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村里广播里传来下工声音,张家两个儿媳妇已经整顿好晚饭。如今张家的伙食有所改善。玉米渣总算不见。盖好两处院子,家里的粗粮也就够全家撑到明年开春。

    原本张爹计划年前赶集备上些粗粮,再加上年底分到手的细粮换成粗粮。那样来年也不缺口粮。被张国庆这么时不时的一桌子好饭菜吃下来。好了,家里大人都没法下咽玉米渣,何况孩子们?

    张爹转眼想想家里几个孩子吃上供应粮,来年就没法分到口粮。如今手头宽松,立马买上不少细粮粗粮。

    现在张家仓库里除了购买的粮食,加上年底分到的口粮,堆积起来满满的。张国庆打的野猪等野物,把地窖里添得满满的。肉类不缺,家里肥油更不缺。张家如今做饭下锅不再强求能填肚子,逐步改善伙食。

    吃完晚饭。男人聚集在堂屋听留声机、听张爹讲古。女人们全跑到周娇那拉家常,做针线活。

    西厢房外客厅,一盏煤油灯点的通亮。麦苗两姐妹照看着炕上的平安,张母手上不停地纳鞋底,黄翠兰俩妯娌手上打着毛衣,说着赶集看到的东西。

    周娇无聊地坐在张母身边,看着她们忙碌,看了看双手,只觉地手痒痒的。她也有很多活要赶,实在受不了了。摸到房间拿出毛线。

    林菊花见到她偷偷瞄了眼婆婆,呵呵直笑,“闲的难受了吧?团毛线可以,打毛衣不行。再过几天你还怕没活干?”

    张母笑骂道,“傻。真傻。还怕没活干。团毛线吧!”

    周娇谢绝了麦苗要帮忙。拿了张椅子摆在自己跟前,乐滋滋地团着线。听着大嫂在那讲队里选拔。

    听闻张大伯家大儿子争会计位置,微微笑了笑。心里觉得没戏,还不如别上去,直接推荐萧大石,还落个人情。

    婆媳们在聊着家常,听到院子门口说话声,都停下相互看看。

    张母站起身,拍拍衣服,“是青山媳妇几个,看来知道娇娇回来找你们了。”说完,端起笸箩就要往外走。

    周娇还没等张母出去,赶紧拿起毛线往里屋藏。听声音来人不少,这些大小媳妇嘴不严,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张母见周娇收拾好,掀开门帘出去。

    黄翠兰俩人哈哈大笑,每次见周娇只要一来外人就藏东西,特别好玩。她们这小弟妹为人做事怕张扬,可大伙都有眼睛呢。

    青山媳妇带着一群女人进来,就听到她们笑声,“什么事这么高兴?我们在外头也不出来迎接。”

    “正高兴你们来了。快坐下,没凳子坐炕上。”林菊花拉着她坐下,招呼着大家。

    七八个小媳妇坐下后,叽叽咋咋一人一句。

    周娇忙着招呼她们,指了指桌子上的糖果和瓜子,“你们自己随意。今天怎么这么好全过来了?”

    “不是看你回来了吗?县城好玩吧?我算算你应该今天回来,明天他们男人上山,你待县城一定待不住。”叶子一脸得意的说道。

    周娇还真不知道明天要围猎。别说她,就连张国庆也不知道。她俩人还以为早就上山了。这可是过了好多天了。

    “厉害了。这都给你料到。你们过来怎么没带孩子?”

    旁边一个小媳妇听了,“孩子们太吵了。我们都没法说话。这会天黑了,刚好留在家。娇娇,你这几天不在家,可错过了不少事。”

    周娇笑眯眯地看着几人都在那说着村里的事情。这次来的都是靠北山住的。村子里面的那些人家发生的事情都是她们嘴里的乐子。这是有地域区别了。

    林菊花在和她身边的小媳妇说话。周娇认识她,和她前后成亲的王小花。真是不敢相信,这腼腆的小媳妇如今说起荤话脸也不带红的。

    青山媳妇凑近黄翠兰,低声问她,今天暖屋热闹不?看黄翠兰点头。羡慕地看了看她。没分家就是好,人情都不用自己张罗。

    大家说着说着,不约而同谈到村里妇女主任选拔。大伙都看向叶子。

    叶子不好意思地瞪了她们一眼,“可别乱说。我家男人说我不行。得先顾好家里,弄明白家里头事情。”

    “你男人能住的了你的主?谁不知道你男人最疼你。叶子,你给大伙说说你男人怎么疼你的?”一个媳妇说出话,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老没正经的。看我不撕了你这张破嘴。”

    周娇深怕她们接下去什么荤话都说,连忙转移话题,“秀娥,你家小叔子看中对象了没?”

    大伙都看着秀娥,等她说说她那小叔子的事。

    陈秀娥捧腹大笑,“上回这小子嫌人家姑娘胖。哎呦,我们一家人被他说的乐死了。他说怎么也要找个瘦的、不占炕的。这回看中了隔壁村的周小玲,两家说好了年底就成亲。我看我小叔子早就注意人家姑娘了,媒人一说,他就同意了。”

    “那姑娘行情挺好的,求娶人家可不少。你们家给了多少彩礼钱?”

