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娇轻轻撩起窗帘布,看着越来越近的张家村,心情非常激动。原来她已经把这当成故土。

    想想隔壁的周家村里的周奶奶,愣了楞。她不知不觉已经有了这么多牵挂的人。

    怀里孩子靠着她身上,随着马车颠簸不舒服,微微动了几下。周娇坐正身子,抱好他,轻轻地哼着小曲。

    张国庆看着她抱着儿子,微笑着哼着小曲,这是想象无数次的画面,面上渐渐露出幸福的笑容。

    一家三口相互依偎着,静静享受这刻温馨。

    “吁……”随着马车减速,来到张家门口。

    家还是这个家,可重返后异常亲切。周娇踩着高高的台阶,都觉得喜悦至极。扭头看看已经建好的新院子。她想该好好装饰,这片土地让她依恋,这里的亲人让她依恋。就如张国庆所述的,这是他们的根。从他们来到这里,这就是他们的根。

    踩在院子里的泥土地上,迈着脚步往西厢房自己的屋子进去,周娇渐渐笑容满面。火炕、煤球炉、她喜欢的家人欢笑、儿童嬉闹。这才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

    张母只见周娇越走越快,脸上笑容越来越明亮。对于周娇回家表现出来的喜悦感到非常高兴。她的小儿媳妇还是她的贴心棉袄。

    “怎么样?娘每天都烧炕。昨天刚晒的被子。知道你回来,烧了炉子去的县城。”

    “娘啊,你怎么这么好。我太喜欢你了。你以后可别想撇开我们了。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啊?”

    张母哈哈大笑,轻轻拍了拍她,嘴里嘀咕着,“傻丫头。”

    俩人进了卧室,周娇轻轻放下平安躺在炕上,自己躺下后,感叹道:“真舒服啊,回家了。”

    惹得张母哈哈大笑,看看还有什么没收拾的,突然发现留声机还在她房间里,“娇娇,你留声机还在妈房里。我去给你提过来。”

    周娇急忙起身喊道:“可别提过来。先让你们用。娘,过来快过来。”

    “怎么了?我提过来很快的。有事?”张母急忙忙的转身往里屋进来。

    “没事,就是柜子里还有电池,你等会带过去。娘,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门了?你看我都胖了。脸开始圆了。身体好了,是不是可以跟你出去?”

    张母细细看看她的脸,怀疑地看了她一眼,“没胖。倒是白了红润了。我家娇娇越来越水灵了。还得养养才行。别想出去。安心做好月子。”

    说完,听到张国庆的声音,又念叨着,千万别依着她,必须要坐满月子。

    周娇摸摸自己的脸,想想看看门口,伸手拿出面镜子,对着镜子细细看了看,胖是胖了,不明显。摸着自己水润的脸,总算有点欣慰。

    “这是谁啊?怎么越变越漂亮了?哎呦,真红润点了。”说完,张国庆捧着她脸使劲亲一口。看着亲后的红印,赶紧抢过镜子,故意对着自己的脸看了看,“还行。挺帅的。”偷偷的把镜子放在抽屉里。

    周娇没发现他的小心思。这会被他一打岔,注意力全在他身上。这一晚,她到睡着了也没发现自己异常,看两个嫂子见她就笑,她也跟着笑,以为自己回来大家都高兴着。就这样,黑历史被蒙混过关了。多年后从她们嘴里听到乐不可支。

    周娇喂好奶,替孩子清洗干净换好尿布。将带回来的衣物全整理好放入衣柜。收拾完后,拿出笔记本,在上面补充。还有很多要等张国庆商量。

    想着想着有点困乏,收起纸笔,周娇挪到儿子边上闭上眼睛不一会睡着了。

    张国庆进来看到就是儿子睁着大眼睛四处转。周娇躺在那睡得脸红彤彤的,离手不远还有她的笔记。他看着周娇微皱眉,也不知道睡梦里她有什么事难以解决?

    张国庆逗逗儿子,靠在炕上翻开记事本。上边清楚地写着儿子满月准备——不收礼,对的。愁菜色,有什么好愁的?按照大势就行。

    真要闹哄哄,他没好日子过了。要是按照他的心思,全家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带孩子去照相就可以。往前页翻开看看,都是些数字,代号。略微思考就知道这是他们家里拥有的财产。

    他连忙站起身,翻出口袋里的零钱票据。他常忘记如今一块钱的购买力。大姐一个暖屋不算礼物,光补贴就花了差不多十块钱。他记得上次去胖师傅那开席两桌,酒随便你喝,也不过十多块钱。在家里办酒席还麻烦点,真是形势逼人。

    张国庆领悟到他这么大手大脚,以后一个月工资还真养不成周娇母子俩。他真成吃软饭了!

    收拾好后。张国庆抱起孩子,对着他那张胖嘟嘟的小脸亲了几口,“儿子,爸爸一定不会让你吃窝窝头就咸菜。”

    正房卧室。张母吩咐好儿媳妇,回了屋里,就看到自家老头靠在炕头翘着二郎腿,哼着戏曲,见她进来瞄了一眼,笑呵呵地看着她。

    张母锤了捶肩膀,脱了鞋上炕,“都安排好了。我算是享到儿媳妇多的好处了。”

    “哈哈…….高兴吧?我三兄弟就我们家儿媳妇最孝顺。不是吹的,连老二家的现在都是最好的。”

    张母朝他泼冷水,“那是我们老二如今吃上公家饭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不笑着脸好好孝顺咱们。小五会帮她?”

    张爹放下腿,好奇地看看她,“挺明白的嘛。我高兴的是我们家小五和娇娇。今天可真给我长脸。哈哈……今天暖屋酒他从头张罗到尾,谁家有这样的兄弟?俩亲家嘴里夸个不停。小五照顾他大姐,还不忘他二姐。样样周全。娇娇呢,比咱们闺女更贴心,你看看村里那几个老大哥谁不夸咱们娇娇?

    至于二媳妇,有娇娇在,只会更孝顺咱们。她上有大嫂,下有弟妹,看看都会知事。人啊就怕对比,你把她对着我兄弟家的儿媳妇看,是不是最好?你看如今她还会偷东西补贴娘家不?

    你呢,睁只眼闭一只眼。都是爹生娘养的,她自己吃饱不忘爹娘,说明这孩子心底好。实在看不过去,你就想想老二不是糊涂的。咱们老二什么性子?”

    张爹的这番话语轻言重,让张母心里安慰不少。也是,她不能对着大儿媳妇的能干贤惠比,也不能对比小儿媳妇乖巧贴心比。老二家的除了糟心娘家,还真不能算不好。如今也不四处串门,小闺女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张爹见老伴想开了,乐呵呵地看着她。夫妻一辈子他还不了解自家媳妇?估计是五个亲家里头,她最厌烦老二他丈母娘,连带着一直对儿媳妇不喜。依他看,那孩子挺好的,机灵会看眼色,心地纯孝。配得上他家老二,唯一可惜识字不多。

    张爹从识字想到自家老大。跟着小儿子几天见多世面,他越发觉得老族长是有大智慧的。可惜他那脉子孙不争气,要是听老人话,何愁不旺?

    老大啊,就缺了文凭。想到小五让老大去省城上夜校考文凭考会计。他决定还是听小儿子的。他家小五年纪是小,可最会看人,最有本事。连他这当爹的都佩服。既然他都说有用,那一定有用。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