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送走张爹和侄子们。回到家,还没进房间,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哈哈大笑声,难得可贵的其中居然有他老丈人的声音。

    张母抱着孩子出来,指了指里面,低声说道:“娇娇两父女呆在屋子里聊了大半天,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话。等你丈母娘提着一篓筐东西进去,就一直笑个不停。娘没好意思过去,眼看中午了,你进去看看怎么安排?”

    张国庆拉着他娘,“走,没关系。进去看看,一定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咱们娘俩进去看看。平安该吃奶了。”

    张母抱着孩子跟着他进去,就看到他家小儿媳妇穿着羊皮袄子、脚上套着羊皮靴子,露出双大眼睛。哎哟,这昨晚刚说军大衣、军靴重。这一大早就赶着买回来了。这败家速度可够快的。想想村子里那些大腊月穿着夹衣的,真是命啊。

    “这好,妈买的?哪寻摸来的?看着款式可不简单。这一穿上,娇娇缩在里头,等于套了屋子走动。”张国庆一说完,更是让他们哈哈大笑。真不愧一起长大。

    张母放在孙子在床上,稀罕的摸摸娇娇,“这暖呼呼的。一定很贵!小五他爹有件袄子穿了几十年了,每年冬天都放不下。你这件四里八乡的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可以传家了。难怪乐得哈哈大笑。”

    周娇懒得解释,点头笑眯眯地赞同。

    “爸,刚才周哥在路上遇到我,说老爷子让咱们全去招待所吃饭。李爱国他们等你过去。要不,中午饭你和妈过去?我在家照顾娇娇。”

    周孝正摇摇头,“你一定要去。这饭局刚好带你过去见见大家。娇娇就不用去了,那里太吵,她不喜欢。”

    说完,收拾好提着篓筐,对着张母说道:“二嫂,我带小五过去,中午饭不用准备老爷子他们。娇娇她妈在这陪你,给你打下手。我就不叫你们过去了。”

    张母连忙摇手,“别,你们两夫妻带小五过去,都过去。我在这照顾娇娇。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周娇想到张爹还带孩子们,总不能让他们在大姑姐那吃饭。就她妈也帮不上手。上前推着她爸,“爸,你放心吧。有我婆婆在呢。你让妈跟你过去陪姨奶奶和干妈。我让小五喊他姐中午饭过来帮忙。记得别喝太多酒。回去前你一定先来这。”

    “不用小五去他大姐那,我认识路,我去叫他们。你们早点过去,早点回来。”

    周孝正看看妻子那双手,还真不是做家务的料。还是带走,免得让人笑话。见张母急得拉她离开,连忙对周娇说道:“你陪孩子先休息。爸离开前一定和你说。你看看还缺少?记下来爸给你寄过来。”

    周娇送走依依不舍的父亲。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暗自叹了口气。幸好还有儿子在身边陪着她。周娇赶紧抱起孩子喂/奶,边轻声哼着小曲。

    看他吃完奶,还不忘眼珠子直盯她,“儿子,你是不是一上午没看到妈,想妈妈?以后妈妈都带着你,有事出去也告诉你。儿子,你可得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妈妈就可以带你出去走走。”

    周娇丝毫不觉得孩子没意识不懂她的话。幽静的环境、轻声细语,他是可以感受的。每天对着他轻声背书,他特别安静。

    以前看同事带着孩子来上班,她就发现父母性子温和的孩子情绪波动不大。急躁的家长,孩子哭声尤其响亮。说是孩子随父母,可她不敢苟同。她相信环境造就一个人,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前世的侄儿三岁前性子多好,可长大就歪了。她冷眼看着,全是长辈的思想灌输造成。

    她的平安,三岁后一定带他去京城,让他见识世面。最好能跟着他姥爷好好学学。他是长子,将来要负担家族的重任。

    周娇轻轻地抱着孩子躺在床上,看孩子有了睡意,轻拍着他,小声地哼着睡眠曲。脑海里一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翻来覆去的整理一遍。发现没什么遗漏的。

    开始想起昨晚张国庆说他大姐家的情况,微微皱了一下眉。回忆起张美丽出嫁后每次准备礼物,都会让张国庆带给她。

    周娇眉头紧皱,这情义太重了。真要听张国庆的,刘教授留下的旧棉被送给她。她都说不出口。

    周娇看看身上盖的棉被,长长的叹了口气。看来她还得亲自去一趟方师傅那,旧棉被加些棉花,重新翻新一下。想到这里,周娇是再也躺不住,见儿子睡着了,小手紧紧抓着她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脱下起身。

    周娇随手从空间里拿出纸笔,细细的记录这两天要准备的东西。她打算张美丽暖屋那天送两床被子,这礼够厚了。旧碗旧盘的厨房一套,留着给张国强分家用。旧窗帘布洗洗留着自家村子院子用。还有答应喜子他们的衣服,也要上集市买些布,画个样子让裁缝师傅给赶赶工。她没打算自家做,四个侄子加上四个外甥非得累死她。

    还有周奶奶那,唉……周娇叹了口气。想起这个养大她的奶奶,她就郁闷。她爸拍拍屁股走了,她还得善后。可不能让她爸形象受到一丝影响。今年年礼还得准备。她琢磨做身棉袄给她,再加上四礼盒糕点,偷偷塞点钱给她。还有备齐同样的礼物送给老族长孙子。这样一来,也好歇了老周家的心思。

    最后,到年前为止。她要变身毛线编织女工了。她爸的毛衣,就她妈绝对不行。这可是贴身衣物。不能让文工团姑娘动手。别以为自己看不出她织给平安的毛衣,和其他堆在一起,就可以糊弄自己。就那针线估计是废了九牛之力。周娇想到这里就暗自偷乐。

    还有张国庆的毛衣毛裤,真不是她挑剔。就两套毛衣,不是破了个洞用线封死,就是他娘织的。

    那手艺没比她妈好。等年后开春上班,一脱下来,她都想替他哭。更何况,他们一家三口年底要回去。她会给她爸丢脸吗?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