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晨四点多,张爹就起身了。他和往日一样,去后院看了看。昨晚下了场雪,大早上冷飕飕的,张爹拿起铁铲清扫积雪。

    往日都是张国庆一早起来清理,张爹下意识地往边上看看,顿时醒悟小儿子没在家,哑然失笑。看来这孩子不在家,他还真不习惯。

    站在前院看看东西厢房没有一点动静。他遗憾老儿子不在家,要不然早就起身陪着他,叨叨念念着不让他动手。

    突然想起这么多年的大冬天,老儿子不止凌晨起身清理自家院子,还会跑到村里孤寡老人那帮忙。这么一想,张爹加快速度,打算去村里看看。

    随着天色渐渐透亮,张国富两兄弟起身出来,一看院子清理地干干净净的,顿时想到他爹,懊恼地拍了拍自个脑门,都不约而同地加快洗漱,急着找爹。

    张母出了正房,一到厨房就听两个儿子嘀咕声,笑道:“没事,我们是年纪大、觉少了。今儿你们还要忙活院子,能多睡会就多睡会。”

    老二张国强见大嫂随后来了厨房,和他娘忙活早餐。想起还睡地死沉的媳妇,沉着脸,往屋子里走去。

    一推门就看到林菊花已经起身穿戴整齐,见他进来,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心里总算松快些。

    “孩子他爹,我先去后院煮猪食。有事你喊我。记得别累着了。”说完,林菊花急匆匆地往外跑去。

    石头伸出小脑袋,稚声稚起地嚷嚷着,“爹,我想去县城找小叔。大哥说今儿我们偷偷跟着爷奶过去。”

    张国强吓了一跳,连忙哄道,“儿子,你听爹的。等小叔那儿客人走了,爹就带你们去县城。你们可不能偷偷出去,被拐子卖了就找不到爹娘了。”

    小石头睁着双大眼睛,迟疑地看了看他,“真带我们去找小叔?大人都喜欢骗小孩。大哥说骗人不对的。”

    “咱们家谁骗你了?爹啥时候骗你?明天就带你去。”张国强想想不放心,还是得去找喜子谈谈。那小家伙鬼精的很,一不留神真会带着弟弟们跑县城去。

    哄好儿子,他也顾不住姑娘嚷嚷着要跟,急忙跑去找喜子。

    推门进了侄子房间,就看到喜子已经穿好衣服,正帮小左小右俩套毛衣,看到他进来,笑眯眯地问好。

    “喜子,你听二叔的,今天别去县城行不行?你偷偷带弟弟们出门,万一他们乱跑弄丢了咋办?听二叔的,等客人走了,明儿二叔亲自带你们过去。”

    喜子一听就明白小石头泄密了,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

    张国强看着他那和小五神似地傻笑,就心里打鼓。他考虑一会,无奈地说道:“算了,等你奶奶今早去县城,你们跟着吧。你可记得看好弟弟们,别四处乱串。你小叔有客人在,别失了礼数。”

    喜子赶紧点头回应,瞪了眼大呼小叫的俩弟弟。

    张国强出了院子,忙活了好半天,突然想到今天喜子可是要上学的,咋就想到带弟弟们去县城,他该不会被小鬼头给忽悠了吧?

    大清晨张爹拿着铁铲清理干净张五爷的院子后,又跑了两家老人院子。想想他们说起咱家老儿子,高兴地哼着戏剧。走在路上,时不时停下清理会。

    早起的村民看到了,都会心笑笑,与他打招呼打趣几句。

    张大伯昨晚没睡舒坦,一大早起身打算去队里看看。

    出了门,看到自家二弟背着把铁铲,哼着曲,乐哈哈的。没好气地说道:“咋了?接你老儿子班了?”

    张爹看到他一副出门办事地打扮,好奇地看了看他,说道:“大哥你这打算去哪?”

    张大伯白了他一眼,“你忘了今儿是第一个大集,队长叔昨儿就说看看队里有啥好要处理。我还得去看看,没你好命。”

    张爹见怪不怪,笑着拉着他,两兄弟嘀咕了会,各自办自己的事。

    张大伯背着手,慢悠悠地往村子走去,遇到队长叔。俩人到了队上,看到张老会计几人后。村干部一起入座,开始谈论起除了队里该卖的东西,还有年底分口粮分红的事情。

    张家村交了公粮,眼看猫冬了。队长叔是费劲脑汁地想多整点钱给大伙好过个年,就等这个大集开市。

    这会听着他们交谈声,尽管他心里有数,还是不声不响地坐在那里看看是不是还有啥遗漏的。

    过了会,大伙停止全看向他。他终于决定下来,“口粮全部不卖。队里入秋收的山货、还有平时积攒下来的绳子、草鞋那些不重要的东西全给卖了。

    这一猫冬,明年开春不怕没有这些。我们先把填饱肚子的全口粮全给发下去。村里还好几户人家都借粮了,少了挨不过明年夏天。”

    张大伯原本想提出让自家弟弟——老二家的收购山货,省得来回折腾。可考虑了会还是算了。目标太大了,他二弟的性子他知道,喜欢暗地里张罗,怕显眼。

    队长叔说完,见他们都没异议,接着说道:“今儿卖了钱,明早开始宰猪分口粮。还是跟原来一样,做会计的先算出账目,你们几个接着对对帐。你们记得扣除队里明年开春要花费的东西,全给分下去。”

    张大伯紧接着问道:“三叔,那围猎咋安排?另外两个村子咋说的?眼看没多久就过年,你看看是不是早点安排?”

