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县城院子,天还没透亮,张国庆就起床,沿着街道慢跑。

    途中看到不少老年人在副食品店前排队,他和几位相熟的老人家打了招呼,这么一圈跑下来。看着沿路的店面和行人,听着大家谈论声,大致上了解些如今县城生活水平和大伙的生活习惯。

    等天透亮看到一些人家开院子,里面传出大人的谈话声,孩子的嚷嚷声,他才带着早点慢慢往回跑。

    张国庆还没跑到门口,左右两边的邻居男主人刚好全都出门。此刻看着他跑过来,他们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他赶紧停下,边等他们上前暗暗观察,边笑呵呵地的喊着两位中年男人叔叔。向他们问好。

    左边院子的王大胜已经和张国庆打过交道,这会他先乐呵呵地指着另外一个男人介绍,“这么早就跑步,小伙子真够精神的。

    小五,这是你右边院子的陈叔叔。你陈叔在粮食局上班,他媳妇在供销社,有啥要买的你找你陈叔。老陈,这孩子就是张国庆,小名小五。”

    老陈点点头,笑道:“大名鼎鼎的张国庆谁不认识。呵呵,你小子看到,我该认出来了。”说完,朝他挤挤眼。

    笑着对王大胜解释道:“前几天我在前面饭店吃饭就见过他。听我媳妇说隔壁新搬进来一户人家,小伙子叫张国庆,长得很精神,带着小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我一听就想起来,可能是同一个人。”

    张国庆早就知道这片住户家底都不错。可看到这俩人还是微微吃了一惊。先别提肉联厂的王大胜,就说眼前的老陈——身材矮矮壮壮,面色红润。一点也没有时下大众的面黄肌瘦,俩人衣服也没打半块补丁,再看料子也不错。

    果然什么时代都有贫富差异。

    听完,张国庆立即笑道:“陈叔,这是缘分。谁想到咱们再见面就是老邻居了。以后你和王叔可得多多关照我这小辈。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老陈听了张国庆的话,更是笑得开心,往前指了指,笑道:“老王干什么我是不知道,我是去买早点。”

    王大胜手搭在老陈肩膀上,拖着他往前说道:“走,刚好我也买早点。小五快进去,小心早点冷了。往后有事找帮手记得在院子里喊一声。”

    张国庆笑呵呵地点头,等他们离开不见背影才往家里进去。

    张国庆站在院子里见卧室里没动静,提着包子回了厨房,放在锅里温着。他估计昨晚睡迟了,周娇一定没醒。

    回了卧室,果然见周娇俩母子睡得正香,一点也没察觉他进来。他无声笑笑,放轻脚步,收拾好屋子,端着一家人换洗衣服和儿子的尿布回了院子水井边。

    洗好衣物、收拾干净院子后,张国庆看看时间还早,回了书房拿起一本书,靠在那开始翻阅。时不时抬头往里屋看看。

    周娇一觉睡醒,见孩子还没醒,急忙上完厕所出来,朝闻声进来的张国庆笑笑,跑去洗漱。洗漱好后,张国庆已经端上俩人早餐,还为她准备了份燕窝粥。

    夫妻俩人坐在客厅里吃着早餐。

    周娇看着他,忍不住劝道:“你以后别这么早起床了,睡眠根本不够。要不,你在书房里睡怎么样?还有往后早餐你别等我,先自己吃了。”

    张国庆哀怨地看着她,一声不吭就这么看着她。见她呵呵地直乐,他埋怨道:“你如今都不想理我了。真够狠心的,还想分床睡。如今连和你共进早餐的机会也要剥夺。你想想有多久,我们没好好俩人呆一块了?——天天有电灯泡。”

    周娇闻言更是乐不开支,哈哈大笑,用手锤着他。

    “你看,你又捶我了,都不亲我了。”

    夫妻俩玩闹着吃完早餐,收拾好后,回了卧室。

    张国庆开始和她商量——是不是准备些年货给他们带回去?按他的想法,今天刚好有集市,他买些山货装几个大袋子,一家一袋。

    尤其赵传光送来一堆礼物,不好意思让他们夫妻空手回去。海鲜是老丈人买的,不是他们的心意。

    周娇皱着眉头发愁,她最烦这些琐事了。可没办法,人情往来是家庭主妇必须要处理的家务。以前俩人除了她妈还真没什么亲戚。至于她妈,只要给钱,她就满足了。如今好了,摸瞎了。

    “你听听我的办法,看怎么样。姥爷那刚送过去一堆,这次就算了。咱们没收入,不准备贵重的礼,也没人怪罪。

    程家,我私底下已经准备了茶叶当礼物。等会你买些腊肉野味,准备个二十斤给爸带回去,让他回去再送给程家。

    至于干爸那,先别回礼。大家都在省城,这些东西他们不缺。先让他们带回去海鲜。还有我妈别一次给太多了,下回就不好出手了。

    我们以后看到什么稀罕的野物,平时走动给他们送过去。这样显得亲近又可以长期保持关系。他们这讲究地是心意,在意地是彼此关系。你等会私底下偷偷给干爸一盒茶叶,他比收到什么都高兴。”

    张国庆想起赵传光的性子,他再说只有他和老丈人有,估计这在干爸眼里比什么礼物都好。他朝着妻子竖起大拇指。

    周娇接着说了自己的打算。等出了月子,她亲手做两套衣服给赵传光夫妻过年穿,两个干弟弟见面再准备玉佩当见面礼。这样就不会显得抠门,心意又足。面子里子都有。

    唯一就是缺玉佩,她手上的都是有纪念价值的,还相当贵重。林姥姥给的倒是合适,可这是给平安的。

    张国庆听了摇头,小声说道:“爷爷给我们的盒子里,除了张家传下的不能动,还有奶奶平时收藏的玉佩,在那里面挑两块不起眼先用。”

    周娇有些舍不得。那些是老人家亲手交到她手上的。她想张家爷爷的遗产,以后留给平安代代传下去。她考虑了会,最终狠狠心点了点头。

    “别舍不得,我找刘教授问问,谁家有就买。你手上备用,以防万一。”张国庆说完,看着周娇露出笑容,暗暗提醒自己多找门路准备着。

    张国庆看没什么事,打算早点去集市。农村里开市早,迟了找不到好东西。再说他还准备买多点放在地窖里藏着。

    周娇看着他换了身旧衣服出去,关了大门。

    她自己抱起刚刚睡醒的儿子喂了奶,收拾干净后放他在炕上,自己接着做她爸的裤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