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国庆一早起床,乐颠颠地跑到院子扫雪,就差亮开嗓子大声咱们老百姓,今儿真高兴。

    一想到等会就可以上山打猎,铁楸抡得飞快。

    今天除了上班的张国强,家里的男人都要上山带干粮,此时张母躺在被窝里,听到外面扫地声,就知道她家老儿子起床了。

    她连忙掀开被子,急匆匆地穿衣。

    张爹被她吵醒,“急啥,慢慢来。时间还早呢。”

    “你接着躺,我去找我老儿子了。”

    张爹坐起身,醒过神老儿子都起床该有五点了,跟着老伴起身。夫妻俩听到东西厢房开门声,都笑了笑。

    卧室里,周娇开始整理给张国庆带的干粮、衣物。虽然他说最多待两晚,可是以防万一,该带的还是要备齐。比如伤药、退热药这些有备无患。

    昨晚隔壁几家小媳妇在她这聊得太晚了,外边的情况,她两脚一抹黑,也不知道如今可不可以做点小买卖。

    张国庆一进来,就被周娇拉着往卧室里走。

    听完后,张国庆连连摇头。真要卖对联,他媳妇还不得累死。

    写大字就靠她一人,出本钱出大力,最后万一出了点问题,她还会内疚不已。他老丈人要是知道自己宝贝疙瘩,就为了这么一分钱的对联,写得手累,非得骂死他不可。

    张国庆看着她那双眼睛,还真不忍心拒绝,撇开视线,轻声说道:“娇娇,你的心意是好的。可人心难测。

    也许赚钱了,你告诫过了,可林菊花嘴不严说出口了呢?咱们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真要出问题,还是得咱们俩人出人出力又出钱,还讨不了好。”

    张国庆抱着她,小声说道:“他们手上有钱。大嫂在私底下存了不少钱。大姐那我听你的贴补,是对她感激。老大老二要是工作都安排了,我们就没必要张罗。人的贪心不能培养,也不能让人依靠我们。”

    说完抱着她坐到炕上,佯装苦恼地逗她,“娇娇,我成小白脸吃软饭了。我发现一个月工资都不够养媳妇儿子了。”

    “哈哈……小白脸。还一个月工资养不活我和儿子?大姐说她厂里一个女工每个月二十多块,养活农村里的弟弟妹妹五口人。我看你每个月工资还会有多余。你可别跟我藏心眼,这次打算去逮值钱的动物。你要是受点伤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国庆看着她越说越紧张,连忙安慰地拍拍她,“我不傻。好日子不过找罪受?我这次过去就是玩的。安全第一。就是打到值钱的也是大家分的。我心里有数。”

    周娇听完,点点头。她也不过是提一嘴。心里相信他知道轻重。见时间不早,推开他,指着桌上的东西,一一向他说明有什么作用。

    吃过早饭,听到喇叭里的通知,张爹他们带上猎木仓等打猎工具,背着竹篓会合张大伯和小叔两房人。

    除了坐月子的周娇,老张家三房全体人员出动,男女老少们浩浩荡荡地往村子晒场过去。

    晒场上,四周站满了老老少少,上山的男人全站到中间。老队长站在土堆上,前面放在锣鼓。

    大伙都在等着人到齐,鼓一响,开始上山。

    老队长远远见到老张家这些人高马大的男人们,高兴地连嘴都合不上。

    过了十几分钟,他见人员全部聚齐,再三叮嘱大伙上山注意事项,让大伙保证安全。才让张大伯带队上山。

    一阵锣鼓声后,在村子老老小小地欢呼声中,张大伯领着张家村的男丁,往大青山脚下走去。

    会合了已经等待多时的隔壁两个村子的男丁们,接近四百多人分出几支队伍,向着大青山出发。

    张国庆跟着一位老猎手带队在前。后面张青山在队尾管理队伍,中间张青涯警戒。整支队伍约有五十人。

    一行人里面除了老张家的男丁,还有各村二十岁上下的男丁们。周围还有几条狼狗在侧——这是三个村子最有希望带回猎物的队伍。

    南北两侧还有张大伯他们几位老猎人带着的队伍,随时相互接应。

    到了半山腰,几支队伍分三路。

    按照约定,三路队伍同进同退,听到哨声立即支援。

    天黑前众人将会赶回半山腰小山坳过夜。

    听着张大伯的安排:几位老猎手拉着猎狗,挂着哨子,领着大伙小心翼翼地往山更远处前进。

    过了半山腰,就到了大猎物的地盘。

    这是这次打猎的目的地。再进就是深山,这次没人敢带这么多人进去。

    越往里面,茂密的森林,地上杂草丛生,前面带路的人就要用柴刀开出条小路。

    没有体力根本没法上山打猎。行走在山林中,还要关注周围动静,打到猎物还要背着来回。

    眼看后面的人跟不上队伍,老猎手就近找了条小溪,开始带着前面几个人,在这布置陷阱,希望回途能有些收获。

    张国庆从进到大青山就莫名感到一阵兴奋。望着记忆里的远处深山,蠢蠢欲动地想进去看看。

    他记得最后一次采到人参,就是在不远的地方。那会他不认识药材,要是没记错的话,一线天那就有灵芝。

    等后面队伍里的人跟上,老猎手见这动静大的,别想有收获,让张国庆开始给大伙说说打猎的主要事项。

    张国庆深知队伍里很多没打过猎。他还真要说说要点——这也是老队长说了几次,委托他的事情。

    等大家安静下来。张国庆开始给他们做示范:该如何能在山林里放轻脚步,并且还要注意身边每条树枝,脚下每一片树叶,不能惊动动物。很多动物听觉比人还敏感,还胆小。一点异动就会跑。