    队长叔心里合计着,自家村子还非得小五带着小辈不可。这眼看不用两个月就大过年了可不能出事。算算小五家的那堆客人,给他个三天的时间招待客人估计也差不多了。

    “张老二家的小五啥时候有空?他那些京城来的客人不会打算呆个十天半个月的吧?我打算让小五带着小辈练练手,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在边上看着。过了今年,往后想找他带队上山就不容易了。”

    张大伯听出话意,连忙说道,“不会。那孩子只要你喊一声就会帮忙。这次也是没办法。太突然了。今天那些亲戚全回去,连他老丈人也一起走。接下来小五空闲的很。”

    队长叔看了看他,笑笑摇摇头。

    京城这些人一来,县城里面多多少少人忙着找他套关系。还空闲?那孩子鬼精得很,还不趁机把他大哥弄到县城去。说他二哥是他姐公爹介绍,鬼才信。看他一直请假往县城跑,不用想也知道都是他拉的关系。

    他都能猜到张老二大小子估计又是肥缺,都不用等过年,小五又会上门盖章。多少人挤破脑门往城里钻,大把大把地砸钱都进不去。张老二真有福气,一个小儿子就把全家安排地妥妥的。他家啊,是真正脱离泥巴地了。

    张会计会意地笑笑,转移话题说道:“那没事我就回去对账。早点算好,早点分下去,让大伙好好乐乐。”

    大伙散开后,队长叔看着还跟着他身后的张大伯说道:“你要是看到小五,就让那小子接下来几天别四处乱串,有事也推迟了。”

    张大伯应声后,往张爹家过去。

    堂屋里张爹听着留声机,乐呵呵地指挥着两个儿子打包土特产。看着他大哥进来,连忙拉着他上炕。

    “大哥过来是不是有事交代?”

    “也没什么事,小五在县城吧?你看到他,就说队长叔让他这两天带队上山。”张大伯靠着墙上说道。

    张爹听了一愣,暗自发愁。他可是知道这几天小五在县城要忙着他大哥的工作,顺便办理一家三口的户口。哪来的时间上山,更别说在山上可能待两个晚上。

    张大伯看着他满脸难色,皱着眉说道:“怎么?让他带队你还不乐意了?老二,你可别忘了队长叔都亲口说了,有啥事都得放放。”

    张国强看着他爹为难的样子,真替他爹担心,连忙笑道,“大伯,你别急。我爹哪会不乐意。他是担心今儿小五去省城这几天回不来。

    娇娇干爸非拉着两口子去省城住几天。你看现在他们一家三口全在县城,也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我爹是担心耽误村里的事情,不好答应。你放心,等会咱家有人去县城一看到小五就告诉他。”

    “娇娇还有什么干爸?我怎么不知道?”

    张国强暗暗吐槽,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看他大伯父盯着他,没法,他只好解释了赵传光和周孝正的关系。

    张大伯听完,果断地决定,让张国庆忙自己的。还找了借口安慰自己,没了小五,村里难道就没人上山了吗?

    张爹父子三人听了哈哈大笑。

    张爹说起了老二国强过几天上班的事后,没等张大伯反应过来。他就转话题打听张大妮的情况。

    张爹三兄弟,张大妮和张大伯关系最好,有事也喜欢找老大商量。平时张大伯是副队长,常和各村队长有来往,要是遇上那边有亲戚的人家,他也会上门打听。多多少少早知道点张大妮的情况。

    张大伯摇摇头,“上个月听人说他们两口子还和往年一样。两口子身体还好。我听了也就没问别的。只要大妮和妹夫好好的,咱们张家人也管不到他家的事。那几个外甥的良心全喂狗了,说是管不着自家媳妇不听话。我看就是他们不孝。

    婆娘不听话,往死里揍,还不服就休了,看会不会孝顺?本来我想过去,可你大嫂说那几个孩子记恨着咱们。只要大妮没事,别凑过去,免得惹人厌。我想想是这个理。咋地?你想过去看看?”

    张爹递给他烟斗,“我是有这个打算。大妮早年的家底估计没了,想过去给点钱。咱们当兄弟的都不过去,怕没人撑腰,她吃亏。

    这两年除了小五成亲,她都没回来。这次平安洗三礼她都是托人过来,刚好借着回礼过去看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原以为她嫁的人口少,是非少,可谁知道败在自家孩子手上。就这么个姐妹,我只想把她拖回家,省得她替他们刘家做牛做马。”

    张大伯他心想周家这事闹得这么大,按理大妮听到风声,早就赶过来。可不知怎么的,这次迟迟没来。他和张爹商量等孩子满月后再看情况,那时没来再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