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且不说林老爷子的担忧。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很多事情要是发生谁也挡不住。未来对于任何人都是未知数。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周孝正向上级打了报告,紧接着在递交顾明珠和周瑾瑜的遗物后,就搬入了新居。之后他开始等待上面的通知,并同时布置周娇的房间。

    他家娇娇随他,眼光喜好随他。他撇弃了妻子的意见,按照自己的喜好,每天开心地四处寻摸东西。

    在百忙中,程家大儿媳妇刘婷、程如珠,林家大儿媳妇陈景如、林丽莹会合后在林丽珊的陪同下带着满月礼一包包地往东北赶去。

    京城这边到了张家小平安,大名张明煊满月这天。大院里的周家也迎来喜讯,周孝正上午接见了贵客。

    从最高**人的秘书手上接过文件。周孝正面对那张盖了鲜红公章的文件,看着看着,流泪满面。

    他终于盼来了这一天——他是革命家周瑾瑜与顾明珠的后代周孝正,他终于为父母求得正名。他的父母没有愧对世人,没有愧对周家列祖列宗。

    程老陪同着几位同志一起过来,如今看到这一幕,也是喜极而泣。尽管他早有预感,提前就知道消息,可还是激动不已。

    顾明珠当初捐赠的对象选择的非常好,无愧她的才女盛名。为了自身母子的安危,她四处撒网。

    庞大的顾家财产一分为几份,除了在国外回来的最早**家***、还有最早的草班子D组织、民间慈善机构等等都有她的捐赠书。为了唯一血脉的安危,她费劲心力,总算事无遗漏。其中上交的几份捐赠书也是他与周孝正深夜密谋后的决定。如今事定落幕,总算没愧对程、顾、周三家的先祖们。

    秘书长等周孝正情绪稳定,轻声说道:“请节哀。逝者已逝、生者如斯。**特别交代,他说早就知道你是周家养子。当初派遣你外出,就是相信你。让你继续发扬周先生和顾夫人的遗志,好好报效国/家。”

    停顿一下,他紧接笑道:“哦,他还听说你唯一的女儿还在东北。让你别有顾忌,带孩子去看看他。让他见见两位前辈的亲孙女。”

    周孝正感激地朝他说道,“辛苦你跑一趟。你代我问候**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一直日理万机。等他空闲了,我一定带我家丫头去见见他老人家。那丫头最崇拜他老人家。要是知道可以面见他老人家,还不得高兴坏了。”

    秘书点点头,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袋递给他,“这是你捐赠的文件和给你批示。你好好放着,以后兴许还有用。”

    对方见周孝正接过后,该交代的已经全部谈完,提出告辞。

    周孝正送众人出了院子,远远地看不见人影,立即转身返回。

    进去后,周孝正直接拿着文件袋回到书房。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文件袋,倒出来,仔仔细细地再次翻阅着文件。

    过了片刻,周孝正装好文件,放入暗格。他呼出口气,如释重负地靠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脑海里反复推敲,发现没什么遗漏,微微笑了笑。

    很多事情也在他家娇娇的设想范围内,看来自己家娇娇还真有几分**天赋。他越发想念孩子,要不是明天就要上班,他真想这会乘列车赶去见见孩子。告诉她今天的好消息,让孩子也高兴高兴。

    他想了想,提笔写下一份长长的信。信中详细地讲述一下他回京后的情况,还有今天收到的喜讯。

    至于见总统的事情,他没在信里写。一是信件来往不安全,二是他没打算提前告诉娇娇。他担心以自家孩子的性子——得知消息后,要不要提前回京都会考虑个周全。还是让她静下心好好养身子骨,他没打算让孩子过早接触政*。

    周孝正写好信后,急匆匆的出了院子。刚到路口,他就遇到满脸笑容的程老夫妻。看来程老得到消息回去向老伴报喜了。

    程老对着老伴笑呵呵地说道:“你看,我就说要迟点过来。这孩子一定会出门给娇娇报信。”

    程老太太见周孝正手上拿着一封信,连连点头,“是得给娇娇去信告诉她一声,好让她放心。之前就一封电报报平安。这几天估计这孩子还在牵肠挂肚。临走前,她念念不忘就是这件事——生怕影响到她爸。

    小正,你记得拍个加急电报过去。别怕花钱,记得多写几个字,就说一切顺利、已经拿到她爷奶正名文件、你明天上班。还有详情等过几天信到。可别发电报模模糊糊的,让她担心。现在拍电报过去,兴许赶上今天满月酒听到好消息。我们小平安真是福星。”

    周孝正听了嘴角勾起,“小姨,你们先回去,我拍完电报找你们。”说完,见老太太催着他快走,他疾步往外走去。

    程老夫妻俩等周孝正走远不见人影,俩人才慢慢回家。

    路上,程老看看四周,见没人在旁边,轻声说道:“老伴,小正还没去林家吗?他到底是怎么个打算?”

    程老太太朝他翻了个白眼,“他心里有数。大家都在一个大院,干嘛非得小正过去?整天说病得快死,可不活得好好的。她闲得慌,我们小正可没时间陪她玩。”

    程老支支吾吾地说,“我这不是看老林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嘛?”

    程老太太加紧脚步,不愿意搭理他。

    她从不在周孝正父女面前说林家是非,不代表她心里没怨恨。她不乐意听到顾如意那三个字,更是讨厌姓顾的所有人。这次看林家派大儿媳妇和小闺女过去,她也只是笑笑——亡羊补牢,于事无补,对她家娇娇那不好使。

    她只要想起林家置周娇十七年不顾,更是讨厌那女人。要不是林丽珊生了周娇,她早就让周孝正休那人女儿。

    只要想起当年义父义母去世,姐姐姐夫带着她三人背井离乡。什么十七年痴痴等待都是个屁。——顾家偏房欠了小正四条人命,就是子子孙孙都还不清。她为什么这么多年只断了那些顾家的当官梦?就是怕自己下手报应到小正这孩子身上。

    如今好了,孩子回来了,她就看看那些姓顾还有什么脸面见他?怎么顾如意自己都不敢上门?还想她外甥上门拜访?想得挺美的。

    在东北这短短时间,小正父女俩避开大家谈话,一定提到顾如意。她为什么在孩子面前绝口不提林家?看着周娇那双眼睛,她就领悟了。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看着就行。老天瞎眼了这么多年,该开眼了。

    周孝正办完事,慢悠悠地往程家走去。路过林家,刚好林老太太顾如意先一步出院子,他没丝毫停顿,无视地直接过去。

    林老太太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进了程家,再往四周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飞快地往回走。

    进了程家客厅,周孝正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程老太太一看到他就眉欢眼笑地说道:“中午别回去,直接在这吃。晚上我们好好庆祝。你有什么喜欢的菜告诉阿姨,让她多准备点。”

    周孝正摇摇头,“不了。明天开始上班,还有些事要抓紧办。等会我就出去。庆祝等年底再说。”

    周孝正打算带着文件去坟前念给他父母听听,让他们在地下安息。除了刚回京第二天去过一次,他还没去山上,就是打算等文件下来,他想独自一个人过去好好陪陪父母,说说心里话。

    晚上还要和几个人见见面,了解如今京城情况,顺便打听一些事情。为了女儿,他必须加快速度稳住局势。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