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送走这一家子,张国庆死死拉着要走的周大夫,“周叔,你别走,你替我给娇娇把把脉。求个平安诊。”

    周大夫看看周娇脸色,朝他翻了翻白眼,“就这小脸红润的,还担心?小媳妇,周叔你替把把脉,要不然今天周叔出不了你家大门。”

    “好的很。这月子养的不错。没事了吧?我要走了。”

    张国庆不等他说完,就拉住他。朝周娇说道:“娇娇,你把门全打开让空气流通。自己用肥皂洗好手穿上大衣来堂屋。”说完,拉着偷笑的周大夫往堂屋进去。

    “小五,你拉你周叔干嘛?别拉拉扯扯,你说就是。”

    张国庆放开他,偷偷瞄了瞄四周,低声说道:“我家儿子还小,抵抗力差,要不要房间里消毒?还要注意什么?”

    周大夫哈哈大笑,打量着他,就是不说话,进来堂屋拉着张爹聊天。

    张国庆拉着他娘做到桌子边,“周叔,你替我娘诊个平安脉。你看看我娘身体怎么样?有没有需要注意的?

    还有我爹,你也给看看,这烟抽的一定身体不好,你给诊脉看看。该要注意什么?还有是不是该休息不能下地干活了?我看他真的不能下地了。”

    周大夫朝他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他,不就是让自己顺着他的话吗?

    过了会,周大夫点点头,“现在身体壮得像头牛。俩人身体都不错。活个几十年没问题。要是不干活,可以活到两百岁。满意了吧?”

    他的话,惹得堂屋里的人全哈哈大笑。

    大家都打趣着张国庆,他也不介意。知道爹娘身体好就行。他就怕有什么毛病不早发现,耽误病情。

    “好了。别傻傻盯着我。你刚才已经做了预防。等晚上再进去就行。床上的被子拆下来洗洗,太阳暴晒就没事了。感冒而已。以后谁过来说哪里不舒服,别让人进你们房间。以防万一。

    不管大人小孩,最好别进房间。要是断腿断胳膊的进来,赖着不走怎么办?谁来有药给药,没药没办法。借钱找队里,队里有钱。

    好了,我真要走了。等会还要去隔壁村,那人耽误不得,要不是你死死拉着我,我都已经到他那了。”

    “周叔,我送你过去。”张国庆连忙跟在身后。这人情欠大发了。不是爱护着你,谁会当面直言说这些话。

    周娇内疚地看看张爹张母,“爹娘,我错了。我当时听到是孩子高烧就没考虑这些问题。以后别人上门怎么办啊?完了,这事传开,不会谁都上门要药借钱吧?”

    张爹看着她那样子,哈哈大笑,“现在后怕了?没事。交给爹娘。不过,娇娇啊,爹跟你说,你以后在县城自己过日子。这心绝对不能软。爹看你尤其对孩子,心非常软。聪明的孩子只要对着你可怜兮兮,你就受不了。孩子无辜,可背后的大人呢?”

    周娇认真地想了想,她确实对待孩子,都有种冲动。总会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哪怕别人给个微笑,给颗糖,她都会终生铭记。可没有!

    她那时候心里就有执念。她长大后,一定善待所有的孩子,因为孩子最会感恩,心思最单纯,不会利用你,不会对你下刀子。你的一点善念也许会改变孩子的人生观、世界观。不会像她一样,觉得整个世界是灰色的。

    张爹见她听进去,欣慰地说道:“爹很高兴你心底善良,可咱们要先保护好自己。以后遇到这些事情,你会怎么处理?爹相信你的头脑一定知道怎么做。娇娇,孩子也不是全部天真,心思简单。爹给你讲几件事情,你就明白。”

    张爹开始讲诉他第一次跟着他父亲去省城遭遇,后来几次遇到孩子的情况,以及有些人领养孩子后的恩将仇报。有名有姓,有刚出生的孩子,有呀呀细语的幼儿。

    周娇听完后,陷入沉思。也许她真的错了。如今她明白之前打算送给那孩子鸡蛋大米的想法非常可笑。度,这个人情世故的度,两世没人教导过她。她两世学着自己长大,欠缺的何止是亲人感情?

    难怪她爸说她缺少见识,她现在就想找她爸说说自己的感想。这世上张国庆宠着她,这些道理只能是她爸教她。公公婆婆再多说一次,她真的无颜面对了。

    张国庆送周大夫回了家,直接进来自己房间,闻到空气里淡淡消毒液的气味,满意的点了点头。

    想到这件事的后续,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踱着步子在房间里转圈。

    以周娇的性子这会一定想到事后结果。他可以想象得到,她这回一定在自责自己的行为。也许以后会变得更会理智成熟,可那样的娇娇会高兴吗?对成年人防备过重,假如连孩子都可以冷眼以对,束手旁观,那她还有感情吗?