    接着张国庆讲了打猎时风向的重要性。

    因为很多动物嗅觉非常敏感。嗅到不是同类的东西跑得非常快。真要遇到不跑的,那都是大野兽,危险性很高。

    还有风向打猎物非常有用,比如顺风打野猪比起顶风,难度更大,距离更近。很多时候人处于顶风,可以看到猪头会朝上嗅,野猪视线很差。你一直不动,它就察觉不到。

    说完这些他开始讲山里动物,大致上如野猪、野鹿、孢子等不同时间习性。

    比如野猪要是一群的,这叫群猪。这类胆子小,容易被吓怕,他们吃饱了会黄昏后出现树林,小溪边休息玩闹。而受到惊吓逃跑的时候方向总是一致的,到了最后都是会聚集在一起。

    还有一种独自活动的七八百斤重的老猪。遇到这种让大家千万小心。这就是孤猪,非常好斗。看到人,看到动物都会上前拱。人说“一猪、二熊、三老虎”——指的就是这种猪。

    尤其注意打到野猪,千万小心别立即靠近。先看看猪的状态,死了的野猪是平躺在地上,四蹄伸开。伤猪四蹄会卧在身子下,等你一走进就会跳起跟你拼命。

    说到这里,见大家注意力集中,他笑笑接着说道,还有种常见的傻狍子,它们跳得最快,跑得最快,可它傻在还会回头看。有时候都会被吓得不动,胆子最小,初冬最喜欢到沟里、小溪吃青绿色草。

    张国庆见大家乐意听,他紧接着说起马鹿。

    马鹿在初冬时节,经常会在太阳初升后,从山里到河边饮水,而且总喜欢走在同一条路上。大家沿途就要注意看看脚下动物脚印。

    其次狼经常在人们居住的附近活动,还喜欢走在人们常走的小路。晚上大伙返回的时候,经常偷偷跟着后边相随。

    它们没胆量偷袭,这是它们的观察和试探。让大伙不要害怕,保持冷静,不要喊叫,也不要挑衅它。通常往回看,它们会跑掉;

    熊瞎子通常冬天开始躲在掩蔽的山洞冬眠。偶尔出现的远远避开,不会有事;狐狸常在河边抓小动物吃。

    最后,跟着他们队伍走的时候,最好能找到明显的标志,大致的方向。万一走散了,没有方向千万别动,等在原地等人找他。他们一个队伍的人,每人记住前后左右都有谁,不见了立马通知大家。

    老猎手听完哈哈大笑,“小五说的,你们先记住。这可是平常都听不到的老经验。咱们一定要记住安全第一。看到野物千万别去追。遇到突击事件别大喊大叫。好了,接着走,现在先注意脚步放轻。”

    见要真正进山打猎,张国庆放下篓筐,拿了根草绳往腰上一系,柴刀插在腰上。摸摸小腿处的匕首,背上篓筐,再试试伸手往后摸着弓。左手提着装满石头的破袋子,两只手握着小石头。

    准备妥当后,他不放心地看了看等在他身后的大哥。看他大哥对他笑笑,想想自己还是能护住他的。

    走在老猎手身侧,护着他大哥在里面,张国庆整个人陷入状态。除了狗叫声,远处一点异动就听得清清楚楚。

    不远处的毒蛇盘踞,他一颗石头轻轻甩过去,蛇头已经血糊糊。老猎手朝他翘翘拇指,比了个手势,他开路,让张国庆负责注意四周。

    老猎手带着大伙来到前面札树林子,轻手轻脚摸着地上动物脚印前进。

    张国庆一看就明白他这是想寻群猪。要是没记错,没听错,再过不远,就有一群野猪在那拱土寻食。

    他没开口提示,这次只要带好队伍安全,他就交差了。至于野物,大青山真不缺。让他念念不忘的还是一线天的灵芝。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机会过去。不说卖钱,就是给娇娇补身子也挺好。

    待在大青山两天一夜,张国庆眼看儿子满月快到了,再不回去周娇非得急死不可。看着还有几支队伍有人受伤,周娇让他带的伤药全部用完。

    张国庆跑去拉着张大伯商量,见好就收。很多初次进山的身体已经快熬不住,这天寒地冻的还是整队回去。

    张大伯见大伙都狼狈不堪,找了其他两个村子的领队商量好后,问过众人意见。少数服从多数。终于大家愿意满载而归。

    张国庆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领队率先下山。一到山脚下,他和老队长汇报全村安全回来。连该分到多少野物也不管了,拉着他大哥先溜。这会俩兄弟有多大收获,还要先见到周娇才能确定。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