟说小五平时常会送些野鸡野兔给秀芳,说是给外甥外甥女吃的。这小子打小就是人精,又重情义。别人学不来他那套。”

    “哎,我是真羡慕二弟妹。儿子好还要儿媳妇好。娇娇多好啊,跟她贴心。性子好,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的,见人就笑,又懂事孝顺。

    就菊花那性子都说娇娇好。这一个好儿媳妇带动几个孩子一起孝顺。你看娇娇还没嫁进来前,菊花那性子,如今看看,干啥都笑眯眯的。”

    张大伯闻言打了个冷颤,笑道:“别,你一说娇娇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的,我就想起那天。不说他们了,说说咱们自家老大,你看我退下来,他上去怎么样?”

    张大娘立即摇了摇头。她反复琢磨后,老头子还是不能退下。

    可张家村不可能出了个老子是副队长,儿子是会计的。这谁放心账面全在两父子手上?老大媳妇考虑不到这点,还乐呵呵地觉得自家男人一定当选上。

    她倒是觉得大伙一定选萧大石,除了几户外姓人,本家也不会好处都给她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