    要是老丈人在就好了。他可以找他谈谈。周娇的心理问题非常严重,太偏激了。平时隐藏得好好的。可一到关键处,弱点全部暴露。对于孩子,她无限制的信任,这点他前世就发现。不管对她弟弟多厌恶,她小侄子五岁前,她是逢求必应。孩子在她眼里过了五岁那就是过了她心里划得一条线。

    以前没关系,那是什么年代?他护着她,不过多花些钱。可未来回京后,面对着的局势会更加紧张。他怕自己护不住自己的妻子,更怕她受到伤害。这刻他突然不想回京了,就这么在县城安稳度过一辈子挺好的。

    张国庆无力地靠在炕上。反复琢磨自己该到哪种地步能护住心爱的女人。该如何为她装上安全的护甲。

    耳边传来外面脚步声,张国庆抹了抹脸,对着镜子笑笑,转身往外走去。他要打起精神,好好安慰那个傻女人,还要把这件事后续给处理干净,不能让人见到她就求助,让她更是后悔内疚。他张国庆别的本事没有,但能护得住自己的女人。

    张国庆出来就见他娘拉着他,说了周娇的话和反应。这些都在他预料中。他点点头安慰她几句,笑呵呵地拉着她回了堂屋。

    周娇看到他出现,眼里闪过喜悦,不安地看着他。

    张国庆见她如犯错的孩子忐忑地望着他,心里一阵刺痛。

    他的娇娇何须如此?他连忙对着她翘起大拇指,夸张地笑道:“不愧是我媳妇,真厉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样的!屋里我看了,都消毒了。做得不错。”

    周娇激动地露出笑容,一瞬间,脸色暗淡下来,低落地说着,“可我还是没考虑仔细。以后怕有不少麻烦。当时就该找娘的。可一听才两岁的孩子就冲动了。”

    张国庆对着堂屋里的家人笑了笑,“我一直觉得咱们家日子好过了,都是祖宗保佑。总想为族人做些事。可一直想不出该做些什么?这次娇娇行为有些冒失,可给了我一个启发。爹娘,哥哥嫂嫂,我有个想法,想说给你们听听。”

    张国庆见大伙都等着他,坐下来拉着周娇的手捏捏。

    他慢悠悠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咱们张家村除了几户人家,都是一个祖上从外地在这发展一起。比起千里之外的族人更亲。咱们家日子好过了,一定不少人眼红。

    以后祭祖修路、族里出什么事,都会看着咱们家,与其让他们找上门,还不如咱们主动为大家做点事。

    村里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大夫,大家有点不舒服都是忍忍,真要到医院都是没救了。上山打猎遇到大出血,乡里县里太远,都来不及抢救。大冬天猫冬谁家有个发烧头疼的,都只能熬到医院。

    我想捐些药,让三爷爷的小孙子张青木在村子开个小小的卫生室。张青木身体一直不好,早些年学了医术有几手本事。这样一来,村子有大夫,村里给他工分,外村的给钱,他也不用老提都提不动锄头。你们看可行?”

    张爹连连点头,等他一说完,问张国庆要花费多少药钱。得知他可以从县城医院叶婶子那买到常用药,剩下等周娇准备中药。他看没花费多少钱,想也不用想就答应了。

    最后一家子商量妥当后,这事由张爹提议,张大伯带头,捐药的事情先缓缓,等卫生室成立再说。先要看看张青木是按照工分还是私人所得。

    周娇默默听着,她心里明白这是他为了解除后祸,特意提出的方案。这样一来,今天的事情一是影响小了,二来,以后就算有人上门求助,她好回绝。

    晚上躺在炕上,张国庆夫妻俩轻声交谈,从张国富的收获,到空置的县城小院一直谈到今天发生的事情。

    周娇谈起她的感悟。从童年一点一滴开始讲到遇到张国庆之前的经历。这是她唯一一次认真的认识自己。

    从张爹那些讲述的故事里,她发现她需要学习的非常多。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人际关系,让她非常恐慌。

    从来到这里,她发现很多事情自己都没注意到,很多处理手段简单粗暴。甚至很多时候她常常忘记自己身处在何处,用以前一贯的眼光和经验看人。

    就比如最可怕的是,她今天居然计划晚上送给那孩子一袋大米,一篮子鸡蛋,几斤糖。还丝毫不觉得礼重。

    张国庆听完感同身受。想想闷在被窝里直笑。被她捶打出来后,说起自己有次买东西,对方给了一个竹筐装得满满的东西。他问人家多少钱,人家说一块钱。他就很怀疑的看着对方,连问够不够?边上有人看傻子那样看着他,他才回醒过来。这一块钱不是以前那一块钱。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注意着,可还是时常买嗨了就忘记。

    上次张美丽办酒席就是买嗨了,他忘大白菜那些才几分钱,随口说要五块钱左右。等对方摇摇头说没有这么多,他还指着地上大白菜,非常生气怪人家不卖给他。等大伙看神经病那样看他,吓到他顿时回过神。

    常忘今夕是何年。夫妻俩的人生才迈开小步,以后的日子还很漫长。未来将会经过更多的事情,遇到各型各色的人。

    年老子孙满堂,张国庆拉着白发苍苍的妻子,时常感叹起当初夫妻俩的心惊胆战。回忆起这晚的谈话,也就是从这天开始他走到哪里,带着她到哪里,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弄丢了她。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