    陈秀娥手指比比,“咱们张家村尤其北山脚的人家不缺媳妇。给了两百块彩礼钱。人家看中咱们这片院子。知道咱们这片邻里关系好。”

    大家都点点头赞同,大家都是姑娘家过来的。当初看亲主要还是家境,接着才是小伙子。相比那些土胚房、一大家子住在东西屋,她们这片院子大,住的宽敞,小两口一个厢房,还真不怕娶不到好媳妇。两百元的彩礼钱可不少,不用说村子里,就是县城里的姑娘也会嫁进来。

    周娇看她们说到彩礼钱,没吭声。她那八百彩礼是全县城数得着的。她恨不得大伙忘了这事。

    其实当初张老二娶妻能出五百彩礼。本来双方约好带回三百元,谁知道会失约呢。等张国庆结婚,她公公婆婆能按照八百元,一是看中她,二是周家周雪彩礼就伍佰元。

    张国庆私人添上两百元,事实上张家给的彩礼按照家里算只有六百元。比老二多给了一百块。

    想到周雪那伍佰元彩礼钱,周娇忍不住冷笑,一点也不为王家遭遇感到内疚,就凭着村长位置能出这么多彩礼,就不是好人。

    农村里靠着种地能有这么多积蓄?张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张老二的伍佰块彩礼钱是张爹带着两个儿子忙农活、干私活赚的。

    听婆婆说当初家里钱不够除了大姐二姐偷偷补贴外,还借了钱才凑齐。眼看家里没钱,张国庆就疯了似的天天上山打野物卖钱,家里才有了积蓄。这么过了六七年,一家子齐心,才能够出的了八百块彩礼钱。上面两个哥哥嫂子不反对也是知道这家里最大的收入都是张国庆赚的。按照婆婆的说法,她家能在村子里数一数二,还真全靠小五。所以她就是再偏心也没人敢说什么。

    她真相信婆婆的说法。嫁入这个家后,粗算算不管大哥的瓦匠活,还是二哥的木工活,都不如张国庆的收入。早些年张国庆应该钱全给了家里,最近一两年留了私房钱,结婚后交给她的三百块,加上凑彩礼的二百。私人就有五百块就可以知道他到底赚了多少。

    叶子好奇地问她,“那出了二百彩礼,你公公婆婆手里还有多少?我看你家今年分了不少分红。”

    陈秀娥摇摇头,“我还真不知道。老两口应该有不少钱。这几年没什么开销的。我大姑姐又不要贴补夫家。家里小叔上学花得了多少钱。”

    一个小媳妇羡慕地看着她说,“你男人就两兄弟,家里有钱。你这日子算是好了。我男人有五兄弟,下面还有两个没成家,还得熬。”

    青山媳妇奇怪地看了看她,忍不住问她:“上回我听你婆婆说要把你们和老二全给分出去。等分了家了,还熬什么?下面的小叔子那是你公公婆婆的事情了。”

    “她提过了。她想让老二和我男人搬出去,没说给我们盖院子。我男人这段时间愁死了。前几天看了菊花和娇娇的院子,说最少要花一百块。真要分家,让他爹娘给些钱凑凑。这不,我就打算过来问问她们几个,这花了多少?眼看老人动心思了,还是识相点早点打算。”

    黄翠兰、林菊花全看向周娇。周娇笑笑,“我们都不大清楚,让他亲自问问小五他们多好。前段时间有几家已经约好一起盖院子。我大概估计一下不用花多少,就是需要人力。花钱最大就是瓦匠师傅,接着木工活还有买些瓦片。人力上,大青石、土胚和木料你们可以自己准备。假如你明年四五月开工盖房,那年前就要准备粮食。”

    “哈哈…..还说不大清楚,这不是挺明白的嘛。你这么一说我就有数了。回头我婆婆说分家,该准备什么心底有谱了。”

    叶子在边上提醒她,“还有地基要早点批下来。别往村子里盖。听说有几户人家开始打听咱们这片地基了。”

    青山媳妇直点头,“听叶子的。真有不少老人看中这里。有田叔家的屋子都开缝了也不修,就等明年五月在我家前面盖院子。地基都批下来了。”

    “幸好有你们提醒。唉……这当初没人愿意过来的北山脚,如今都盯上了。村子里不是挺好的嘛。”

    大伙打趣着,让她住村子里试试。女人在一起话题多,不一会就聊到赶集都卖了什么,赚了多少。谈论哪个集市人最多,鞋垫多卖了多少钱。

    周娇津津有味地听着她们八卦,发现原来还有很多可以赚到钱的。琢磨着是不是该出出主意做些头花,卖些红对联、窗花。让两个嫂嫂赚点零花钱。如今局势还可以赚钱,过了明年集市都不开了,那钱就不好赚了。年前三天两头的大小集市,也不显眼。在家里偷偷做好,大冬天的包的严严死死的也不怕以后有人翻老账。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